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他是检察官?

作者:红鲤鱼与绿鲤鱼 更新:2022-11-29 15:47:51

大概是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车子慢慢减速了。来到一栋楼的地下停车场。这里不想是公寓,而是像写字楼,周围很安静。停车场很宽敞,停了不少昂贵的车。

那人向两边动了动脖子,下了车。我摸了一会儿光滑的皮座椅,就跟着下来了。他瞥了我一眼,站在电梯前。电梯很快就下来了。虽然这种地方不太可能发生犯罪,这个男人看着也长得不像变态,但我还是警惕的盯着他。

他其实不算矮,但身高不如我,身体也应该无法轻易压制我的。也许该考虑一下写字楼里还有其他人的可能性了。

“从刚才开始……”

“……”

“你就一直盯着我看。”

男人扭过头来盯着我,扑哧一笑。我一时有些不好意思,把目光移开。电梯在11楼停了下来。

一层只有两套房子。男子走到其中一套房子前,当着我的面按完密码后就打开了门。密码是四位数。这也是一串荒唐的数字。虽然下面有管理人员,从停车场到前厅的保安也做得很好,但直接使用“1234”这样简单的密码,真的好吗?

门廊很干净。鞋柜里,只有一双拖鞋和一双刚被男子脱下的皮鞋。我脱下脏脏的运动鞋放在了与男子皮鞋相隔的地方,走了进去。走过短短的走廊,就来到了客厅。

客厅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空荡荡的。除了壁挂式电视和下面的装饰柜,还有沙发外,没有其他家具和装饰品。客厅的另一面有一个宽大的窗户,透过窗户夜景闪闪发光。

开放式的厨房里没有任何厨具。走廊尽头的旁边有一个楼梯,好像可以上到2楼。

“坐吧。”

那人用眼睛指着沙发。站在这里我完全没有真实感。他的家比想象的好太多了,但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办公室。无论如何,这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

“你想喝点什么吗?”

沙发太软了。好像一闭上眼睛就能睡个好觉。

“只有水。”

男子打开冰箱门,拿出一瓶矿泉水,耸了耸肩。他递给我一个小矿泉水瓶。

“晚饭呢?”

肚子还是很饿,但没有回答。他没有一丝试探或警惕我的神情,反而让我觉得可疑。只呆呆地仰望着他。男子就把领带完全解开,拿起了手机。

“我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只能点外卖了。你这种小孩,应该都喜欢吃炸鸡吧?”

“……”

“对了,你多大了?“

原本专注在手机上的眼睛被抬起了来,盯着我看。

他说看着我的年纪应该还很小。如果我不是成年人,男人这样带我走就是诱拐未成年人,他要完蛋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

面对我模棱两可的回答,男人松散地垂下嘴角,把头往旁边一歪。他马上打电话给某个地方,点了一只炸鸡。

“来了就用这个结账。”

卡片和手机被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那人脱了夹克。走向某处的样子,就像是要去洗漱。静静地跟随着他的身影,忍不住开了口。

“你就这样放心让我一个人呆着?”

我不在乎那个人是否相信我。反而独自一人是更好的事情,但还是冲动地提出了疑问。但男人从容的态度,不知为什么,让我很恼火。

他回头看了看,又笑了一笑。他的笑容像是嘲笑,但没有冒犯。

那人把手伸进脱下的夹克里,拿出什么东西递给了我。这是一张名片。盯着中指上突出的老茧,我接过名片。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检察”二字,头顶着五根蓝色的线。检……察?猛地一抬起头,男人的笑容就浓了起来。

“如果说检察官家被洗劫了,那不是很丢人嘛。所以你帮个忙,忍一忍吧!”那人说完再次转过身去。打开一扇门走了进去,从看到的瓷砖判断,那里好像是个浴室。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我又低头看了看名片。竟然是检察官。他跟我认知里的检察官不一样。我想象中的检察官,应该是一脸凶相,像大叔一样的。我宁愿是相信他是冒充检察官的骗子也不愿相信他真的是检察官。

后来,我看到了“检察官”一词旁边的名字。延宇贞。眉头皱缩了。这个名字和男人完全不搭。说是从哪里偷来的名片更有可信度。

延宇贞。不停地念叨着男子的名字,然后把名片放进了口袋里。“宇贞”这个名字太温柔了,“宇贞”这个名字是一个过于充满希望的词。转过身再次看了看屋里,不管怎么还是感觉这名字和男人格格不入。

门都关着,我不想打开。目光向了楼梯那边看了过去,但楼上漆黑一片,从这里看上去什么都看不见。我慢慢地靠在了沙发上。感觉身体会直接被埋掉。这份舒适感却反而让我如同穿了件不合身的衣服般,觉得不舒服。

反复从沙发上坐起来,再靠上去,然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慢慢地把身子埋了起来。如此柔软,我的身体却没有因此而消失。

四周很安静,甚至连钟表的声音都没有,所以能听到微弱的水声。大概已经过了午夜了,虽然应该是睡觉的时间了,但因为饥饿,我却很清醒。

男子一直没有从浴室出来。什么澡需要洗这么久啊。呆呆地看着关掉的电视,门铃响了。水声却没有中断,我踌躇着地站了起来,犹豫要不要去开门。考虑了一会儿,拿着男子留下的卡片,来到门厅,打开了门。

外面没有人。我再三确认门外没有人也没有可以躲藏的空间。我以为是在开玩笑,皱起了眉头,但门铃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了对讲机。悄悄地关门回来,站在对讲机前。试了几个按钮,门终于是开了,画面中的脸消失了。

等了一会儿,又听到了门铃的响声。我打开门接过外面。结账后,把外卖拿到厨房,打开包装后,静静地坐在餐桌旁,等待男子出来。本可以先吃,但我没有。我认为这不太礼貌。

来到陌生人的家里,面对着这么舒适的环境和热腾腾的食物,我感到难以置信。

真的是检察官吗?带我来的理由是什么?就只是为了助人为乐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