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穿越在吃瓜现场

作者:钱十三 更新:2022-12-05 10:08:12


“呕!”宋衷时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被自己嘴里的血腥味熏的干呕了一下,抬手擦了擦自己嘴角,结果发现洁白宽大的袖子上沾着点点血渍。

有点懵,他不就是刚熬夜教完一帮实习生如何解剖一具尸体,累得在解剖室趴一会儿而已吗?

这就累得吐血了?不至于吧。

没等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嘈杂的吵闹声,宋衷时顿时抬起头支起耳朵来。

结果被眼前这一幕震撼得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就盘腿坐在一处低矮的案桌后,身处的却是华丽但又充满古朴意味的宫廷中,所有人都是古人打扮。

还没等宋衷时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了,前头就有一妇人高声大喊起来。

“请皇上做主啊!臣妇的丈夫战死在了边疆,就臣妇这一人担起了这宋府,膝下就一双儿女,现在女儿也死了,若不是心痛至此,臣妇是断断不会在厉王爷的寿辰宴上行这般泼妇行为的啊!”

厉王爷?

历史上最出名的那个少年王爷,大厉皇朝开国皇帝的第九子。

这厉王爷不过二十七八,就以雷霆手段,辅佐新帝稳固了江山,成了众人口中急流勇退的年轻王爷。

而且还在隐迹两年之后,因为主将死于边疆,戎族乘虚而入之时,短短几月便镇压住了戎族,顺便领兵平定了反反复复侵扰边境数年的玥族,为大厉皇朝日后的民族融合奠下根基的亲王爷。

不是吧?难道他穿越到了一千年前的大厉皇朝?

那他是谁?

没等他理出个思绪来,就听到宫廷高座上传来一道清亮却又带着愠怒的声音来。

“宋夫人,朕倒是看你不是心痛,心痛之人会带着亲生之女未寒之躯,跑到这玉寿宫来,冲撞朕九皇叔的寿宴?”说话的正是厉明帝。

宋衷时知道,历史上的厉明帝算的上是个明君,虽然没有大作为,但也因为仁厚知礼,礼贤下士而在历史上留下美名。

因为大厉皇朝是个富庶繁荣的朝代,世人了解颇多,连带着宋衷时也知道得多了起来。

但听厉明帝这番话,跟历史上说的好像有点出入,毕竟这话里每个字可都是字字诛心啊。

宋衷时挺直身板瞄了一眼,看到那个妇人身边是个被一张草席裹着的小孩,漏出的脚趾还沾着草和湿泥,不由摇了摇头。

谁生日宴上,别人带着一个去世的人来会高兴呢?

小孩也是可怜,死了也不能入土为安。

宋衷时只顾着惋惜同情,没注意高堂之上朝他投来的一道冷漠却又带着探究的视线。

宋夫人被皇帝这话堵得面色一白,但不知道想到什么,又咬了咬牙,恶狠狠的伸手指向宋衷时。

宋衷时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关他什么事?

他好好的吃着瓜,怎么他倒是变成瓜主了?

“皇上!求皇上明鉴,臣妇只为讨个说法,我儿是被大公子毒害的!臣妇虽然是宋将军纳的填房,但也是宋府的大夫人啊,今日为了厉王爷的寿宴,特意将大公子和自己的女儿带来庆寿,臣妇、臣妇自认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宋将军和大公子的事情,可大公子竟然对自己的继妹下手了……求皇上为我们孤儿寡母做主啊!”

宋夫人哭天喊地的,本觉得她死了孩子有些同情的王公贵族,纷纷都皱起了眉。

好歹也是一国之将的夫人,这般行为太不体面了。

厉明帝也皱起了眉,脸色很难看。

宋衷时挠了挠脑袋,不清楚怎么就被指控上了,只好站起来,想着为自己辩解几句,不过这一出,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而面前这人竟然是自己的继母。

宋衷时刚穿越过来,脑子混混沌沌的,似乎很多记忆都在一瞬间拼了命的挤进他脑袋。

在座所有人看见宋衷时站起来,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嘲弄与看好戏的脸色,唯独高堂之上一个人。

那人脸色隐在明暗烛笼前,没人注意,但那身上的气场却也无人敢忽视。

“皇上,容我解释一番。”宋衷时清了清嗓子,手脚僵硬的鞠了一礼,力求不要让人看出破绽来。

他总不能让人白白冤枉了。

这个继母,说什么没有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对原身不好的事情,可是一件没落下。

他脑海中慢慢涌现的记忆中,便是原身的母亲在生他时难产死了,宋将军当时跟随先帝开国打战,不能亲自照护原身,不得已娶了个填房,为了方便照顾原身和操持宋府事务。

宋将军很疼原身,但常年征战在外,宋将军为防续弦家世太好,会对原身不利,特意找的京城小户人家的女儿,甚至不顾这女子已有一对龙凤胎。

大厉民风开放,女子携子另嫁倒也没什么,因宋将军与她也不会生出另外的孩子。

宋将军要的只一个,单纯淑贤,能帮他照护宋衷时,这宋夫人倒是做到了,但只有宋将军在宋府时才会表露出这贤良淑德。

其余不在京城之时,原身在宋府之中活得甚至不如一个下人,连下人都能对他这个傻少爷呼来喝去的。

她那一对龙凤胎仿佛才是宋府真正的公子小姐一般。

这一切在宋将军死后,宋夫人变本加厉,现在更是想要了他的命了。

宋衷时心想,他得为原身讨个公道。

而当他说出这话时,殿内所有人的视线登时都刺向了他,如芒在背。

厉明帝皱紧了眉,脸色有点难看,不知在顾虑什么。

倒是厉明帝身侧一个样貌与皇帝相仿的人率先开了口,“皇上,既然宋夫人认为是宋大公子毒害的,这指控定然不是平白无故的,不如就交给大理寺去办好了,这玉寿宫也不是断案的好地方。”

“皇兄说的是,来人,将宋公子带下去。”厉明帝松了口气,快速说着。

宋衷时蹙眉,看向提意见的人,皇兄皇兄……脑子里登时浮现出了郡王厉清祟一名,这人是皇帝的异母兄弟,话说原身与这郡王还有过节呢……

“皇上,且慢,若我能说出继妹非我所杀呢?”宋衷时连忙开口,他要是被带走了,下场可不知会怎么样。

众人都有些震惊,这京城中宋大公子出了名的痴傻愚笨,怎么敢说出这种大话来。

不过这口齿清楚,镇定自若的模样也让在场的人露出几分讶异之色来。

殿堂中,一片寂然。

“皇帝,让他说。”寂静的殿堂之中突然响起一道金玉振石般的男声来,高贵又疏离冷淡。

宋衷时这才抬头看去,入眼便跟高堂上那人撞上了眼神。

一身华贵绛紫的官服衬得人高不可攀,通身贵气,看着并不年长,面容却硬朗冷酷,一张脸在这天下之中找不到第二个能同他比肩的人。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