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半夜惊魂

作者:梭边鱼 更新:2022-11-29 15:04:26

直到我12那年,我奶算出我这年有大劫,九死一生,若是活那就是出人头地,凤毛麟角,,若是不活……

我只记得那是一个阴雨天,虽是下午,但是外面黑的跟锅底似的,太阳被黑云遮着,雨连绵不绝,我奶弄好了饭端上桌。

那时候我奶十里八村的给人算命看事儿,挣了不少钱,以至于我们家是有名的富户,别人家吃糠咽菜,我们家顿顿有肉。

一个大酱肘子上桌,馋的我直流口水,我爷倒了一杯酿的酒,比起世面上买的散白,那酒极其的香,之前我就偷偷的尝过,香醇浓郁。

我爷见我眼神直勾勾得盯着那杯酒,馋的两眼放光说道:“你小子平时没少偷我酒喝吧,今天敞开了喝!”

我爷把酒杯往我面前一端,那股酒香瞬间飘进我的鼻子里,我奶端着碗进屋,一脸没好气的对着我爷一顿骂。

“你个死老头儿,这酒是啥好玩意儿,要是孩子喝多了咋办!”

“是个爷们就得会喝酒,你个娘们别插嘴。”

我爷一端起酒杯,胆子就大了起来,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奶见我馋的不行,松口让我喝了两杯。

可是这不喝不要紧,我连着喝了两杯,直接就醉了,倒头就睡。

等我醒来的时候,只听见老式钟表敲响了12声,也就代表凌晨12点了。

屋子黑黢黢的,我爷和我奶都已经睡着了,许是酒喝多了,肚子里憋着尿,我赶忙下地对准痰盂尿了一顿,肚子里松快不少。

我早已经没了睡意,可是那个时候哪有手机一类的东西消遣时间,我脱鞋上炕躺着,眼对房顶发呆。

屋外一阵风挂过,吹的外面喂猪的锅碗瓢盆乱响,紧接着似有女人的笑声一般响着。

我起初以为是自己幻听,可是那女人的笑声愈来愈近,我心里只打颤,张嘴要喊,可是嘴就像没有知觉似的,不受大脑控制,发不了声。

见状,我感觉猫在被窝里,足有十斤的大厚棉被压的我喘不过气,我估摸着声音没了,小心翼翼的探出头。

谁知道一个巨大的头颅悬着一根白绳血淋淋的,就那么的在我眼前晃荡,吓得我半死,可是喊不出声。

一股腐烂的恶臭味散发开来,那头颅早已经面目全非,跟人为似的,被剜的七孔八眼,血肉模糊。

我爷我奶住在炕东头,我住炕西头,农村土炕,中间隔了一大张桌子,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嘴不会说话,我还有两条腿,赶紧跑到炕东头,用手使劲扒拉着我爷我奶,可是我使在大的力气,仿佛手上还是有气无力的。

加上我爷我奶也喝了点酒,早就睡的昏沉叫不醒,好在我奶之前算出我今年有大劫,做了一把上好的桃木剑挂在窗户上辟邪。

我摸索着,拿下桃木剑握在手里,虚晃了两下,眼前突然一黑,那人脑袋果然没了。

虽然我奶一直给人算命看异病,但是从不让我插手,这么邪乎的事儿我还是第一件见,吓得瘫在炕上。

我也记不得时辰了,只听见公鸡打鸣,我的嘴才好使,能说出话,我赶紧叫醒了我爷我奶。

他们俩被我叫醒,我赶紧把昨天晚上的事情描述了一遍,只见我奶眼神一转,拿起大眼袋抽了一口,盘上两条腿,眯着眼,颤着身子,嘴里念着一顿听不懂的话。

这叫请神,请了神,开了阴阳眼,能见凡人不能见的事。

不一会,我奶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双眼放着光,嘴里一抽一抽的,连声音都变了。

“请我来还不伺候好我啊!”

我吓得不敢出声,但是我爷跟我奶过了半辈子,是个老懂事的,赶紧下炕拉开抽屉拿了一根上好的香烟点上送到了我奶嘴里。

一股烟从我奶嘴里吐出来,其实眼前的根本就不是我奶,而是请来的神。

“这孩子七煞孤星转世,今年12岁本命年,是个大劫,处处犯事儿,好招阴物,昨晚是隔壁村新娶的媳赵白氏头七,迷路找不到家,碰上了这孩子,取七钱黄纸,三柱香,带着这孩子到赵白氏坟前,叩三个头,化解阴气,否则今晚她还会来。”

一根烟刚好抽完,我奶叹一口气,激灵一下起身,意味着请神完毕,随即拉着我的手说道:“张演啊,今年是你大劫,即使是奶奶的道行也破不了,过几天我还是带你去金山寺一趟吧。”

我点了点头,我一个未蒙事的孩子,说白了也不懂阴阳之事,也没想我这七煞孤星之命到底有多灾多难。

吃过早饭,每每想起昨天半夜的事儿我都惊魂未定,我奶见我失魂落魄就知道昨晚招的阴气没散,赶紧到后屋拿了三柱香,和七钱黄纸带着我到隔壁村老赵家。

老赵家死了刚娶的媳妇,家里上下都愁眉苦脸的,更心酸的是赵刚,才新婚没几天就成了鳏夫。

我奶进门,得知是神婆李老太太,都出门迎接,见我奶手里拿着黄纸和香,眼里都有些诧异。

进了屋,赵刚父亲赵二直白开口让我和我奶都一愣。

“不亏是神婆,竟然掐算到我家昨天不安宁,本想着一会儿去您家找您帮忙看事儿,谁成想您就来了。”

“昨晚上家里闹事儿了?”我奶赶紧问道,赵二连着点头,看他们一家人眼底的乌青就知道昨晚没睡好。

“昨天是我家媳妇的头七,我知道这媳妇死的冤,可没想到她闹的这么厉害,下了一整天的雨,房后的老宅子都塌了,半夜里风大得跟狼嚎似的,还有哭声。”

“他们婚房那屋,玻璃嘎吱嘎吱响,房顶上的电灯都爆了,吓人的很!”

我奶低头沉思了一阵。

“看样子她昨晚从我家走后回来了!”

“啥!”赵二一家一脸震惊。

“昨天夜里你家媳妇迷路到我家折腾我小孙子半宿,今天我是来破事儿的!”

我奶拿出黄纸和香拉着我走到大门口。

先是用黄纸在我身上左右绕了三圈,叼着烟点燃了黄纸后,插上三炷香,这叫遇火香,能破阴物,破晦。

“大孙子,叩三个头,然后跟奶念。”

“邪祟之物远离我身,大道破阴阳,其物莫沾身。”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