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不安好心的男人

作者:红鲤鱼与绿鲤鱼 更新:2022-11-29 15:47:51

男人从我手里把名片抽走。我看着空空的指尖把手缩了回去。

“找对了,这是回收证物。”他把名片放进怀里说。

“……”

“那我们来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

男子似乎很开心,微笑着走在前面。其实这个时候,我很清楚这一切应该都是真的,但我没有阻止他。他走进门口,把提着的包放在检查台上,通过检查台,然后回头看了看我。

看着我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他一言不发地等着我。本以为会有检察官们使用的其他入口,但到这里非要找其他入口似乎也很奇怪,于是我只能跟着他进去了。

我并没有什么随身携带的行李。于是脱下身上的羽绒服,放在检查台上,跨过了检查台。

“干得好。”

他哄小孩似的说了一句,忽略了我皱着的眉头转身就走了。我重新穿上羽绒服,跟在他后面。

“下次再带你参观吧。因为要提前登记才能在一楼领取访问证。哦,你应该有身份证吧。”

我有身份证,但并不在我身上。因此,我没有回答。他眉毛一眨,把卡片放在门口旁边的机器上。门打开后,走进了电梯。

到了4楼,走出电梯后出现了一条安静的走廊。我紧跟着男子走路时鞋子撞在地上的响声走着。不一会儿,男子停在了贴着门牌的房间前。

[检察官延宇贞]

当我把目光从门牌上移开时,发现男子看着我,然后打开了门,似乎是在等待。不大的办公室里却坐着一个大叔,看到他进来立马站了起来。

“你来了……你有客人来了?那我先出去吧!等会叫上股长一起吃个午餐吧!”

“好的。”

延宇贞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还有名牌,因为是汉字,所以我看不懂。毕竟他是使用这个检查室的检察官。虽然不知道他带我进来是为了什么,但至少不是在撒谎。

而我没有必要因为他是真正的检察官而怯场。因为无论这个男人是不是新闻里那种无能的、从各种意义上说像狗一样的检察官。我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而现在我只要适当地利用这个男人就能拥有了。虽然他大概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走吧。”

延宇贞放下包就出来了。带着我又上了电梯,这次我跟着他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再次看到了昨天的那辆车子。

“你喜欢这辆车吗?”我坐在副驾驶上扣着安全带,延宇贞忽然问我。

我瞥了他一眼。既不是我的,也没什么可说的,而且我不满意他乱猜我的想法,就板着脸说“不适合检察官。”

“是吗?那你觉得什么车适合我?”

从昏暗的停车场出来,晴朗的天空映入眼帘。这附近的人都穿着整齐。我与这里格格不入。检察院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来了。

“奥迪。”

“奥迪?这不是一辆很贵的车吗?”

这个男人知道他现在开的车有多贵吗?虽然买东西的时候不一定要了解清楚才能买到,但是他毫无概念的态度让我觉得有点过于凡尔赛了。心情变得越发的糟糕,于是我静静地望着窗外不再说话。

汽车停在公共停车场。我跟着延宇贞下了车,走出停车场,进了巷子。巷子里有一些餐馆,估计已经开了很长时间了。其中,他走进一家白色招牌上只用黑字写着“牛杂汤”的小餐馆。

“这里只有牛杂汤。”

菜单上只有两种,一种是牛杂碎汤,另一种是特牛杂碎汤。延宇贞说牛杂碎汤份量也很大,就点了两碗牛杂碎汤。

餐厅和外面看到的一样,内部也很小,一串串的木质餐桌贴在一起,划痕能让人真切感受到岁月的流逝。在靠近天花板的架子上,一台老式的小电视机正在播放新闻。延宇贞的目光转向了那里。

原本以为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延宇贞并不合适这里,但奇怪的是,在这间破旧的老餐馆里,却异常的和谐。

老板端上来一个水珠状的水瓶,两个银色的杯子,接着端来了萝卜块和生拌菜,大辣椒和洋葱,包饭酱。

延宇贞从勺子桶里拿出勺子和筷子,放在了我前面。动作温柔而缓慢,我看着都快闷死了。

“早餐你吃了吗?”

“没有。”

“家里确实没有吃的。但我下午定了餐。”

“什么?”

“便当。我下午定了餐,你能帮我接一下吗?”

我愣了愣,自然地点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他的嘴角扯出了一抹笑意。

随即,牛杂汤、米饭、小面就端上来了。延宇贞舀了一点盐,放在牛肉汤里,然后只放了一半的米饭。我把整碗饭放进去,卷起来舀了一勺吃。又热又好吃,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吃新鲜又热腾腾的饭了。

我知道自己不该沉溺在这短暂的幸福里的。这些都不是我能拥有的,我可能很快便会失去这一切。

“嘿,宇贞,你又来这儿了吗?”

听到突然传来的声音,我比当事者延宇贞先抬起头来。一个穿着正装、戴着银边眼镜的男子坐在延宇贞的邻座。他的同伴犹豫不决地占了我旁边的位子。

“你好。”

“嗯”延宇贞向那男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男人感觉并不是来吃饭的样子,一直瞥着延宇贞。与之相反的是,除了刚刚打招呼外,延宇贞看都没有在看对方一眼。我想我知道原因了。那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也许男人也和延宇贞一样是个检察官。因为男人长着一张我想象中的检察官的脸。

也许是感觉到了视线,男人看了看我。看向我的眼睛里流露出嘲讽的神情。

“这么漂亮的孩子,是女孩还是男孩?”

安静吃饭的延宇贞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他大概是被我盯得有些不忍,最终还是对那男人说了一句,“坐这么近,你都分不清男女,看来你得重新配眼镜了。”

然后又继续吃起来了碗里的牛杂汤。

“混蛋,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眼镜的问题,而是眼睛的问题吗?”说着说着,延宇贞泰然自若地把饭放进嘴里。

“孩子,你还未成年吧?”

大概是在延宇贞身上讨不到什么好。男人迁怒到了我的身上。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人和野兽一样,总是喜欢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

“他以前就会带不同的孩子来吃饭,怎么这次连未成年的孩子都不放过了?”

我不是第一个被带来吃饭的人。所以他也会像对我一样,带他们回家,给他们卡?对他们好吗?那些人最后都去哪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