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5老虎

作者:说腐就腐了 更新:2022-11-29 15:04:55

在僻静的郊区,开着一家富豪们经常光顾的神秘俱乐部。每天俱乐部的门口都停满了豪车,由此可见,来的人都是有头有脸、有钱有势的。即使这样,守在俱乐部门口的大块头保安也会逐一确认客人的身份,没有问题的话才会把他们领进去。

“快来,兄弟。”

在私人房间里,德米特里正和身边的几个女人玩得不亦乐乎,当凯撒进来时,他立刻招呼凯撒过来。

凯撒刚一落座,还没有5分钟,他身边就已经围过来十多个女人了。但女人们知道凯撒的身份,也不敢贸然对他献殷勤,只能等着凯撒招呼。与另一边的火热不同,这边更显冷清。

如果说凯撒银灰色的眼睛让人联想到的是北极寒流,那德米特里深绿色的眼睛则会让人联想到热带雨林。除了外貌,两人的性格也是截然不同。让人不禁疑惑,明明是表亲,怎么就这么不一样。

“所以,凯撒。”德米特里是少数几个叫他名字的人之一,“事情进展如何?”

“很顺利。”凯撒简短地回答。

德米特里皱起了眉头,做了个手势,房间里的女人就全部出去了。

“你一定看过兹达诺夫的档案吧?”

“当然。”依旧是简短的回答。

“那你还打算继续吗?”

面对德米特里的提问,凯撒这次没有表态。其实,德米特里除了是凯撒的堂兄以外,还是前克格勃的特工。虽然现在离开了克格勃,但他靠着以前的人脉,也可以拿到任何他想知道的信息,而且准确无误。

“虽然现在还没什么进展,但如果调查组找到了关键证据,你也会受牵连的。别再插手了,凯撒。兹达诺夫要是找你麻烦的话,我来解决。”德米特里一脸严肃地说。

凯撒嘲讽地笑了笑,仿佛觉得德米特里在讲一个笑话。

“你觉得我会害怕兹达诺夫这样的人?”

“当然不是。”德米特里立即否认。

“那就行了。”凯撒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

“但是根本捞不到什么好处,你为什么不肯放手呢?”

凯撒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要想驯服老虎,就得给它喂食。”

“什么老虎?”德米特里疑惑地问。但凯撒没有任何解释。

“不愿意说就算了。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米哈伊尔倒下了。罗蒙诺索夫那边没有接班人,如果米哈伊尔就这样结束的话……”

德米特里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两人心照不宣。

凯撒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俄罗斯会到我手里吧。”

“为沙皇干杯。”两人一饮而尽。

৩৩৩

天气回暖了。在阳光温暖的早晨起床,里原的心情比平时都更愉快了。

今天的日程很简单,就是乘电车到终点站与一个人见面。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线索,但里原的心里还是有些期待。

“我去去就回。”里原向奶奶打过招呼后就出门了。

虽然气温有所回升,但俄罗斯依然很冷。里原想起刚来这里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快要冻死了,但慢慢的也逐渐适应了。

“已经七年了吗?”里原喃喃道。

里原坐了好久的电车才到达目的地。

看着纸条上的地址,里原边走边找,终于找到了那户人家。

轻轻地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内传出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谁?”

接着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在等待开门的过程中,里原的心也按耐不住地激动起来。找了7年才找到的线索,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门开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探出了头。

“您好,我叫丁里原,是个律师。”里原率先开口打招呼。“请问您是西伯尼克先生吗?”

“是的。”

面对投来怀疑目光的老人,里原再次开口。“我有个问题想问您。您还记得大概30年前,有一个韩国女人租住您这所房子吗?她叫秀妍。”

呆呆地眨着眼睛的老人似乎在回忆,大概几秒之后,老人想起来了。

里原的心开始猛烈地跳动……

৩৩৩

直到深夜里原才迈着蹒跚的脚步回来。

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也没能带来什么收获。

老人只记得他的母亲在某一天突然离开了,仅此而已。知道很难再从老人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里原失望极了。老人看到里原这个样子于心不忍,随后紧紧握住他的手,答应帮他问问当年和他母亲关系不错的姑娘。

里原叹了口气。已经过了快30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记得的人。不管怎样,目前只能等待老人的回复了。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里原失落地进了门。咖啡馆的灯已经关了。奶奶已经睡了。里原换上了拖鞋,轻手轻脚地上楼,以免吵醒奶奶。

打开房间的门,里原只想抽根烟放松一下,却突然看到地板上有封信。一定是有人从门缝里塞进来的。里原拿起信封,一屁股坐到床边,翻了翻口袋,发现没有一根烟。

苦涩地叹息一声,然后里原拆开了信封。

里面只有一张票。

里原呆呆地看着那张大剧院的芭蕾舞演出票,满脸疑惑地又看了看信封里面,发现了一张名片。

凯撒。

他想起了明天是他向凯撒宣布的最后期限。

“可你给我张票是什么意思呢?”里原想,“虽然不想看演出,但还是得去见见这个男人。”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