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误入穿书系统

作者:长岛冰橘 更新:2022-12-05 13:51:17

我误入穿书系统。

一不小心穿成了跟男主相爱相杀的暴躁女主。

爱,是我爱他。

杀,是他杀我。

真的是栓Q!

不过还好,系统在手天下我有,扭转剧情,拿下男主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

1

男主是皇帝,女主是她的皇后。

女主苦恋男主多年却死活不说出口偏要跟人家作对,结果最后全家死翘翘了。

我看完只想说一句,何必呢!

只不过说完之后我就华丽丽的穿书了。

穿过来的时候原主正在闹脾气准备跳城墙,一个没站稳的我就差点跟世界说拜拜。

好在男主及时赶到揪住了我的后脖领。

回头就是男人凶神恶煞的眼神,我简直瑟瑟发抖。

他那么凶,女主怎么会爱他啊?

哦对了,女主也比他好不到哪去。

系统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宿主,你要按照原剧情发展的那样演下去。”

我咽了咽口水,原剧情怎么写的这一块来着?

脑海中立马出现了一段文字,原主因为耍小脾气跳城楼被男主救下后挨了一顿骂,于是她一生气甩了男主一巴掌,男主一生气又把她丢进暗牢里关了七天七夜。

我裂开,暗牢?七天七夜?

这不好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扇在他脸上了,全场震惊!

不是吧?他还没骂我呢!

系统还带强制执行的?

眼看萧北铮就要发火,我灵机一动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弱弱道:“我说我刚刚是不小心的……你信吗?”

“宿主,请不要擅自增加台词。”

我没有理会系统,直勾勾地盯着男主,但显然,他是不相信我的话的。

一阵思考过后,我抬手意思性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小心翼翼道:“那……帮你报仇可以吗?”

他冷笑,“你觉得呢?”

我还是被关进了暗牢,这里蟑螂老鼠乱爬,我只能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宿主,坚持就是胜利!”

我哭了,感情要坚持的不是你啊!

“宿主,你可以试着让男主爱上你,这样下次你打他的时候他就不会惩罚你了。”

神经病吧!就女主这个动不动就上手的脾气萧北铮怎么可能爱上她啊!

对待萧北铮这种人,就应该以柔克刚才对!

等到七天刑满,我被接出去之后便一心研究如何能在不改变剧情的情况下让萧北铮爱上我这件事儿。

毕竟那暗牢我是一次也不想去了!

只是男主的爱不易得,暴躁女主的手我也控制不住。

听说萧北铮新纳了个妃子,我控制不住的提着刀去见他,当刀距离他的脖子只有0.01米时,我知道我完了。

我也总算知道人家男主为什么要杀她了,爱你就大声说出口嘛!这动手算怎么回事儿?

果然,我被萧北铮一脚踹了出去。

此时他新纳的美人儿正瑟瑟发抖躲在他怀里,只不过他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推开了那美人儿。

我深思一番,淡定开口,“我说我只是想试试这刀快不快而已,你信吗?”

萧北铮仿佛在看智障一般,末了吐出三个字,“拿朕试?”

啊啊啊!毁灭吧!

就在我想彻底摆烂的时候头顶上方响起一道悦耳的声音,“好吧,朕信你。”

我猛的抬头,心里激动万分,结果萧北铮的下一句是,“给你个机会,朕可以当此事没有发生,但你得帮朕个忙,演场戏。”

他微微俯身,幽幽开口道:“不然,你今日刺杀皇帝犯得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我愣愣地看着他,萧北铮指了指一旁瑟瑟发抖的宠妃,挑了挑眉梢,“朕可是有目击证人的。”

美人儿疯狂点头,萧北铮继续道:“舍一人而护全家,皇后应该能掂量清楚吧?”

剧情进展好快,他现在就要我的命了?

不对啊,小说里好像没演戏这一段。

系统的声音及时响起,“谁让你自己加台词的,自求多福吧你!”

不是……你也没说不能这样啊!

系统不说话了,不管我再怎么喊它,它都跟死了似的。

我哭啊!我懊恼啊!

萧北铮不知道我在哭什么,可能以为是他自己刚刚那一下把我踹疼了,竟然伸手扶我起来。

我破涕为笑,就说对付他要以柔克刚嘛!

结果这厮来了句,“太吵了,乱的朕头疼,你走远点去哭。”

呜呜呜,我要闹了!我真的要闹了!

2

这原主身份尊贵,是当朝定安侯的嫡女,她嫁给萧北铮确实是因为喜欢,但她爹一直都当她心有大志,准备父女二人来个里应外合来个谋朝篡位。

只能说,这父女二人各有各的想法。

不过,萧北铮跟原主爹的想法一样,以为原主嫁给他就是个细作,所以一直对待原主有着一分忌惮,四分薄凉以及五分的防备之心。

原主也是个心高气傲的,简单来说,就是她没长嘴,不会解释,也不会表白。

对此我只想说沟通还是很重要滴!

萧北铮说的帮忙,是让我做个祸国妖妃打我爹一个措手不及。

原来舍的是我爹!

那我岂不是十分不孝,大义灭亲?

但他说这样就同意跟我睡觉。

倔强的眼泪从嘴角流下,我可不是因为贪图他的美色,我只是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爹一人跟九族的命比起来,却实不足挂齿!

演妖妃这件事儿其实不用我废多大劲儿,萧北铮一句话就能给我坐实这个名头。

这日刚下早朝,我爹急吼吼地来凤仪宫找我,“鸢儿啊!今日陛下说他早些下朝回来陪你,你跟他的关系怎么突然……”

我爹话还没说完便被刚换完朝服就赶过来的萧北铮打断了,他笑的漫不经心,“哦?侯爷也在。”

说着便走过来揽我入怀,我爹一脸我女儿真能干的表情,他还以为我是在给他造反铺路呢!

爹啊!你可长点心吧!很快你女儿的名声就会被搞臭,然后你就要自身难保啦!

萧北铮放在我腰间的手微微用力,掐了我一把,我立马挂上假笑又往他怀里靠了靠。

萧北铮对我的表现十分满意,我爹也对我十分满意,生怕打扰我霍霍萧北铮跑的比谁都快。

他一走,萧北铮又立马恢复了那张臭脸,松开我的腰还拿帕子擦了擦手,“表现不错。”

我忽视他的嫌弃,热脸贴他冷屁股,讨好道:“那你能不能留我爹一命?让他告老还乡就成!”

萧北铮大步走向门口,只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那就要看他自己识不识相了。”

我叹了口气,爹啊,您自求多福吧!

3

萧北铮在让我成为妖妃的这条路上着实是下了功夫的,他一有时间就往我这里跑,搞得后宫其他姐妹个个叫苦连天,求着我让皇上雨露均沾。

我也没办法呀!皇上他就宠我就宠我就宠我!

但这些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实际上他人在曹营心在汗。

身子在我这,心依然在御书房呢!

他批阅奏折到很晚,我就得陪到很晚。

这家伙是个熬鹰吧?

终于,他合上手中的奏折站起身来,我激动地看着他,要睡了要睡了!终于要睡了!

萧北铮好笑地看着我,“怎么?还在这站着做什么?不困吗?”

我一脸羞涩点头。

结果他把床上的被褥丢了下来,“你打地铺。”

……

这晚,我在地上打地铺,萧北铮在床上睡得很踏实。

但地板太硬了,我准备悄悄爬床,结果失败了。

此刻正跪在他面前低头认错,萧北铮垂眸看着我,“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弱唧唧地看着他,小声道:“也没想干嘛呀……”

他伸手勾起我的下巴,眯着眸子将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沈鸢,朕发现你近日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许久,他松开我的下巴,淡淡地瞥了我一眼,“随你耍什么花招,你可要记着,朕才是皇帝。”

“别妄想在朕眼皮子底下耍什么花样。”

哦,他真是不解风情。

我滚回自己打的地铺上,拉过被子蒙住脸,这家伙除了副好皮囊真不知道原主看上他什么。

可能原主就是颜控吧!

正想着,脑海中突然出现一道机械的声音,“宿主。”

系统又回来了?

“宿主,介于因为你自己擅自更改台词的缘故,所以现在剧情已经发生了改变。”

废话!能不能说重点?

“重点就是,现在改变任务,不必完全按照原本的剧情走下去,宿主您的新任务就是让男主爱上您,最后再按照小说原本结局死在男主面前。”

“成功后您便可以回到正常世界,预祝您此次穿书圆满完成。”

小说原本写的就是女主深爱男主却从未得到男主的爱,二人一直脾气不合,女主不懂示弱,男主不懂她强势外表下的真实心意,最后二人也不曾互通情意,还因为安定侯造反的原因女主被男主彻底嫌恶厌弃一杯毒酒送上了西天,死状极惨,七窍流血。

啧啧啧,这不宣之于口的爱啊!

我是不太懂!

不过攻略男神,让他爱上我之后再亲眼看着我死在他面前,这剧情确实有些带感!

但死的话……我得选个不太疼又体面些的死法儿!

4

第二日醒来时萧北铮已经下朝回来了,他正坐在书案前看奏折。

我人在床上,很明显是他把我抱上来的。

分明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偷偷笑出了声,萧北铮冷冰冰地看了过来,我立马起身走到他身旁替他研墨。

萧北铮捏了捏眉心,“去换好衣服跟着朕去书房议事。”

我一愣,“后宫不得干政,这不太好吧。”

他笑道:“你倒是清楚。”

“不过就是因为不太好,才让你跟着一起去。”

我咬唇,这狗男主又想干嘛?

萧北铮就这么一路大张旗鼓的牵着我进了御书房,那些大臣看我的眼神就像能立刻抹了我脖子的利刃。

唯有我爹一脸懵逼。

一个白胡子老头站出来说道:“陛下,书房乃商讨国事之地,您带皇后娘娘过来这是何意啊?”

萧北铮把我按在他腿上,大手还在我腰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

说实话,有点痒,但我忍住了。

萧北铮一边盯着我宠溺地笑着,一边敷衍道:“皇后不是外人,听听也无妨。”

此言一出,那些大臣全都怒了,他们的矛头总不可能是萧北铮,于是十分齐心的质问起了我爹。

“安定侯,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窃听国事,你可是想造反啊!”

我爹也毫不示弱,“陛下都没说话,你倒是先指责起我来了,这么大的帽子扣在我头上,我可是受不起!”

萧北铮看着他们吵架,一脸的漫不经心,“各位稍安勿躁,安定侯……”他的眼神从我的脸上又转移到我爹脸上,“怎会造反?”

“朕一向对他最是放心。”

“至于皇后,她是朕的枕边人,更是没什么好避讳的。”

这一刻,我才终于明白了萧北铮的意思,原来是给我立人设来了。

那些大臣破防了,纷纷跪下,一脸痛心疾首地痛斥我是个妖后,痛斥我爹居心不良,狼子野心,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完。

白胡子老头身先士卒,站起来就要撞柱,声称绝不能看着萧北铮把大好基业给浪费了,要去先帝面前告状。

其余的大臣纷纷拦住他。

我哪见过这个场面啊!本想起身劝阻,却被萧北铮又按了下去。

我小声咬着牙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倒是说点什么啊!不然一会儿就该血溅当场了!”

他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似笑非笑的模样,“放心,血溅不到你身上。”

等到白胡子老头真的一头撞在柱上,萧北铮才终于出声制止。

还好有人拦着,撞得并不严重,萧北铮微微抬了抬手,外面就进来几名侍卫把白胡子老头带了下去。

萧北铮这才松开我站起身,正经道:“朕念在江丞相年事已高,刚刚又受了伤,特准他告老回乡,颐养天年。”

说完他揽着我的肩膀,边走边道:“朕乏了,其余的事情各位爱卿便写在折子里吧。”

没人应城,只有站在一旁的三王爷说了一声,“皇上圣明。”

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萧北铮的皇叔。

这家伙,也是个反派。

只不过不是萧北铮的对手而已。

毕竟他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

5

今天萧北铮使的这招一石二鸟,首先送走了文臣之首的沈丞相,又把苗头对准了武将之首的我爹,下一步就是扶持新臣。

再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另立新后,然后一杯毒酒送我跟我爹一起上西天?

想到那个七窍流血的凄惨场景,我脚下一软倒在了他怀里。

萧北铮步子一顿,侧头看我,好笑道:“怎么?害怕?你平常不是胆子挺大连朕都不怕的吗?”

我揪住他的袖子,哭唧唧道:“从前都是装的!”

我把锅甩给了我爹,“我爹说你喜欢彪悍的女子。”

萧北铮脸色一黑,“他这么说?”

我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你都不知道,我每次跟你吵完架发了火都可害怕了!”

见他不信我又继续补充,“你看我最近很不一样吧?那是我摸准你的喜好了!你纳的妃子全是娇弱美人类型。”

“我爹一点都不靠谱!”

萧北铮挑眉,“朕喜欢的类型?”

我再次小鸡啄米式点头。

“你就这么把你爹推出来?不怕朕生气杀了他?”

我咽了咽口水,“怕……但是他也是好心,他是因为知道我心悦于你才会这样的,只不过好心办坏事了,陛下你莫要同他计较这些。”

萧北铮皱眉,“你……心悦朕?”

我仰着头,笑眯眯道:“当然了!我最喜欢你啦!不然我为什么嫁给你?为什么看到你纳妃子会生气?为什么要跟你吵架?”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