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真是个窝囊包子

作者:钱十三 更新:2022-12-05 10:08:12

这人肯定是那个厉王爷,一看就是,那装逼装的,浑然天成!

宋衷时心里默默想着,表面却还恭敬,虽然那不屑的眼神早已落在了厉扶稷眼中。

厉扶稷勾了勾嘴角,眼底闪过一抹兴味。

“是,九皇叔。”连厉明帝对他言语之间都是尊敬之意。

“那宋小公子,你想说什么,朕听着。”厉明帝有些头痛的按了按额角低声说道。

想说什么?那可不是看他了。

宋衷时突然兴奋起来,跨步走到宋夫人面前,朗声说道:“回皇上,不仅是让我说,最重要的还是让我这继妹说。”

这话一出,所有人后背都竖起了汗毛,除了皇帝还有那厉王爷,以及那个郡王厉清祟。

只因为宋衷时指的是地上草席裹着的少女。

那……明明是个死人。

“宋姨娘,冒犯了。”宋衷时对着地上跪着的宋夫人低声说了一句。

宋夫人气得脸一阵白一阵红的,宋姨娘这个称呼刺痛了她的心,她明明是宋府当家做主的女主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续弦,是宋将军娶来为宋府当牛做马的,只有宋衷时才是宋府的主人。

宋衷时更是从来都不叫他娘,而是叫姨娘,时刻提醒着她的身份。

宋衷时随着原身记忆喊人,礼貌的说了一句,心里想的却是,算他这继母运气不好了,要害他,得看他这宋法医的手艺答不答应。

这样想着,他已经绕到那少女身旁,半蹲下来,两手合拜,嘴里嘀咕了几句,才一把掀开了那草席。

宋夫人被宋衷时这大胆的动作吓得不知作何反应了,只痴痴呆呆的看着宋衷时将地上的尸体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

这、这宋衷时不是个胆小又痴傻的吗……

“皇上,王爷,你们看。”宋衷时指着地上那少女的两只脚,再把两只手展开,还刮了一下,“手脚都带有些微泥土,尚且带有湿度,指缝之中并不干净,皮肤浮涨,根本不似中毒之相,宋姨娘,我想继妹今日应当是入水玩过吧。”

宋衷时言犹未尽,但只是这一番话,所有人便明白了他什么意思。

这宋小姐明明是贪玩落了水而死,却偏偏要怪到宋衷时身上。

“胡说!”宋姨娘一下子怒起,指着宋衷时骂道:“你个人人皆知的将军府的窝囊废,愚笨无比,说的话怎么可信?”

宋衷时一听,气笑了,原身确实是痴傻愚笨的,但那只不过是因为五年前时一场高烧导致的,就是因为这继母不理不睬,导致原身烧坏了脑子。

从此便有如七魂六魄少了一魄似的,每日痴痴呆呆的,几乎不说话,安静得像个木偶。

那时宋将军远在塞外,根本不知此事,而这宋夫人对外说的却是他本就如此,导致京城中才有了这样的传言。

宋将军回京后得知,心痛不已,但也未联想到是宋夫人所为。

但就算这样,在众人面前这样谩骂也实在伤人,宋衷时心想,不如直接实锤好了。

不然有损他大|法医的名声。

虽然这下有点不厚道了,“宋姨娘,你别急着骂我,我给众人看看,便知道我说得是真是假了。”

宋衷时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跪在少女身侧,一把将人布料极好的外袍扯开,漏出了里头明显布料很差的里衣,这里衣上甚至还有一个补丁。

“这若是我的继妹,想来肯定是锦衣玉食养着的吧,毕竟姨娘都能闹上厉王爷的寿宴来了,但继妹他怎么可能穿着如此次的里衣?姨娘,这恐怕不是妹妹吧?”

这少女手上都是粗茧,不可能会是一个贵小姐会有的,宋衷时眼神稍冷,他一开始便看出来了,只不过不愿说出来,他刚穿越来,还什么都不清楚。

更不知道宋姨娘这一遭的根本目的是要干什么。

少说话少做事才是正道,但今天要是不把这事搞清楚了,他怕也是不能善了。

宋夫人脸色一白,看向宋衷时的眼神中带着惊恐,她本以为宋衷时痴傻,根本认不得她的女儿的模样,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拆穿了。

加上她的女儿久处深闺,一直养在外院,根本不会有人认得出她来。

“不、不是这样,她就是我的女儿啊……”宋夫人说不出话来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真相是怎么样。

这明显就是宋夫人要栽赃嫁祸给宋衷时。

看向宋衷时的眼神也都纷纷变了样,有佩服,有忌惮,也有狐疑。

“宋姨娘,你要是如此坚持的话,大可让皇上请来仵作,给这姑娘看看,是不是中毒而亡。”宋衷时义正言辞,地上的少女虽然嘴唇乌黑,但从瞳孔面色来看,明显毒只入喉咙,未进脏腑,根本不是中毒而死。

“宋夫人,你若是清白的,朕自然会给你公道。来人,将尸体带去大理寺,由仵作亲自验尸,宋夫人也一并带去。”皇帝皱了皱眉,看向宋衷时的眼神中带着审视,但这话明显是信了个七八分,只不过还要验证一番。

宋夫人摊坐在地。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果在侍卫走进玉寿宫要将哀默心死的宋夫人拉下去之时,那宋夫人顿时暴起。

伸出手就朝一旁的宋衷时的脖子掐去,“贱种!你就是将军府的扫把星!害了将军府,害死将军不成,还要害我,害我的孩子,掐死你!掐死你!”

事情发生的实在令人猝不及防,宋衷时觉得空气一下子变得稀薄起来,脖子处细嫩的皮肤也被宋夫人长长的指甲掐进了肉里,疼得他要死。

眼泪顿时便掉了下来。

宋衷时出于求生的本能,本想挣脱,但千钧一发之际,想到这可能就这样死掉的话,或许也就回去了呢?

便闭上双眼,双手垂在身侧,一副泰然赴死的模样。

赶来的侍卫见状已经要拔剑出鞘了。

忽然间,一只带着极强掌风的金筷瞬间穿过宋夫人掐着宋衷时的两只手腕,侍卫动作顿时止住。

那金筷像个铁铐一样,将两只手腕并在了一起,刺入之时,一阵鲜血喷在了宋衷时衣襟上。

宋夫人一阵痛嚎之后,便晕死了过去。

宋衷时顿时得了空气,猛的大口呼吸,但他身上力气卸了大半,正要软身朝地上摊去之时,提前落入了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之中。

他死死抓住扶他的人的手,咳嗽着,忽然觉得,这快要死掉的感觉可真是难受,算了,他还是别想着死好了。

“皇上,本王先带着这人走了,这里的……本王希望能听到好消息。”厉扶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下来,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一副惨状的宋夫人,淡声说道。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