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002章、做戏罢了

作者:沉砚 更新:2022-12-05 10:05:48

“什么意思?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扒开他的手,笑得讥诮,“容王殿下,难不成和离后,我还要为你守身如玉?”

“明真,我……”赵延卿似乎想说什么,顿了顿,最终合上了唇。

深深的凝着我片刻,那张清隽面庞又恢复了平素温润。

仿若先前什么也不曾发生,赵延卿重新走到灶台前,卷起袖子将木桶从锅里捞了出来,又简单的把屋里收拾了一下,最后将带来的布匹拿进里屋归置好。

然后,赵延卿又缓缓走到我身侧。

一边按着我坐下,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我,说道,“明真,我在青阳县有一处宅子,明天你就搬过去。”

“还有……”他看了看我的腿,似乎怕伤我自尊,稍微顿了下,才继续说,“明真,你的腿必须治,总不能一辈子这样跛着。明日我要去县城一趟,恰好我认识城里的一位神医,明早你与我同去。”

赵延卿要给我治腿?

真可笑,从前明明可以治,他活生生叫我拖成个残废,如今又装模作样,无非就是想叫我心生感激,旧情复热,配合他演一出破镜重圆的戏码。

在他眼里,我就那样蠢?

我讥讽的望着他那张清隽面庞,忍不住发了笑,“赵延卿,你是不是以为只要假装对我好,我就会像从前那样对你死心塌地,然后傻傻的被你利用?”

“我告诉你赵延卿,我绝不会配合你演什么破镜重圆的恩爱戏码!你若非得赖在这里,夜里我一刀结果了你!”

“你敢吗?”我声色俱厉,正凶狠威胁赵延卿,他却将钥匙塞进了我腰间的布包里,漂亮的眼眸弯起一丝笑意,轻轻点了点头,揉着我的头发应和,“明真,你说得对,我待你好的确是为了让你配合我。既然你都看明白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

“你若老老实实陪我演完这场戏,待案子结束后我便离开,到时任你如何编派我都行,但你若是不听话……”

赵延卿扬了扬唇,俯下身子向我凑近了,带着温热的气息在我耳边低语,“阿真,你信不信,不出三日,整个青阳县都会知道你被始乱终弃,你为争宠构陷昭和县主不成反被弄瘸了腿也会传遍青阳县。”

“你说,到时名声臭了,你在这里可有容身之处?若离开青阳县,你又能去哪里?”

“你执意与我和离回青阳县,不就是想着先保住命,总还有机会找我寻仇。”

“可我若现在就不想让你活了,你还如何向我报仇?”

他抿唇笑着,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头。

我万没有想到一贯温润的赵延卿会出口威胁人,偏还全都让他说中了。

我一时间既惊愕又愤怒,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见我没反驳,赵延卿眼底里流露出一丝满意,淡笑了声,又恢复了平日的温润模样,伸手摸着我的发丝,柔声说道,“好了,先进屋歇着去,做好饭我叫你。”

赵延卿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自顾自的起身重新将灶火生起,又取来木盆把猪肉洗了一遍,最后放进热锅里捞水。

他原本是不会做饭的,这些都是五年前失忆时跟着张大娘学的。

几年没有动手,赵延卿倒也没生疏,不出半个时辰便做了一锅肥瘦适中的东坡肉。

再煮些米饭,把张大娘端过来的饺子热一热,配上陈醋,煮上一盆子青菜汤,从张大娘家中借来小桌子,便算是吃了一顿年夜饭。

夜里,赵延卿用干草就着破棉絮在我床前打了地铺。

一夜天明,我苏醒时,赵延卿已没了身影,床畔的干草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赵延卿昨夜躺过的地方放着一双湖蓝色蜀锦绣花鞋,鞋里头还塞了双锦袜。这样色调,这样款式的鞋袜,我曾在昭和县主那里见过。

所以?这是昭和县主替他备的。

呵呵,这对狠毒夫妻为了利用我,还真是费尽心机。

我心中冷笑,缓缓起身,赤着脚步出里屋,将那双绣花鞋扔进了燃得正旺的火堆里。

伴随蜀锦被烧焦的气味,赵延卿不知何时从屋外走了进来。

今日他换了身墨色锦衣,头发也只用一支兰花玉簪简单束起,衬得他本就清冷的五官更冷了几分。

见我赤脚站在灶前,他微微皱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水桶向我走来。

等看到灶里已然烧了一半儿的绣鞋,赵延卿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但最终,他也没说什么,只进屋将我的旧鞋取来扔到我脚下,淡淡的说,“穿上,别着凉了。”

他语气平和,清透好听的嗓音里没有半分不悦。

话毕,赵延卿又将灶里的火熄灭,舀了瓢沸水倒进铜盆里,掺着刚打回来的凉水浸湿帕子递给我,接着便去里屋收拾行李。

赵延卿的动作很快,我洗漱完毕时,他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我一穷二白,没有什么可收拾的,简单的拿了几件换洗衣裳,同张大娘告别后便随赵延卿上了马车。

时隔四年,再坐上这辆象征着皇权的华贵车舆,我再无当初的欣喜,更无初入京都的胆怯忐忑,只觉得恶心,恶心关于赵延卿的一切。

许是我眼底的厌恶太过明显,引来了赵延卿的不悦,他轻唤了我一句,温声提醒我,“阿真,破镜重圆的恩爱夫妻没有像你这样板着脸的。”

“那容王殿下想要我如何?”我冷眼看着他,讥讽的笑了,“原本就是做戏罢了,难不成殿下真想与我破镜重圆?”

“到时昭和县主恐怕又要自戕了。”

“阿真,那鞋袜不是昭和县主备的。”我嘲讽的话未说完,赵延卿忽然深深看了我一眼,解释的语气道,“我与她…也并未成亲。”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