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遭遇

作者:梭边鱼 更新:2022-11-29 15:04:26

我并没有多说什么,知道赵单羽没有说话。

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一早赵单羽去引开灵芝的守护神,我趁虚而入把灵芝给采摘,然后在约定好的地方集合。

看着赵单羽的模样,我不仅捧腹大笑起来。

“你这是挖煤去了吗?”

此时此刻,赵单羽浑身上下都被一层稀泥巴给糊满了,而且还散发出一阵淤泥的烂臭味。

“你再笑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给撕烂?”

赵单羽虎着脸,不停的用手将身上的稀泥给弄下去。

“我尽量不笑出声!”

我嘴角不停的抽搐着,差点没把我给憋出内伤来。

赵单羽冷哼了一声,转身就往林间走去。

“你去哪?”

我疑惑的问道。

赵单羽头也不回的继续走着,我狂笑不止的跟上去,走出不到一里地就发现了一处瀑布。

赵单羽连衣服都不脱,直接一头就栽进了水里面。

直到下午接近四点过我们才回到庭院。

刚进门就见到怀海禅师,连带着还有一男一女。。

其中个子稍微高一点的男孩子叫做许言,另外穿着淡蓝色衣服的女孩子叫做彭宜佳。

彭宜佳女孩子是村里面出了名的水灵妞儿,而且跟我们住的地方还离的挺进的。

要说起来这两个人也是苦命人。

许言的父亲早些年外出打工,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在他四岁的时候,母亲承受不住村里面的流言蜚语跟着野男人跑了,是他爷爷奶奶一手将她养大的。

好在许家老两口年轻时在外面打拼,积攒了不少钱,不然还真将许言拉扯大。

彭宜佳就更惨,都不知道父母是谁,是彭家人当初在大雪天的林子里面捡回来的。

由于我们几人的遭遇差不多,村子里面一般没有同龄人愿意跟我们亲近,一来二往,我们的关系就熟悉了起来。

“灵物采回来了?没遇见什么危险吧?”

怀海禅师微笑着询问着。

“禅师,您是不知道,着灵芝有三个守护神,其中两只大马蜂体型都快赶上牛了。”

“要不是我急中生智,躲进淤泥里面,你们可能就见不到我们了。”

赵单羽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

我才懒的理会赵单羽,转头看着彭宜佳。

此时彭宜佳也在盯着我,但是当我们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之际,彭宜佳直接就把头给转了过去,俏脸上还浮现出了两抹红晕。

“对了禅师,言哥,你们怎么过来了?”

赵单羽端起桌子上的大杯子就喝了起来。

“你们言哥明天就要出嫁了,今天是过来请你们两个当伴郎的。”

阿英端着饭菜,脸上带着一抹笑容从厨房当中走了出来。

李茹清走到为身边,用手肘碰了下我的腰说道。

“别看了,先吃饭,等言姐嫁出去过后,彭宜佳就只能来咱们家了,你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看。”

听到这话,我老脸一红,为了避免继续尴尬,就跑进厨房端汤。

饭桌上,怀海禅师一言不发,把交流的空间全部我们。

“言姐,你要娶谁啊?新娘子是谁?我们见过吗?”

赵单羽嘴巴里面含着饭菜,满脸好奇的询问道。

许言解释着,新娘子是隔壁村的,跟他的年龄差不多大,对方的父亲前几年在大城市里面挣着钱了,如今回来了,准备在村里面搞养殖。

许言的爷爷跟对方的爷爷早些年认识,对方的父亲见他年轻肯干,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我丝毫不关心新娘子是谁,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偷偷的看着彭佳怡。

很快就来到了许言结婚的那天。

我作为伴郎,坐在婚车里跟着许言一块去隔壁村子接亲。

李茹清见了,也非得跟着去,给出的理由是,“佳姐结婚我不能跟去看看?你又有能力,我要是不提彭宜佳看紧点,你还不得被人拐走。”

“你会被被人拐走吗?”

彭宜佳转过头来,脸上充满了天真。

我宠溺的摸了摸彭宜佳的脑袋,“心在你这里,谁都拐不走的。”

彭佳宜高兴的笑了。

许言听后笑着提议道,“既然感情这么好,不如趁机一块结婚好。

“大哥,你别开玩笑啦,我们赶紧出发吧,错过了时辰就不好了。”

我笑着解围道。

许言笑笑,不再多说。

十辆接亲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婚车全都是清一色的轿车,每辆都价值十来万,全都是去车行里租来的,可以算的上是附近村子里进几十年间最浩大的婚礼了。

许言对这场婚礼非常上心,毕竟人生只有一次,肯定要竭尽全力办得盛大些。

他的爷爷奶奶也很赞同,说不能让新娘子灭牌面,私下里借了不少钱给他。

这会,许言春风满面的坐在前座,当着他的新郎官。

彭佳宜和我紧挨着坐在后座,彭佳宜还是头一次参加乡下的婚礼,好奇又激动,整个人兴奋极了。

我笑道。

“不如将来我们结婚时也这么办一场?”

彭佳宜摇摇头。

“我梦想中的婚礼是在海边。”

“行,那就依你。你看,我什么时候去你家提亲?”

“啊,这也太快了吧,才确定关系没多久,就要结婚啊,我还想谈场甜甜的恋爱呢。"

彭佳宜大吃一惊道。

我笑了。

“那你打算等到什么时候,我很想现在就把你娶回家。"

他这辈子就认定她了,既然早晚都是要结婚的,还不如早点。

彭佳宜双手托腮,认真的思索了阵后笑道。

“看你表现咯,好的话一年半载,不好的话遥遥无期。”

“哎,我好可怜,你不会还想着长跑吧。”

我一脸无奈。

前座的许言幸灾乐祸的笑了。

“这倒是很像我,学学你大哥我,跟你嫂子就见了一次面,对眼了就直接结婚。。”

“大哥,我怎么能个你比啊?”

我一脸无奈道。

彭佳宜很嶋瑟的望着我,只笑不语。

说笑间很快就来到了新娘子家里。

按照当地的风俗,一通流程走下来,足足花费了三个多小时,才把新娘子接回去。

彭佳宜站的腰都疼了,忍不住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

“没想到结婚这么累啊,真是毫无乐趣可言。”

“你要是不想结,我们到时候直接领证好了。”

我认真道。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