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敢不敢给姐按一次?

作者:无敌风火轮 更新:2022-12-02 10:11:57

我叫魏寻欢,今年25岁,刚刚大学毕业,算是个富二代。

我不知道为什么老爸要给我取这么一个名字,或许是他年轻的时候到处风流,觉得只有寻欢两个字才配的上当他的儿子吧。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同学都称我为‘小魏探花’,学着武侠小说里的人名一样,不过,我敢说,自从自己记事以来,直到我大学毕业之后,我都没有寻欢过,甚至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

我很腼腆,这可不像是一个富二代应该有的状态,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碰见漂亮女人,我从会口干舌燥,裤裆发痒,最后,红着脸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的父亲是个色鬼,这一点,毋庸置疑。

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得了肝癌,父亲非但不觉得痛苦,反倒很惬意,这就让他在寻花问柳的时候,少了很多顾虑。他给我找了一个姐姐,名叫王小云,算是他的干女儿,非常美丽的一个女人,长了一张妖娆妩媚的鹅蛋脸,身材自不必多说,就是去当明星和模特,也不输给舒淇分毫。

但我心里清楚的很,所谓的干女儿,不过是个名头而已,她不过是我老爸的玩偶,就像那些从网上买来的充气娃娃一样。老爸之所以一直没有娶别的女人进门,一半是因为在他眼里,这些女人不过是爱他的钱,而他又有最直接的生理需求,所以,互相利用罢了。另一半则是因为他要顾及自己的身份,企业是母亲的家族遗产,在我还没正式接管公司之前,他是我的监护人,公司就是他的,可是,他不能娶别的女人,这样就等于不是魏家的姑爷,也就失去了一切。

记得,我发现这位美人不是我所谓的干姐的时候,是在我25岁生日刚刚结束的那晚。我和同学们喝了不少酒,在酒吧里,醉醺醺的开车回家,一进门就躺在沙发上。

倒了半杯热茶,用毛巾敷在脸上,去去酒气。却在这时,听到房间里传出来嗯嗯啊啊的声音,是女人的喘息声。我虽然醉,但还不至于连这个家里有几个女人还分不清楚。除了每天晚上九点下班的中年女佣人之外,根本就只剩下干姐了。

女人的呻吟声,从一楼进去左拐的房门内穿了出来。

跟着,是老爸魏长生的声音,如同一头攀登雪峰的吃力的老头,一边激情,一边大口喘气:“小妮子,今天晚上就我们两个人,我不好好折腾你,还让我等待多久啊……呵呵呵,把手拿开,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正经。”

“你太长了,我有点吃不消。”

“不长怎么能满足你呢!嘿嘿。”

头很晕,我还有呕吐的感觉。作为处-男的我,听到这种娇喘,自然是马上就硬了起来,憋不住前进的脚步,我屏住呼吸,靠近房门。

他们很大胆,房门没有锁,半掩着,只有一条狭窄的缝隙。

床上没人,但在桌子那边,干姐正对着我,双峰剧烈摇晃,她双手紧紧抓住摇晃剧烈的床的边角,神情痛苦。而在她的背后,父亲正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顶向她的臀部,将干姐整个人往床的这一边震动。

干姐呼吸沉重,甩了一下头发,让长发从她的右肩倾斜下来,还有几根发丝被汗液黏在她的脸上,脖子上边青筋暴跳。

父亲瞬间抱住干姐的腰,头垂下,趴在她身上:“妈的,累死老子了。”

我口干舌燥,裤裆已经顶的想要挣脱那可恶的牛仔裤了。

干姐也没了力气,头朝下瘫在床上,她的眼眸深邃,迷糊,让人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我咽下一口吐沫,动手取摸下面硬起来的部分,还是难耐的用手狠狠揉擦了两下,解决一下心中的瘙痒。

眼看着父亲开始穿衣服了,我赶忙踮起脚跟,蹑手蹑脚的跑到卫生间里,坐在马桶上。回想着刚才的一幕,真是惊心动魄,干姐的胸脯在脑海里活灵活现,动如脱兔,那样的身材,试问怎么能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热血男人不动心?

听到客厅里传出脚步声,接着是上楼的声音。

我点起一根烟,双手颤抖着,想办法让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赶快平稳下来。

可是,不管怎么平息,裤裆的钢管就是不给力,怎么都疲软不了,硬的难受,硬的让人心慌。

我并不责怪父亲的行为,他是个正常男人,想要金钱和美女双收,这没什么不对。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做,人生在世,及时行乐而已。

我脱下裤子,用自己在大学时期最简单的办法来让‘小宇宙’安静下来:摩擦……揉动……摩擦……再摩擦……再揉动……

突然间!

吱——

门开了!

干姐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她面带红潮,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色衬衫,超短的迷你型黑色内内,与她那黑色的森林融合在一起,透出神秘感。她肚脐露着,依然有未干的汗液从里面渗透出来,将白色的衬衫紧贴在身上,玉臂高昂,酥-胸坚挺,尤其是那对迷人的瞳孔,简直让我有发疯的激动。

啊……腹部一阵酸爽,那乳白色的液体笔直种倾斜而出,正好浇在她已经合上的花蕾上。

好尴尬……

我的脸瞬间刷的通红,手还握在弟弟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干姐被我的乳白色溅了一身,却也不闪躲,反正表现出出奇的镇定。她一手扶在门框上,胸口贴着铝合金门边,冲我怪笑着:“寻欢,想不到你也是个小色狼,刚刚的一切,你都看见了?”

喉咙里好像有颗硕大的柠檬,我紧张地点点头,马上穿好裤子,都顾不上擦掉弟弟上的‘营养快线’。

低着头,想要从她身边穿过去,找个地缝钻起来!总之,只要避免这份尴尬就好。

干姐却用手臂拦住我的去路:“弟弟,你爸爸不是我的菜,他不行,不如你来满足一下姐姐,好么?”

原本已经开始疲软的弟弟,经过她这么一说,又一阵异常的坚挺!

“干……干姐。”我含糊不清地说:“我要去睡觉了。”

不成想,她居然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胸脯挤压在我胸口,热气从玉鼻中呼出:“干姐?你想‘干’姐?寻欢,真没想到,你和你爸是一路货色啊。”

说我也就算了,还说我爸,要不是你看中我家的钱,怎么可能委身于我老爸。妈的,想到这里,我真恨不得狠狠地蹂躏她一番,让这个女人彻底被我征服!

“说实话,你是不是个处-男?”

这话问的唐突,倒也直接。

但我还不想被一个女人看扁,天知道她会怎么戏弄我。

“不是,怎么了?”

干姐盯着我身下笔挺的部分看了一眼,而后松开勾住我的臂膀,嘤嘤笑道:“骗谁呢?就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姐会没见过?姐见过的男人多了去了,是不是处的一眼就看穿。你以为姐还真喜欢你这样的雏吗?你那东西能坚持3秒就算不错了。姐那是逗你玩呢。”

被这一下羞辱,顿觉十分羞恼。

我推开她,往楼道内走去,一手遮住早已硬邦邦的部分。

“喂!”她在身后叫住我:“要不然这样吧,你给姐按摩一次,姐给你两万块钱。”

什么?!让我给她按摩?

拜托,我可是堂堂董事长的公子,怎么可能给这样一个女人按摩。就算是自己憋的不行,也该找个街头发廊小妹,怎么会——

“五万块,怎么样?”

我的脚步居然迟疑了,父亲平时给我的零花钱只够喝西北风的,虽然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富二代,可真正能用的钱,还不算多,每个月也就两千块钱,老爸对我管的太严格了。

“呵呵,看来你不敢啊,十万块,敢不敢给姐按一次?”

她靠在门框边上,娇滴滴的像个不满周岁的娃娃,舌尖轻舔门框,让人欲罢不能。只又一种想要把身体整个逗塞进她嘴巴里的欲望,让你给我按摩还差不多!

就算老子没零花钱,也不能丢了自己少爷的身份。传扬出去,哥们还怎么在人前为事?

不料,她发出嗤鼻的哼嘲:“真是个没用的男人,简直就是废物一个,连碰一碰女人都不敢,软蛋。”

软蛋?骂老子是软蛋?

这个小贱货,吃了我爸的好处不说,还那么理直气壮的勾引老子!

这时,我内心升起一种莫名的冲动,妈的!不就是按摩么?!我爹能干,我就不能按?况且你也不是我后妈,一个名义上的干姐而已。再说了还指不定是谁给谁按摩呢!

心往下一横,来就来!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