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狗咬狗”

作者:夏风凉 更新:2022-11-30 10:02:32

两人脱光了衣服。没有谁先,都是男人,之间也没什么可分的。虽然胸部是适度熏黑的古铜色,但吕夏云和百里建都隐藏在衣服下面的皮肤非常白皙。虽然年纪很小,但紧绷的肌肉还是很有威胁的。

吕夏云脱掉衣服后挺起胸膛。最近肌肉变得很结实,因此他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就这样,边洗澡边和百里建比体格,这是他重要的工作之一。

与紧张的他相比,百里建只是淡然地往身上浇水。冷水浸湿了他的肩膀,顺着胸脯流下来。头发末端和胸口积了几滴溪水,滴答滴答地掉下来,看起来很妖娆。

因为是无人之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吕夏云就会恍惚地盯着百里建。然后突然清醒过来的少年无缘无故地嘟囔着。

“呃,你这家伙!我都溅到水了。“

“要么就分开。”

“这里有多宽,就分多宽。”

他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和自己一直平起平坐。吕夏云心想,自己绝对不会输给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孤儿。但之后百里建一拿起剑就进步神速。抱着这种不能输给他的心情,吕夏云也咬紧牙关投入到修炼中。

贤雄过去式地评价过百里建,他在原来生活的地方,一定练就了一定的基本功。但就算试探,百里建也不会说自己从哪里来,父母是怎样的人。

吕夏云并不想多知道。如果他不愿意说,那就不必一直问了。

翻来覆去进行那么激烈的战斗,吕夏云曾想过百里建的心门什么时候能稍微打开一点。但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他都是一个秘密很多的少年。吕夏云不喜欢这一点。他低哼一声,背过身去。

百里建的视线从吕夏云的肩膀开始,扫视到臀部的线条,然后转移开来。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结实的身材。比如被太阳晒成了小麦色,看起来很诱人的脖颈,或者伸展得特别直又漂亮的翼骨。

吕夏云德身体锻炼得很好。虽然天赋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如果没有坚持不懈的努力和训练,肌肉就不会变得那么结实。

虽然一开口就挑剔,但与此无关的是,百里建对吕夏云取得的成就还是比较认可的。

吕夏云和百里建都是同龄人中的奇才,堪比旧派一方的大弟子或五代世家的后继有人。两人之所以能成为那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彼此的存在。吕夏云为了战胜百里建,百里建为了战胜吕夏云,不断修行,也因为存在实力相近的对手,其成就与日俱增。

而且对练并不只是装样子打架,而是比实战更像实战的两个人。因此很难不承认对方的能力。剑分了成百上千次的百里建和吕夏云就像镜子一样相像。

如果是别人,没有人能否认自己的努力。

“我必须离开……”

当初,百里建都没想过在宁越门呆这么久。他下定决心,总有一天会离开,回到他应该呆的地方,但一年两年过去,不知不觉已经快十年了。

“你眼睁睁地看着什么?”

在百里建沉思的时候,转身的吕夏云发现他的目光正看向自己。事实上,虽然明显能看出眼神空洞,好像在想别的事情,但瞬间涌上心头的慌张足以让吕夏云作出反应了。

吕夏云反射性地举起水瓢,遮住自己的两腿之间。虽然像鹿一样灵巧又笔直的腿很漂亮,但把身体遮住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可笑。

“你在干什么?”

“这……!”

吕夏云沉声问道。虽然吕夏云的身体看起来很不错,但要认定是这样,十年恶友的威名岂不是名不副实?

百里建嘴角挂着嘲笑。帅气的脸蛋配上这样的的微笑,让吕夏云瞪大了双眼。

“啊,是因为它像蚕蛹吗?”

“……!”

虽然直接说不,无视就可以了,但吕夏云就这样给了他直直地一击。也许是失误,百里建没有躲闪,鲜血从他帅气的鼻子里哗啦啦地流了下来。至此,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第二百四十八次流鼻血。到了这个程度,鼻梁还没塌,人体真是神奇啊。

但百里建就这样忍气吞声了吗,也不是。他照样一拳砸向吕夏云的眼睛。

“啊!”

发出吃痛的声音,吕夏云感觉到火辣辣的感觉慢慢地上来了。被打的部位偏偏是眼睛,他叫了一声。

“不是说好互相不碰脸嘛!”

在肉眼可见的地方留下的伤口很容易被发现,也经常被骂。吕夏云一发怒,整个人就气喘吁吁。

“谁先让我流鼻血的来着?”

虽然是合理的回答,但吕夏云身上已经不存在理性了。他照样扑了过去,咬了百里建的肩膀。那一口绝非什么闹着玩,而是打着要把肌肉撕开的主意。

“就像一条疯狗!”

百里建用手中的水瓢几次猛击吕夏云的头部。虽然能听到葫芦发出清脆地碎裂声,但吕夏云还是没有放下。

简直是疯狗。

两人一边在溪边的鹅卵石地里咕噜咕噜地滚,一边厮打着。因为是赤身裸体的原因,所以每次被撞的时候都有伤痕,但吕夏云和百里建都没有在意。

现在,他们脑海中重要的是再给对手一个下马威。

水溅到男孩们身上。溅起了漂亮的浪花。阳光在上面碎裂,闪闪发光。结实的白色臀部,平常松弛的大腿用力膨胀的肌肉是绝佳的风景。

但无论是百里建或是吕夏云,比起欣赏对方的好身体,更注重的是拳头打法。

吕夏云像把百里建打在自己眼睛上的拳头还给他似的打在他的面上。百里建抓住撞了自己想逃跑的吕夏云的肩膀压在地上。水在他们的膝盖上滴答作响。他赤身裸体地缠在一起,揪着头发又推又拽。

完全是狗咬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