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毒舌

作者:铃儿响叮当 更新:2022-12-02 16:43:21

这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惊得我筷子都掉地上了。

这不是捉弄人吗?

怎么对头一个个的都要出嫁。

全赶一起了?

我表姐,要我给开光。

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说句不好听的,我连想都不敢想,那是什么样的画面。

“王妈,别这么说,说不定啊下个月不是他呢?能活到那时候再说。”褚鳕襄红着脸说。

尼玛,真是一对璧人啊。

一对毒舌,都不带变样的。

“襄襄,这大喜的日子,别说不吉利的话。”王妈急忙说道。

我低着头也不搭话。

反之,过几天,她就要被我破瓜了,到时候再说。

接下来,喜娘新郎出来敬酒,众亲友将他们送入洞房。

看着灵琴清水灵灵的俏模样,再回想起昨晚她在床上的曼妙身姿,还有那幽深峡谷处的湿润神秘,我忍不住又有了强烈的反应。

表姐似乎看到了我的反应,眼中满是不屑,好像她有多纯洁似的。

“等着吧,等你破瓜那天,再弄你!”

没等来表姐破瓜,却等来了第二天的丧炮。

洪森伟,死了。

死在了新婚之夜,死在了灵琴清身上。

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想着:“完蛋了,这下完蛋了。”

因为我没给灵琴清开光成功,洪森伟才在新婚之夜横死的。

血光之灾啊。

我心里忐忑不安。

洪家一片哀嚎,喜事还没办完就变成了丧事,换做谁看了都难免唏嘘。

不少人都在偷偷议论洪森伟的死因。

洪森伟长的五大三粗的身体很棒,不像是短命鬼的样子才对。

平时除了有把子力气,人也比较憨厚,不是那种奸猾狡诈之徒。

可谁能想到,昨晚新婚之夜,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直接睡了,也没圆房,把娇滴滴的新娘子扔在一边,守了空房。

一夜都没见他有什么动静,等到早上起来的时候,洪森伟没气了,死在了床上。

洪森伟的死状很有些恐怖,张着大嘴全身僵硬,脸色铁青,好像是中了邪一样,脸眼都半睁着,狰狞可怖的样子吓坏了众人。

“堂哥怎么会死在床上?说,你对他做了什么?”一个人指着灵琴清怒喝道。

他叫程基勤,是洪森伟的表弟。

据说是社会人,背后稳着一条龙直到胸口一个龙头张着嘴,看上去有些唬人。

听村里人说,他在外面专门帮别人要债,村里人对他也都是敬而远之。

“我没干什么啊,什么都没做。你可别冤枉我啊,我也不想守寡啊。”灵琴清哭着说。

程基勤冷笑着,“我哥昨天好好的,为什么进了房就死了?你得给我们个说法,不然!哼哼。”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我看的一阵心惊肉跳。

这家伙,十足的狠角色,难缠。

灵琴清早就吓的乱了方寸。

我看着她的眼睛瞄向我的时候,心里一沉,“麻痹,这婊子要出卖我了。”

刚要抬腿走人的功夫,灵琴清指着我喊道:“是他,章小贝,都怪他!”

我尼玛,这娘们!老子没给你破瓜,没睡你,还错了?

没等我多想就被程基勤拽着胳膊,推倒在灵琴清的面前。

“想溜?不把事情说清楚,谁也别想走!”程基勤重重的踢了我一脚,屁股生疼。

“都怪他,是他没给我破瓜,才把森伟害死的,就是他!”

人群顿时一阵哗然。

洪森伟的家人父母兄弟更是勃然大怒,扑上来对我就是狠狠的一顿揍,质问我为什么不给灵琴清破瓜。

我没办法,被逼着把当晚的情况如实说了。

“没用的废物!”程基勤神色怪异的看着我俩,怒喝道:“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拿了钱不办事,让我哥送了命,得给我哥陪葬!”

“关我屁事啊,当时我没成功可第一次没成,我还想再来一次,是她不给我机会提起裤子就走了。”我大惊失色,大声的辩解道。

“你俩一起给我儿陪葬!”洪森伟的父亲洪谩广怒喝道。

于是,我和灵琴清一起被洪家人关了起来。

“都怪你啊,没用的废物,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害的要跟你一起给那个死鬼陪葬?都怪你,都怪你!”灵琴清一阵拳打脚踢的对我。

我抱着头任由她打我。

到了这份上,马上都要陪葬了,打几下也没什么。

我现在心里乱糟糟的,根本感觉不到疼。

忽然间,我想起了表姐昨天说诅咒我早死的话。

麻痹,女人的嘴,真特么的够毒的。

这才刚过夜,就快成真了。

可惜了,没有睡成灵琴清已经很亏了,表姐的身体也可能睡不到了。

好气啊。

“呜呜……我还这么年轻不想死。还没有活够,还没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我不想死!”

我想安慰她,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如果你想在死前尝尝女人的滋味,这个,我可以帮你。谁叫你和这废物没有破瓜?你这是活该!”

“今天,就让我来帮帮你。”

“破处,这个我最拿手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