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局中局

作者:蓝筝 更新:2022-12-06 10:29:49

我是线人,也叫卧底,用了三年的时间在一个贩毒拐卖集团升到心腹的位置。

因为心软,我答应帮一个女孩逃跑。

但她的目的根本不是逃跑。

她要告发我,踩着我的血和命,坐稳我坐的位置。

在等待秦栋回来的审判我时候,别墅外面乱成一团,被拐来的“羊”四下奔逃。

我被关在一个房间里,面前的女孩露出无辜又刻毒的微笑。

“其实,我有一句话没骗你,我的确认识你那个弟弟。”我眼睛里最后一丝光凝聚在她身上。

“江时臣嘛!就死在我面前。”她的笑容越来越深。

“是我亲手杀的。”

1

脸上还带着火辣辣的疼。

是秦栋身边的红棍金哥打的,他当过兵,又在地下拳馆干了几年看场,一巴掌下去,瞬间我的嘴里就尝到了一股子咸腥。

“小婊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狐狸尾巴藏不住了!”

“秦爷对你也不薄,你敢反水?!”

伏在楼梯上,透过乱发的间隙,我深吸一口气,对上他狠戾的眼神。

我知道他对秦栋的忠心,此时此刻闹出这样大的乱子,新进的一批货全跑了,他估计恨不得一刀捅死我。

“你他妈还有脸笑!”

头发被粗暴地一把扯起来,下一秒,甩刀已经抵在我的脖子上。

他早就想杀我。

我知道。

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大学生,莫名其妙地混进了组织,还步步高升地在短短两年多坐上了和他几乎平起平坐的位置。

“金山海,秦爷还没发话呢,你是想越俎代庖吗?”

这句话一出,他动作瞬间僵住。

我擦掉嘴角的血,“如果我是你,应该尽快将那些‘羊羔’抓回来,而不是在这里内讧。”

羊,就是他们用手段拐来的女人的暗语。

用来生孩子卖的叫母羊,用来送给那些大人物玩弄的叫羊羔。

这一批才刚到不久,就集体出逃了。

地下室的钥匙轮流保管,今天本轮到我手里。

金山海用手指点着我,眼神阴狠至极,随后让两个打手把我囚禁在了二楼最里层的隔间。

透过唯一的小窗,我能看到在这片荒山的山路上拼命逃跑的女孩。

有的一瘸一拐,有的摔倒在路边,可是饿了那么久,又身上带伤,很快就被蜂拥而上的男人抓着头发拖拽着衣服扔上了货车。

车灯是暗夜里唯一一束光,可那道光不是救赎,是恶魔的爪牙。

我闭上眼睛,转过身去。

后背贴着冰凉的玻璃窗。

也许,这次我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而计划失败几乎意味着全军覆没,不只是那些被拐来的女孩,包括我。

秦栋游走黑道这么多年,做的是刀尖舔血的买卖,他不会留没有用的棋子,更恨手下人的背叛。

我缓缓蜷缩身体,在漆黑阴冷中飞快思索着对策。

走廊里传来女人高跟鞋的声音,和看守带着讨好的询问。

“啪嗒”。

门开了。

乔苒苒走进来,抱臂环胸俯瞰我。

几天前,是她跪着拽我的裤脚哭的梨花带雨,求我救救她。

她说,她看到了我皮甲里那一小张我弟弟的照片。

她说他们是同一个高中的,她不想死,更不想被当做玩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此刻,面前的女孩露出无辜又刻毒的微笑。

“其实,我有一句话没骗你,我的确认识你那个弟弟。”

我眼睛里最后一丝光凝聚在她身上。

“江时臣嘛!就死在我面前。”她的笑容越来越深。

“是我亲手杀的。”

理智之堤被彻底冲破,我扑上去和她撕扯,乔苒苒大概也没想到我会如此疯狂失态,我们俩在狭小的隔间里纠缠扭打,撞出巨大的动静。

直到房间被人一脚踹开。

“秦爷到了。”金山海似笑非笑瞅着我,就像看砧板上待宰的鱼。

“江公子,请吧!”

2

秦栋回来的时候,那些个看守自然而然地分列成两侧,整个郊区别墅已经寂然无声。

男人身型修长,眉眼深沉又阴郁。

要说他不是毒贩,是个功成名就的儒商也过得去的。

如果忽略掉那深灰呢子风衣上的血腥气。

他捏着我的下巴看了看,出声问,“谁打的?”

金山海明显愣了。

脑子不行,不明白为什么秦栋不在意女孩集体出逃和我的背叛。

但我知道。

一码归一码,攘外先安内。

没有确凿的证据,金山海擅自处置了我,就是黑道里的大忌讳。

也正因如此,我才得以展现自己的从容,“秦爷,金哥不知道计划,这事儿……”

“你他妈又想信口雌黄!”

秦栋终于偏过头,野狼似的一双眼寒冽出鞘,“你闭嘴!”

金山海终于噤声,只剩下一双恨极了的三角眼,阴测测盯着我。

男人那只钳制我的手骤然一松。

点了点腕表。

“两分钟时间,你最好讲清楚。”

我将一份写好的名单给他,上面的字迹有些涂改,于是我在旁解释,“黑水笔标注的是驯化的羊羔,蓝色我不确定,红色的……”

咽了口唾沫。

“一定会趁这个机会逃跑。”

秦栋挑眉。

跟在身边的人即刻接了过去,几个负责围追堵截的把整个一层大房间里的女孩统统驱赶了出来。

等待裁决的时间太漫长了。

我只能听到自己被放大了千百倍的心跳,以及秦栋腕表上秒针流走的声音。

“的确是,秦爷,有俩带头的,一个弄死了,这个……标注了红星。”

秦栋没有过多的表情,但还是能看出眼皮微微松弛。

“为什么弄这么一出?”

“缅北的生意出不得任何差错。”我说,“别墅外三环公路口也是我的人,秦爷,这批货跑不了的。但是出了咱们的地界就不好说了,所以要区分出来哪些能留,哪些……”

指甲死死掐进肉里。

我努力让自己不去看那些像狗一样被踩踏在地上的女孩。

那些绝望的眼神。

即便没有我放行,她们也是铁了心要逃的。

可是,此刻,是我亲口判决死刑。

“不能留。”

秦栋沉吟良久,以他的多疑和城府,不会轻易的相信我这一份现编的说辞,自然更不会相信毛躁莽撞的金山海。

“老金,还有什么说的吗?”

我以为金山海会供出乔苒苒,也的确是她两面三刀,骗了我的怜悯又转头告密给他,再怎么没脑子,他也清楚秦栋下手会有多狠。

但,并没有。

他一咬牙,主动向我低了头。

“秦爷,是我糊涂,冤枉江公子了。”

秦栋闭了眼。

“按照规矩,哪只手打的,哪只手归江焰处置。”

我明显看到男人满是横肉的脸紧绷微颤。对于红棍来说,废掉一只手基本上整个人都废了,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的价值。

我一步一步走上前。

眼神一寸一寸寒下去。

然后——

笑着拍了拍那双大掌,喜怒变化在瞬息之间,“金哥也是为了组织嘛!我怎么会往心里去呢?大家都是自己人,对不对?”

一场闹剧终于在几经周旋后堪堪落幕。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整个人就像被抽掉骨头那样瘫软在地。

是的。

我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

原本,我是真的想要协助那些女孩逃跑的。

可是为首的乔苒苒却带头反水。

如果不是我平时足够谨慎入微了解每一个被拐来的女孩的性子,恐怕此刻——

我的确不敢再想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我拿出了刚刚在厮打之中乔苒苒趁乱塞给我的、被压在舌底的纸条。

上面的字被晕开血一样的纹路。

——有人告密给金,计划除掉你。

我打了个冷战。

后半句似乎仓促写成,字迹缭乱。

——金交给我,将计就计。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