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2凯撒

作者:说腐就腐了 更新:2022-11-29 15:04:55

这幢破旧的5层建筑已经有100年了,每到冬天住在这里的人就能感受到暴风雪带来的凛冽的寒风。摇晃的窗户在衰老的身体里顽强地坚持着。

住在用毕生积蓄购置的旧楼里,奶奶对这套房子有着亲骨肉般的感情。强烈的风吹得窗户呼呼地颤抖着,一个衰老的女人像往常一样抚摸着窗台,喃喃自语。这个熟悉的背影让里原苦笑了一下。

“这栋楼比奶奶年纪还大。”

听到声音,奶奶回头看到了里原,脸上露出了微笑。里原走过去亲吻了奶奶的白发。

“有点晚了。今天也没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正好晚饭做好了,换身衣服,赶紧吃饭。”

里原点点头,然后就径直通过与厨房相连的后门上了楼。这扇门也让奶奶的棚屋与马路对面的老咖啡馆相连。

去年冬天,奶奶住在二楼的时候突然晕倒了。此后,为了观察奶奶的情况,里原就经常通过咖啡厅爬到自己的房间,时间一长就成了习惯。幸运的是,奶奶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回到了自己用作办公室兼居住地的房间,里原换上了旧毛衣和牛仔裤,用熟练地手法整理好西装后,就下楼去了。

“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奶奶听到了里原的声音,转过了头。

“把餐具放到桌子上,别忘了先擦一下。”

里原拿了湿毛巾熟练地擦了擦桌子。从刚来俄罗斯的时候就一直寄宿在这里,上法学院的时候他也经常抽空来咖啡馆帮忙。

现在也是这样。奶奶孑然一身,刚开始对里原的态度很冷淡,可相处一段时间后,就把里原当自己的亲孙子一样照顾,几乎所有事情都会替他安排好。里原也把奶奶当亲人,所以面对奶奶时不时地唠叨和责备,也从未有过什么不满。

“今天过去看了吗?情况怎么样?”

里原经手的案子,当事人大多是些没钱没势的。赢了也捞不着什么好处,这次也一样。

“去看过了,但我还要观察一段时间,不过应该可以保住商店。”

“太好了。”

“但这次也挣不了多少授权费。”

奶奶瞟了他一眼。“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律师不能总想着钱,因为事关别人的人生。”从知道里原是法学院的学生到现在,奶奶就经常说这句话。突然想起了什么,奶奶告诉里原:“尼古拉来了。”

这是住在3楼的男人。尼古拉辛苦了半辈子购置的工厂却落入他人之手,于是向里原求助。

“吃完饭我上去看看。尼古拉先生也怪可怜的。我打算明天去兹达诺夫先生的办公室和他谈谈。”

奶奶正把土豆往嘴里送,听里原这么说,刚想开口,被里原抢先了。

“您要喝茶还是伏特加?”知道里原是有意转移话题,奶奶也没再继续。

“伏特加。”奶奶说。

里原把餐具端到厨房,从橱柜里拿出剩了一半的伏特加。

“那我去见尼古拉先生了,很抱歉不能帮你收拾了。”

“没关系。”

里原刚要出门,奶奶叫住了他,表情严厉地补充道:“别抽烟。”里原刹那间停顿了一下,随后尴尬地笑了笑,掏出兜里的烟盒放在桌子上。奶奶笑了一下,就开始忙着收拾。

৩৩৩

脚步在街巷间飞驰。粗重的呼吸声向四面八方散开。一望无际的红砖旧楼,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地钻进一条条连绵的小巷,投下长长的阴影。

没有出路了。虽然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在本能的驱使下他仍然奋力逃跑。男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突然,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大脑。

声响回荡在小巷的各个角落,然后猛地窜了出去。紧接着又传来几声巨响。男人望着路的尽头,眼中最后一丝微弱的光也暗了下去。身体逐渐失去力量,最终倒在了黑暗的小巷里。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坐在车后座的男人气定神闲地吸着雪茄。燃烧的灰烬即将掉落,男人对着烟灰缸轻轻一抖,又重新将雪茄送入口中。这时,有人敲了两下车窗。车里的男人没有回应。敲窗的男子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过了一会儿,自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解决了。”

简单地汇报之后,尤里希拿出手帕擦手。男人凝视着他,银灰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光。

“剩下的交给伊凡处理,三天就够了。”尤里希继续说。

面对信誓旦旦的尤里希,男人还是没说话。在早就该办好的事情上又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任谁都会不满意。尤里希报告完,紧张地等待着男人的反应。

凯撒·亚历山德罗维奇·谢尔盖耶夫。

他是掌控俄罗斯全境的黑手党之一——谢尔盖耶夫组织的下一任头目,是上一任头目唯一的儿子,从小就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为人深不可测,让人捉摸不透。

虽然全名叫凯撒,但大家都称他为沙皇(凯撒的俄语发音),其地位就像黑社会的皇帝一样。因为能力出众,他的父亲萨沙也逐渐把组织的权力移交到他的手中。

除了德米特里,几乎没人能猜到他的想法,就连自诩是他亲信的尤里希也不例外。

此时,凯撒慢慢地吸着雪茄,没有任何反应。尤里希看着他的侧脸,摸不准他到底在想什么,不由得心急如焚,但除了等待,别无他法。

“我做的对吗?沙皇满意吗?叛徒决不宽恕,立即处理是理所当然的,应该不会错。”

凯撒看出了尤里希内心的焦急和疑虑,但依旧不说话,直到吸完了整根雪茄才开口。

“话多死得早。”

这句话显然在指告密者,但又像是对尤里希说的。说完,凯撒敲了敲车窗。司机很快便将车开走了,几乎同时,升起了驾驶座和后座之间的隔板。

“兹达诺夫的事情怎么样了?”凯撒问。

“很顺利,正如预期的那样。虽然遇到了一定的阻力,但很快就会处理好。”

“比我预期的时间要长。”

凯撒短短的一句话,让尤里希立刻紧张地开了口。

“对不起。因为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数,所以比预期的时间要长,尼古拉好像找到了律师帮他,但反正……”

“竟然是那个家伙。”

凯撒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尤里希,五官鲜明的脸上皱起了眉头,仿佛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律师?”凯撒喃喃着。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