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老公我在这

作者:蒸蒸丫 更新:2022-11-29 09:58:51

她一定要把宁窈送走,不能让长宁哥哥看到,不然她的婚礼就要提前结束了。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当初是你招呼不打就离开了,我和长宁哥哥也是真心相爱,你还是要怪我吗?”

楚楚可怜,把姿态放低,很快吸引了不少工作人员的注意。

以前的宁窈最看重自己的面子了,肯定不会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旧事重提,她就能把宁窈送走了。

见她满脸都写着算计,宁窈心中好笑,“几年不见,你还是不长脑子,以为我会被你三言两语气走吗?”

宁玥语滞。

她似笑非笑地凑到宁玥面前,眼底墨色森然,“我回来,是要把本该属于我和我妈的一切,都拿回来。”

宁玥顿时四肢百骸,慌乱地后退了一步,“什么属于你和你妈妈的,你妈妈她背叛了爸爸,是她……活该!”

宁窈冷笑,“是不是你们心里清楚,我还知道一个秘密呢,你猜,你妈妈知道会怎么办?”

“窈窈?”

温润的声音里透着不可思议,下一刻,顾长宁就激动地走到宁窈面前,直直地看着她熟悉的脸。

“你真的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的,对不对?”顾长宁眼睛都红了。

当初在订婚宴结束后他就后悔了,只可惜他到处都找不到宁窈。

没想到他今天结婚了,她就出现了。

这更让他肯定,宁窈就是放不下他。

“妈咪,就是他啊。”

软糯的声音一出现,顾长宁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

“他叫你,妈咪?”

对上顾长宁不敢置信的眼神,宁窈笑着点头,“我儿子,来,叫顾叔叔。”

“顾叔叔。”宁宴脆生生地喊道。

突如其来的噩耗犹如晴天霹雳,狠狠砸在了顾长宁头上。

“不可能,你是不是随便找了一个小孩子来骗我的?你就是想让我后悔,对不对?”

顾长宁踉跄后退一步,眼睛直直地看着那张跟宁窈有几分相似的小孩子的脸。

“顾长宁,醒醒吧。”宁窈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当初我都把你甩了。”

“长宁哥哥。”宁玥双眼含泪,身体微微颤抖着。

她心里恨得要命,凭什么宁窈一出现,长宁哥哥就看不到她了!

“我不相信,去做亲子鉴定!”顾长宁当即就要开口。

宁窈眸底划过一抹凛然,随意瞥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便笑着说道:“真是我儿子,我老公也来了。”

话音未落,她大步走向那个身影,娇笑一声,“老公,我在这呢。”

秦之言没把她当回事,正想说小姐你认错人了,却在看到她的脸那一刹那,收回了手,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是她啊。

“陪我演出戏,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宁窈压低了声音,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她也提了一口气,生怕这个帅哥当面拒绝她。

这人浑身上下都是私人订制,价值不可估量,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不料秦之言笑着说了声好,同样压低声音自我介绍,“秦之言。”

“宁窈。”

“爹地!”小萝卜头宁宴立刻会意,撒了欢儿地冲到两人面前求抱抱。

秦之言看了小家伙一眼,眼底闪过一抹讶异,弯腰把他抱了起来,“想我没有?”

“想!”

一家三口温馨和睦,那叫一个羡煞旁人。

尤其是秦之言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更让宁玥气得浑身血液逆流。

怎么会!

顾长宁更是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如果宁窈找的别人,他或许能怀疑对方是宁窈找来假扮的,可对方竟然是秦之言。

“表哥,你怎么跟窈窈……”顾长宁艰涩开口。

简单的称呼却在宁窈心底炸开了锅。

好家伙,随手找来的演员是自家人是什么体验。

谁知旁边的帅男人面不改色,清冷地看着顾长宁,“听说你结婚,正好回国,就来看看。”

“我妻子宁窈,儿子宁宴。”

秦之言淡漠开口,顾长宁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说,她是你的妻子?”顾长宁浑身发抖,“不可能,她……”

“你想说,她肯定还爱你吗?”秦之言眸底划过一抹嘲讽。

顾长宁被戳破心事,一个踉跄后退,俊脸惨白。

秦之言一手抱着宁宴,一手牵着宁窈的手,眼神冷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宁窈没想到秦之言作为顾长宁的表哥会对顾长宁说这些,着实让她意外了。

察觉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诧异,秦之言并不在意。

他太了解顾长宁了,说得好听是温润善良,实则软弱不堪,摇摆不定,被宁玥撩拨几下,就动了心。

至于宁窈,既然遇到了,那就别错过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想罢,他暗暗捏了捏宁窈的手。

“看到了?以后你得叫我表嫂。”宁窈狠狠出了口恶气,见秦之言愿意配合,还不忘在顾长宁面前秀恩爱。

轻声细语,温柔似水的样子看得顾长宁眼睛发红。

他跟宁窈在一起时,她就像一个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没想到她跟秦之言在一起,还有这样的一面。

“不可能,你们一定是假的,我要问清楚。”顾长宁转身就走。

身穿婚纱的宁玥不敢置信,顾长宁就这么把自己扔下走了。

宁窈这个贱人就这么重要吗?

她气得浑身发抖,心里更是委屈,满脸是泪地看向宁窈,“我还想跟爸爸求情,带姐姐回家,没想到婚礼还没开始,姐姐就迫不及待把我婚礼搅和了,姐姐,你满意了?”

宁窈微微蹙眉,沉吟片刻才回答道:“还行吧。”

云淡风轻的三个字,气得宁玥痛哭离去。

还在检查场地的工作人员看得目瞪口呆,新郎跑了,新娘哭了,今天的婚礼还能继续吗?

宁窈可不在乎别人的心思,转身就要把宁宴抱过来。

谁知这家伙搂着秦之言的脖子不撒手,“妈咪抱着我太累了,就让爹地抱吧!”

小家伙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小仓鼠。

宁窈见他满眼都是期待,心底的愧疚油然而生。

“乖,妈妈以后给你找个爸爸。”她温柔哄着,打算从秦之言怀里把小家伙抱走。

秦之言却搂着宁宴,笑道:“没关系,现成的爸爸给他抱,你也省了力气。”

“呵呵。”宁窈尴尬地笑了笑。

宁宴却高兴得欢呼起来,一声声的爸爸简直要把秦之言的心萌化了。

婚礼肯定办不下去了,宁窈不想浪费时间,打算带着宁宴去找她爸,把她妈妈当年的事情掰扯清楚。

她五岁那年,她妈妈被人抓奸在床,一向爱妈妈如命的爸爸当时就疯了,提出离婚,要不是亲子鉴定证明她是宁家骨肉,她也要被赶出宁家。

没多久,宁玥的妈妈就成了宁太太。

当初她年纪小,现在想想,跟爸爸一向恩爱的妈妈怎么会突然爱上别的男人,还是一个完全比不上爸爸的男人。

她眸底泛过一抹寒意。

“等等。”

见她打算离开,秦之言叫住了她,眸色清冷,“说好的必有重谢,不打算谢了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