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1“甜蜜”的起点

作者:说腐就腐了 更新:2022-11-29 15:04:55

迟到了。

里原上气不接下气,忙忙碌碌地在街上奔跑,看到了每天只有这个时间才有一班的有轨电车,实在是太累了,纠结着要不要坐。跑着跑着,里原的脑子里却飞快地算着钱。“算了,日子过得那么紧,还是省一点吧。”里原想。

里原看了一眼自己的旧手表,又加速奔跑起来。“只有这一段了,加油!”这时,恰巧吹来一阵凛冽的风,里原被吹得速度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该死!”里原不禁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奔跑。在快速掠过的楼景中,忽然他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正在打电话的高个儿男人。

糟糕。

本想躲开,但已经晚了。里原刚才跑得太快,一时刹不住车,直直地往前撞了上去。就在紧闭双眼的瞬间,里原瞥见男子转头看着自己,露出惊讶的表情。

“哦,天哪。”

就在要撞上的零点一秒的瞬间,男人轻巧地闪过身,躲开了里原的撞击。眼看里原就要摔倒,这时,男人眼疾手快,及时抓住了里原的腰。一系列操作吓得里原喘不过气来。虽然那一瞬间,男人躲开了撞击,并且及时抓住了里原的腰,避免他摔倒,但却用力过猛,撞到了里原的肚子。里原反射性的呕吐起来。

“对不起。”

好不容易回过神的里原,一抬头,发现男人比自己还高了一个头,内心很是惊讶。对于个头相当高的里原来说,能让自己抬头仰望的人并不常见。

里原慌忙定了定神,目光一落,就看到了那双凝视着自己的银灰色的眼睛,让人不禁想起了西伯利亚的雪原狼。就在里原不经意屏住呼吸的瞬间,男人开口说话了。

“你有没有受伤?”

“哦,没关系。”

男人笑了笑。两个人显然都恢复了冷静,面对面地站着,不似刚才那般惊险。但仅仅是这样,男人依旧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身材修长的男人披着皮大衣,里面的黑色西服优雅地包裹着结实的肌肉,在阳光地照耀下,似乎全身发着光。这样的人散发出的光芒是穿着廉价西服在街上狂奔的里原无法比拟的。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从这些破旧的小巷里走过呢?”

里原正疑惑着,就看到男人在对自己微笑,意识到自己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看,慌忙开口。

“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不客气。”

男人眼睛都不眨地看着里原。这使里原感到不适。

“那我就走了。”

里原打完招呼就要走,突然男人叫住了他。

“等等。”

里原诧异地回过头,发现男人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你为什么不戴墨镜呢?”男人问。

男人突如其来的话让里原愣了愣。有人说,雪反射的阳光比夏天的紫外线更强。特别是一年中有一半时间都处于冬季的俄罗斯,几乎每个人都会戴墨镜。但一个陌生人这么直接地问自己,特别是对方还有一双银灰色的眼睛,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忠告吗?

回想起俄罗斯人对陌生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唠叨的性格,里原很快就把这句话当回事了。他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含糊地微笑着。回过神来,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事情要办,里原把男人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天哪,我要迟到了!”里原又跑了起来。男人立在原地,始终看着他。

手机响了,男人接起。

“德米特里……因为遇到点意外……没事,没受伤。”

男人看着里原消失的方向,笑了笑。

৩৩৩

“该死,你听不懂吗?!我说从今天起这家店就是我们的了!马上离开这里!”

男子辱骂完就开始乱砸桌椅。一脸苦涩的中年妇女只能蜷缩在角落里哭泣,连抗议都不敢。没一会儿,外边就围了一群人,叽叽喳喳地指责男子的行为,但没人敢站出来。

“如果你不想死就马上离开!你好像听不懂?想被打死吗?!”

男子见妇女还不肯离开,气得一拳就朝妇女的脸上挥过去。突然男子的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男子转过头,一股冷气扑面而来,眨了眨眼,才看清楚身后的人。

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有着一头乌黑的头发和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西装恰到好处地贴在他强壮的身体上,整个人充满了异国风情,像是混血。

比平均身高还要高的男人用冰冷的眼神俯视着面前的男子,吓得男子瞬间掉了魂。但尽管这样,男子还是被男人的样貌迷住了。“明明是男人,怎么能这么好看!”男子正想着,男人突然开了口。

“你的行为属于寻衅滋事,是违法的。请合法走程序再来。”

“伊万诺夫,你在干什么?!马上干掉他!”

伊万诺夫撞着胆子,举起拳头冲向男人。但一拳下去,别说打在男人身上了,就连栏杆都没打着,反而被男人抓住了胳膊。男人一个干脆利落,瞬间拧断了伊万诺夫的胳膊。

“啊,啊,啊啊!”

看到伊万诺夫惨叫、挣扎的样子,惊慌失措的打手们一拥而上。男人一把推开伊万诺夫,直接纵身一跃,与冲上来的打手们搏斗。

围观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地看着。

一个打手冲过来。男人急忙躲开了打手踢过来的腿,然后立马伸开脚,在打手的两腿之间狠狠地踢了一下。凄厉的尖叫声响起,几个鼻青脸肿的打手倒在地上哀嚎着,没一会儿,就一瘸一拐地全跑了。这场打斗,以男人压倒性的胜利告终。

男人抖了抖西装,转过头来。明明是帮忙赶走了那群打手,但躲在角落的妇女与男人对视时,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那个用熟悉的手势打理西装的男人走到她跟前,伸出手,露出了一个亲切的微笑。

“抱歉,我迟到了。我跑了一个街区,因为我的车坏了。”

妇女犹豫不决地握住了男人的手,用充满不信任和恐惧的目光打量着他。

“你做了什么?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虽然大致有所察觉,但详细情况要听咨询后才能知道。”

男人笑眯眯的。妇女听了男人的话却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知道他们是谁就敢动手?你怎么想的?”

对于妇女的紧张,男人却不以为意。

“因为我的信条就是以牙还牙,以暴易暴。”

妇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狐疑。虽然抽搐的腿还没有力气,但她并不想抓住男人伸出来的手。

“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面对依然不放松警惕的妇女,男人把手伸进了西服兜里,而这个举动却吓得妇女全身僵硬、呼吸急促。没一会儿,男人掏出了一张名片,对着惊讶的妇女开口。

“你的问候迟到了。你昨天给办公室打电话了吧?我就是丁里原。”


看到男人递过来的名片,妇女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惊讶过后露出了爽朗的微笑。

“你是律师吧。”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