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005章、给我些体面

作者:沉砚 更新:2022-12-05 10:05:48

苍白的手臂,布满了钝器的痕迹,新伤叠旧伤,触目惊心,毛骨悚然。

这些,都是我两年前留下的。

可但凡当时赵延卿多看我一眼,也不至于今日才察觉。

瞧着赵延卿红透的眼眶,我忍不住失笑,嘲弄回他,“没错,这些伤都是我自己划的,可与殿下您又有什么干系?”

“逢场作戏而已,这里没旁人,您不必惺惺作态。”

我重重收回手,取出手绢擦拭着被赵延卿触碰过的地方,丝毫没掩饰对他的厌恶。

赵延卿目光扫过被我擦到发红的手腕,眉宇逐渐阴郁,突然苦笑了声,红着眼道,“明真,你就这样嫌恶我?”

“不是嫌恶,是恶心。”我冷声纠正,不等赵延卿说话,又指了指门外,不耐烦道,“容王殿下可还有事?没有的话就请吧。”

话说完,我便侧过了身子,背对着他躺下。

我恶心他,恶心到多看一眼都嫌脏了眼睛。

赵延卿向来敏锐,但他也从来善于伪装。

见我如此淡漠,他也没动怒,更没有继续追问我手臂的事,反而很快恢复了平日温润,好似方才捏着我手腕质问的人不是他一般。

缓缓俯下身子,贴着我耳畔道,“好,我出去就是了,你不要生气。”

“朱大夫说了,你的腿伤乃中毒所致,动气容易扩散。”

“休息一会儿就起来用午膳,用过了午膳,朱大夫会再来替你施针。”

赵延卿的声音温柔又深情,伴随温热气息一浪又一浪扑进我耳朵里,带着哀求,藏着卑微,好似真的怕我生气一般。

若不是见识过他最冷血最歹毒的一面,我都险些以为他还爱我。

我没有作答,只闭上双眼,冷笑了声,算是回应他的“深情”。

赵延卿见我不搭理他,也不再说话,轻揉了揉我发丝,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不知过了多久,浓郁的菜香味儿从厅堂里飘来,一个婢女缓缓进门,笑盈盈喊我道,“夫人,该用午膳了。”

说着,她便上来伺候我梳洗更衣。

换的是赵延卿从容王府里带来的我的旧衣,华贵精致,暖和,却繁复,好在有婢女的帮助,倒也很快就穿好了。

我到正厅时,赵延卿已经坐在了桌前。

桌上的饭菜极为丰富,堪比王府里的规制了。

看来,他是真心疼爱周淮春和那个私生子啊。

我心中讥讽,欠身坐到了离他最远的席位。

赵延卿本就是对我作戏,倒也没说什么,只夹了块儿鱼肉放到我碗里,柔声道,“你最喜欢的糖醋鱼,我特地将王府里的厨子带了过来,鱼也是现杀的,尝尝。”

是啊,现杀的鲈鱼,江厨子做得糖醋鱼,是我从前最喜欢的佳肴。

可是现在,我却不那么喜欢了,尤其还是赵延卿夹的。

“我自己会夹,不劳容王殿下动手。”我语气淡淡,将那块鱼肉夹回了他的碗里,随后埋头刨米饭。

没再与赵延卿多说一句话,更没有吃一块儿糖醋鱼。

期间,赵延卿倒是没话找话的同我说了几句,我不是嗯就是哦,最后他许是觉得无趣,便也不再说话了。

整顿饭,吃得压抑而尴尬。

吃过了午膳,婢女又端来茶水漱口。

随后,赵延卿身边的小厮又来传话,说是周淮春抱着账本过来了。

“让她进来。”

赵延卿从桌前起身,坐到了厅内的主座上,端起新泡的龙井轻抿着,又轻声喊我,“明真,过来,坐到我身边来。”

这一回,赵延卿的语气依旧温柔,但眼神里却透露出命令的意味。

我极不愿意靠近赵延卿,但也不想和他多做争执,索性便起身走了过去,欠身坐到他身侧。

我刚坐过去,赵延卿搂上了我的腰,我一颤,抬眸瞪他,“别碰我!”

“你我是恩爱夫妻,怎就碰不得?”赵延卿勾唇,轻声提醒我。

他含笑凑到了我耳边,语气温柔而胁迫,“明真,既答应了陪我做戏,便要好好配合。无人的时候我可以纵着你,但有外人在,我希望你也能给我些体面。”

外人?

那个替他生了孩子的女人是外人?

我淡笑了声,没有作答。

彼时,周淮春已抱着一摞厚厚的账本进了门。

她莲步微移,缓缓走到厅堂中央,红着一双眼睛将账本放到了赵延卿面前的茶几上。

继而又向我看过来,眼神里皆是不甘和泪光,偷睨了眼我身侧的赵延卿,带着哭腔对我道,“夫人,奴家中方才来信,说是出了些事,奴恐怕…没办法再继续带平少爷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