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05

作者:荒尘尽染 更新:2022-12-08 11:17:51

对,我不是赵金柱。

我杀了赵金柱,利用他的身份,住在这间房子里,已有半个月之久。

现在的赵金柱……嗯,四分之一的赵金柱,正在冰箱里呆着呢。

是啊,小区里的狗越来越多了……

因为我每隔几天就剁点赵金柱喂狗,把他的肉和骨头细细切成碎末,和狗粮混在一起,加点调料,煮成肉糊糊,那些可爱的狗狗们,可喜欢吃了。

我喂了两三天,它们的同伴就被吸引过来,赖在小区里不肯走了。

每天半夜,它们一见到我,就凑过来,纷纷摇着尾巴,蛮可爱的。

我很喜欢狗。它们比人类忠诚,又聪慧能干,又能处理尸体,还能守住秘密。

说起来,这栋小区里所有的人,都被我调查得彻彻底底。

他们的脸、名字、高矮胖瘦,我全都记住了,虽然他们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他们。

要我说,这赵金柱,罪该万死。

他杀了我的狗,做成了火锅。

我曾经是一名流浪汉。居无定所,以天为被,以地为席。

我在这世上无亲无故,唯一的“亲人”,是前几年赖上我就不走了的小土狗,陪我流浪,陪我经历所有的风吹雨打,吃不饱也不走,冬天的黑夜冻得发抖也不走,我试过把它送人,但是它自己又跑回来找了,撵都撵不走。

赵金柱是附近工地的包工头,这个挨千杀的玩意儿非得看上了我的狗,跟我商量过要买走它,我没同意。这畜生就趁我不注意,掳走了我的狗。等我追赶到工地时,它已经永远离我而去了……

于是我顺藤摸瓜,很快找到了这个小区,找到了赵金柱的家。

我敲了敲门,他打开门,我就抄起棒球棍,打凹了他的头。说实话,人类的头比我想象中软得多,棒球棍打在他头上,就像在打一个泄气的皮球。

我当时只想给他一个教训,没想到这一击直接要了他的命。

于是,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他的房子里住了下来。

剪完头发,洗完澡,换完衣服,我焕然一新。

从那天起,我叫赵金柱。

而那一滩烂肉,自然就成了野狗的食粮。这,就是他吃狗的惩罚。

听我说完这些,地上的男人居然被吓尿了裤子。

淡黄色的尿液从两腿间渗出来,在暖白色的地板上蔓延,让我笑得露出鲜红的牙龈。

喂喂喂,我们都是杀人犯,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早知道你这么怂,我还怕个毛!

我狞笑着朝男人走去,他双手撑地,挪着湿漉漉的双腿连连后退,惊恐不堪。

我忍不住想吓唬他,突然大吼一声,他吓得连滚带爬,往客厅跑去。

我怕他跑到厨房去拿刀,抢先一步挡在厨房门口,举起棒球棍,猛地朝他脸上挥去。

他躲闪不及,被我打中左脸,一下就红肿一片,嚎叫一声,眼神却不敢看我,四处游离。

我知道,他在找武器。

但这房间里,除了我手上的棒球棍,没有其他武器了。

那把菜刀,还在我的卧室里,离他有十几米远。

他敢在我眼皮底下去拿刀?除非他不要命了。

穷途末路的男人,会怎么样呢?难道会坐地拉屎?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起那被我活活打死的赵金柱,人在临死之时,确实会拉屎拉尿的,后来我可清理了好久,臭死老子了!

不过俗话说,狗急跳墙。

鬼知道他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举动。我还是得小心点。

我慢慢地把男人逼退到客厅的角落,他哭着向我求饶,口齿不清、叽里呱啦地说着一大堆承诺。

我懒得听他废话,举起棒球棍:“你叫林文宗是吧?以后我会给你烧纸的,顺便给你妻儿也烧点吧。放心,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说完,我抡起球棍,朝他脸挥去。

“咔嚓。”

什么声音?

我背后玄关处,大铁门,突然被打开了。

有一个男人,闯进来了。他的手上,有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