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假正经

作者:拾七念 更新:2022-11-28 10:05:30

宋漪年紧张极了,赶紧朝四周看。

整个场上除了球童,只剩下他们俩,其他人估计都晒得有点中暑,在中场休息。

宋漪年轻轻吁一口气,紧绷地身体也松弛下来。

孟修钦轻轻地附在她耳畔说,

“这样就对了,放轻松一点。”

尾音拖长,引人遐想。

这男人真是没完没了。

绯色染上宋漪年的脖颈,“你不要再说了。”

“我不说,你怎么做得对?”

男人轻轻的一笑,热气直钻进她耳里,痒呼呼的。

宋漪年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脏话。

她忽地岔开腿,收了收腰,“孟总,您看这样对么?”

这样的动作,不可避免地蹭了蹭。

孟修钦眼色乍然暗下去,呼吸明显沉了几分,咬着牙,

“你故意的。”

宋漪年故作无奈,“打球就是这样打的啊。”

软软的身子却得寸进尺地往后一贴,调笑道,“是孟总的定力太差了。”

孟修钦猛然松开她,头也不回地去往洗手间。

洗了几把冷水脸,身体里的燥热也没褪去。

郝院长来到洗手间,恰好看到老板双手撑住洗手台,腮帮紧咬。

郝院长好心询问,“孟总哪里不舒服?”

孟修钦定了定神,“没有。”

郝院长又问,“那等会儿打完球,孟总是要去俱乐部里面坐坐,还是换个地方喝茶?”

孟修钦扯了纸巾,擦干手,走向门口。

从他的角度,恰好看到场地里,有其他男人正在和宋漪年聊天,时不时还出手指点她的握杆姿势,似乎要复制孟修钦的行为,而宋漪年笑着躲避。

孟修钦沉了沉声,转头对郝院长说,“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郝院长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对,惹到了这位小阎王爷,打这场球就是为了和他拉近关系,可这球刚开不到一个小时,孟修钦就告退,干脆直接散场算了。

他从兜里掏出手帕,摸着额头上的虚汗,“是是是。”

又思忖两秒,说,“您看,等会儿宋医生送你回去,合适吗?”

球没让孟修钦开心,那女人让他开心也行。

孟修钦当然明白郝院长的意思,狭促的眸子闪了闪。

……

既然是郝院长下达的命令,宋漪年没有推脱的理由,顺从地坐上了孟修钦的帕加尼。

跑车底盘太低,宋漪年不太习惯,看孟修钦膝盖都直直地抵住操作台沿了,心想他这么高,坐跑车会不会不舒服。

转眼又觉得自己多管闲事。

她调了调座椅,顺手将手机插在手机座上,操作中控,“孟总,你家的地址。”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抱着胸,闭着眼,充耳不闻。

宋漪年又问了一次,还没得到回答。

这男人跟她摆谱呢。

宋漪年轻笑了几声,也不恼,“孟总,我开跑车的技术水平,你也知道的,不如我帮您找个代驾?”

孟修钦懒洋洋地睁开眼,“浪费钱干什么?钱很容易挣?”

宋漪年咬咬牙,“那您说去哪儿?”

孟修钦把球抛回来,“随便。”

这场景宛如他们第一次约的时候,只不过男女角色对换过来。

宋漪年一愣,低头按下安全带,“既然你不着急,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手臂却被男人炙热的手掌握住,他极具个人特色的声线从她身后传来,“领导交给你的任务,你就这么个工作态度?”

嗬,拿郝院长来压她。

宋漪年撇开他的手,转身正要理论,“孟总……”

孟修钦换了个闲适的坐姿,说了个地址。

叮!

她放在手机座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屏幕弹出一条消息。

[年年,我失眠了,好想你。]

是夏涂发来的。

宋漪年一时失神。

她特意没拉黑夏涂,有那么点较劲的意思,看他天天发微信,说些有的没的,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眸光扫过她一脸清淡,孟修钦问,“你能开氯硝安定吗?”

宋漪年回神,赶紧划掉消息,心想自己明明关掉了微信消息显示,可能什么时候不小心,又打开了消息预览。

宋漪年循声侧头,恰好撞进孟修钦又黑又浓的眼眸里。

宋漪年有点纳闷,“对不起,孟总,氯硝安定是治疗失眠的处方药,我开不了。”

这孟修钦眼眶下一丝黑眼圈都没有,看起来不像有失眠的毛病。

孟修钦戏谑反问,“你不是医生么?”

三天两头有亲戚或者朋友,来询问能不能开处方药,宋漪年已经习惯了,“我是整容外科医生,不能随便乱开神经内科的处方药。”

孟修钦嗓音轻缓:“噢,那看来失眠不能找你,宋医生,和前夫纠缠不清,可不是什么聪明行为。”

宋漪年一愣,下意识地按黑手机屏幕。

是时候给手机换一张防偷窥屏幕了,以免像孟修钦这样爱多管闲事的人,来指手画脚她的私事。

到达目的后,宋漪年道过谢,抬手去开车门。

“宋漪年。”

手腕被人扣住。

宋漪年回头。

孟修钦眼神里的情谷欠,浮光跃金,“口渴么,要不要喝水?”

宋漪年佯装不懂他的暗示,笑了笑,抹开他的手,

“多谢孟总,你家到了。”

身子软的女人么,通常心都硬。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