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3律师

作者:说腐就腐了 更新:2022-11-29 15:04:55

虽然翻了一夜的资料,凌晨才合眼,但里原依旧起了个大早。

“这么早就要出去?”奶奶一边给他准备热茶和面包,一边问。

“我上午要去找母亲以前的房东,下午还要解决尼古拉先生的事。”

奶奶点点头。

“这次要是能找到就好了。”里原微笑着说。

“一定会的。”

已经过去了近30年,里原不认为自己能找到那个人,但即使希望这样渺茫,他也不想放弃。

৩৩৩

市议员的办公室位于市中心的大楼里。凡是能在如此优越的地理位置上办公的,都是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大人物。

“尼古拉的事,尤里希说一切都很顺利。”兹达诺夫试探地问。

凯撒已经来了二十分钟了,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自顾自地在吸着雪茄。

“我和你父亲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我的为人你父亲很清楚。我想要尼古拉的那块地和工厂,要是由我来运作,肯定能为你我创造更大的财富。但是……”

兹达诺夫犹豫地看了凯撒一眼。

“现在遇到了一个小问题。一个讨厌的家伙插手,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如果沙皇出手的话,马上就能解决……”

凯撒慢慢地把雪茄拿到嘴里问道。

“你是说那个律师?”

叮咚。

电梯门缓缓打开。里原拿着文件袋,走向了秘书台。

这段时间,里原几乎每天都得听尼古拉发牢骚到很晚。尼古拉一直在强调就是现任市议员格奥尔格兹达诺夫制作虚假文书企图抢走自己用血汗建立的工厂。

确实,这么多年,巨大的财富和人脉使兹达诺夫肆无忌惮地进行着各种腐败交易。面对这种有权势的人,里原也没什么胜算,但一想到尼古拉的心血就要被这样的人骗到手,自己怎么也要试一试。

“您有什么事?”秘书问。

“我找兹达诺夫议员,把这份文件交给他。”

听到敲门声,兹达诺夫转过头来。紧接着进来的秘书恭恭敬敬地说:“对不起,有客人来了。”

“客人?”

“打扰了,议员。”

看到秘书身后的里原,兹达诺夫的脸瞬间扭曲了。

“很抱歉,我有东西要转交给您,不知道您在忙……”

里原的话在看到那双银灰色的眼睛时戛然而止。那双眼睛冷冷地凝视着他,让人不禁想起了西伯利亚的雪原狼。里原再一次体会到了那个男人带来的压迫感和抵触感。

房间内的一切好像静止了。

“我真是太失礼了。”里原笑了笑,率先打破僵局。“这是给你的文件,里边是申诉申请书,还有法院中止执行令书,相关文件也随函附上,有时间的话请你看下吧。”

兹达诺夫用杀气腾腾的眼神瞪着里原,但他依旧保持着微笑,这使得兹达诺夫更加怒不可遏。

“你一个小小的律师竟敢和我作对?!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面对兹达诺夫恶狠狠的威胁,里原依旧坦然。

“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律师,但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所以工厂的事情很快就会结束了。”

兹达诺夫气得青筋突起。

里原刚想离开,就看到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吸着雪茄的凯撒。里原知道从自己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起,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就一直盯着自己,仿佛要将自己看穿。里原本打算一直无视凯撒,但最后还是选择和他爽快地打招呼。

“您好,我叫丁里原。”里原边说边从兜里掏出名片递给凯撒,还不忘笑了一下,“请多多关照。”

里原简单地打了个招呼。老实说,他并不确定对方是否还记得自己,不过那不重要。现在,他更好奇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可以与兹达诺夫议员单独会面的人应该不简单。“难道是和兹达诺夫联手的那个黑手党?”里原心里想。

里原肯定了自己的推测。因为兹达诺夫的所作所为是众所周知的,而且在俄罗斯国内有权有势的人没有不与黑手党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这个人是哪个组织的呢?

里原正想着,那个男人终于开口了。

“叫凯撒吧。”

凯撒吸着雪茄,透过薄薄的烟雾看着他。

没一会儿,里原就离开了办公室,临走前还不忘提醒兹达诺夫文件的事。

“这个该死的混蛋!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兹达诺夫一边咒骂着,一边将桌子上的文件袋一下扔到地上,随即转过头,冲着凯撒吼道,“你看见了吗?!去你妈的,凯撒!你如果再放任不管,那家伙一定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正在气头上的兹达诺夫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当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话已经说出口了。但幸运的是,凯撒似乎没听见。赶忙干咳了两声,调整了语气的兹达诺夫才继续说,“沙皇,如果不赶快处理掉这个麻烦,以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虽然兹达诺夫在极力地说服他,但凯撒只是盯着那扇里原刚才关上的门,一言不发。终于,雪茄燃尽,凯撒慢慢地吐出了最后一口烟。

“原来如此。”

৩৩৩

虽然里原比一般人身体轻,但上楼的时候,陈旧的楼梯还是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里原只好放轻脚步。到了楼上,他看见一个中年男人站在自己房间门前。

“尼古拉叔叔,你什么时候来的?”

“听说你今天去见兹达诺夫了?怎么样了?你跟他谈过了吗?他怎么说?”尼古拉焦急地直奔主题,甚至顾不上回答里原的问题。

虽然知道尼古拉焦急的心情,但里原没有回答,而是掏出钥匙开门。

“里面说吧,家里正好有红茶。”

两人都进了门。里原很快做好了两杯红茶。

“今天我把文件交给兹达诺夫了,看情形他似乎不会轻易罢手,他背后好像还有更大的势力。”

“什么意思?什么更大的……”焦急的尼古拉突然一下子停住了,“难道是黑手党?!”

“我不确定,但我看到他和一个不同寻常的人在一起,那个人叫凯撒,你听说过吗?”

尼古拉摇摇头,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

里原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以前就有传闻说兹达诺夫议员的背后有黑手党支持,我今天打听了一下,那个男人极有可能是谢尔盖耶夫组织中一个很有分量的人物。”

里原拿出凯撒的名片递给尼古拉。当尼古拉看到名片上用金箔印成的“谢尔盖耶夫”几个字时,他仿佛停止了呼吸。这是俄罗斯最大的黑手党之一,而这几个字意味着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这个组织的领袖。领袖与议员会面,一切似乎已成定局。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尼古拉仍在寻求最后一丝希望。

“拿回工厂恐怕不太可能,但可以找他们要钱。”

“要钱?”尼古拉大吃一惊。

“不能就这样被抢了,得向他们索要赔偿。当然,说服兹达诺夫是不太可能的,但是……”里原眯起了眼睛,“黑手党那边不一定。”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