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作者:空瞳 更新:2022-12-08 11:18:10

(一)

我是被丈夫打出门的,脸上脖子上都是伤口,胳膊也青了。

他们一家把我像死狗一样拖去民政局离了婚。

理由是,结婚八年没有怀孕,给他们陈家断子绝孙了。

我残破着身体向娘家寻求帮助。

我妈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说:“忍忍,你弟还小呢。”

是,我弟还小,比我小整整二十几岁。

那是我爸妈努力了二十多年,才圆了的传宗接代梦。

而我,为了陈家的那一点帮衬,忍了八年。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

为了省钱,我四处找便宜的房子,却无处安身。

这天我妈又来找我要钱。

绝望之下,我冲着她吼:“我身上真没钱了,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已经在公园里睡了三天了!”

她随意地说了一句:“你看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啊,二十年前我就是那么找房子的。”

在附近电线杆的小广告上,我找了个偏远的老楼。

楼马上就要拆迁了,整栋楼摇摇欲坠没剩几个住户。

房东见到我时上下打量了一下,只说了一句话:“脸色这么白啊。”

或许出于同情,这个中年妇女以每月二百元的价格租给我了一个侧卧。

在给我房门钥匙的时候,房东笑眯眯的对我说:“住在这里有两个要求。一,午夜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卧室。二,厨房和冰箱是不能用的。”

当我问她晚上会有什么动静。

她笑眯眯地看了看我:“妹妹,好奇心会害死猫。”

她塞给了我一个便盆,再三嘱咐我要听话。

“否则,后果自负。”

没有想到,当天晚上我就看到了死猫。

可那只是开始,她的目标是我。

……

和房东的接触让我不太舒服。

我找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决定等下个月拿到工资就走。

这晚,我收拾了完东西入睡,却被客厅里各种奇怪的声音吵醒。

先是“刺啦刺啦”类似磨刀的声响,后是某种动物惊恐的哀嚎。

这其中,还夹杂着一声声“咯咯咯”的笑声。

毛骨悚然。

我再也躺不住了,只好走下床,打开门,在门缝里向外看去。

昏暗的灯光里,我看到了一片鲜红。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刀。

白色的小奶猫已经断了气,睁着两只死不瞑目的眼睛。

而男孩的嘴边,还沾着一片血迹。

我倒抽一口气,猛然关上了门,惊吓地大叫。

黑夜的寂静中,这里的动静格外刺耳。

我已经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在慢慢靠近。

……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房东阴森可怖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我警告过你,被吓坏了可不怪我。”

我气愤地打开门,指责他们半夜不睡觉杀猫的行为。

没想到房东并不生气,反而笑着对我解释了起来。

说那是她的孩子,今年八岁。

由于有异食癖再加上习惯原因,他们只有在晚上的时候吃东西。

而且只吃肉。

猫是捡来的流浪猫。

“是没人要的猫。”

小男孩突然跑过来,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紧紧盯着我。

“反正是没人要的猫,得病死了,还不如炖了吃肉。”

房东在旁边无所谓地说道。

我注意到,男孩身上和脸上的血迹都是飞溅上去的,手里的刀也只是个小小的水果刀。

我和房东争论了下应该将猫埋起来而不是吃掉。

房东用“多管闲事”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一把关上了房门:“管好你自己吧!”

门关了,四周陷入了黑暗,我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在颤抖。

锁上了屋门,我刚要回到床上,却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门的方向传来。

退回门边,我发现声音是从门缝传来的。

“姐姐,你是不是也没人要了?”

小男孩的声音带着阴冷的笑意,从外面传来。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