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徒手验尸的绝技

作者:布丁不加酱 更新:2022-11-28 10:04:58

环球商场地下停车场,江籽溪快速下车,直奔电梯,刚到楼顶,手机便不合时宜的响起。

看到号码,江籽溪蹙了蹙眉,接起电话:“不好意思宝贝儿,我这会儿有些忙。”

可电话那头的声音却令她心惊,看着前方几步之遥的案发现场,江籽溪咬了咬牙,掉转方向朝着安全通道走去。

等她再回到现场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站在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

江籽溪深吸一口气,镇定的走了进去。

现场是商场内的员工休息室,有点热,鉴证人员和刑警队的警员已经在做扫尾工作。

“哟!这不是江大法医嘛?”

“架子够大的,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大家都快收工了,这现场死者的基本死亡情况还没出来!”

看到江籽溪姗姗来迟,几个警员都很不满。

刑警队长庄飞看了说话的两人一眼,那两人立即闭了嘴,江籽溪不在乎,只对着庄飞点头打招呼,庄飞也点了点头。

“江法医,赶紧开始吧!”

江籽溪娴熟的戴上手套,身边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女人就是不一样,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做什么都特别容易被原谅!”

江籽溪最讨厌被男人女人的作比较,这一次她没有装听不见,而是转头狠狠瞪着说话的人,惹得气氛一阵尴尬。

见江籽溪看似娇小的身形,露出如此奶凶奶凶的表情,庄飞竟然觉得她有些可爱,可想起警队里关于她的传说,又不禁头皮发麻。

江籽溪转回头,走到尸体旁边,顿时面色凝重起来,死者是个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孩子,身下有一摊血迹,周围的茶几和桌椅都有移动用过的痕迹,现场惨烈。

助理陈琪低着头,一脸的紧张,半天都没起身,只是抬头表情尴尬的看着她。

“怎么回事?”

江籽溪蹲下,陈琪声音颤抖,压低了声音说到。

“工、工具箱,忘在局里了!”

陈琪抬头看了一眼还在进行现场勘察的警察,本来第一次出现场她就紧张坏了,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谁知道又碰上江籽溪迟到,给江籽溪打了十几个电话也不接,她不敢乱动更不敢擅自离开。

江籽溪知道,问题不在陈琪身上,如果不是自己迟到,也不至于会如此。

陈琪赶紧起身,因为蹲着太久,腿都麻了,难受的龇牙咧嘴,差点摔坐在地上,:“要不然,我现在去拿?”

江籽溪看着现场已经开始收工的鉴证科人员,这里离警局开车至少也要两个小时,再想到还在她车里的人,赶紧对陈琪摆了摆手,:“你先站在旁边休息一下,我来就行!”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际,将手指插进了死者的肛门,刚碰到尸体的瞬间,江籽溪便眉头紧皱,表情疑惑,完全不理会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仔细的感受尸体的温度。

“我去,队长,这…这这…”

连同庄飞在内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盯着江籽溪,有些胃浅的已经在干呕。

“呕!这哪是传奇法医,这简直是个变态啊!”

说话的人,是刑警队二把手张晓,手捂着嘴,一脸嫌弃。

庄飞立即伸手给了张晓背上一巴掌,自己也偏过头去,经验丰富如庄飞,都有些难以直视现在的画面。

江籽溪脸色阴沉转头看着张晓说到:“肛温41℃,死亡时间大概五个小时,也就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说着,江籽溪的声音渐渐变小,然后不说话了。

周围的人都疑惑的看着她等她继续说下去,只有庄飞奇怪的看着尸体。

“你是说,死者死亡近五个小时了,肛温却有41℃?”

江籽溪重重点头,眼神不解,似乎对这点也觉得很怪。

“看看有没有其他员工比较熟悉这里环境的,我有些事想问。”

张晓立即说道:“在这呢!”

说着他指了指一直站他们后面,有些紧张的清洁工阿姨。

阿姨见张晓在说她赶紧回话:“这是我们员工休息室,我们放东西,打水都在这。”

江籽溪点点头,走到尸体旁边问道:“这扇窗户,是一直都开着的嘛?”

江籽溪指着尸体旁边一扇窗户,阿姨立即点了点头:“是,我们早晨七点半来上班的时候就会打开,一般到下午六点以后才会关掉!”

江籽溪点头,说道:“那就能理解了,今天的气温是30度左右,商场开了空调,所以死者身上还穿了外套,可是这里却没有开空调,不仅如此,朝南的窗户一直开着,窗帘没拉,死者死亡时又正值中午时分,气温超过40度之后,尸冷可以不发生,而尸温升高也就不奇怪了!”

说完,江籽溪拿出酒精和免洗消毒液,将手擦了一遍后,脱下手套徒手摸上了尸体。

庄飞目不转睛的看着江籽溪的每一个动作,虽然江籽溪第一天调过来就迟到确实让他有些不满,但以专业性的角度来看,江籽溪确实是一个称职的法医。

庄飞觉得,跟江籽溪合作,应该不会像以前跟别人合作那般吃力,心里不自觉还有些期待起来。

几个警员已经看的目瞪口呆,就连陈琪都是第一次见到江籽溪徒手验尸的绝技。

江籽溪不理会背后那些小声议论的声音,将手搓热,然后不停在尸体上游走。

摸到死者臀部的时候,江籽溪顿了顿,表情严肃,反复搓热自己的手掌,直到手掌都发红了,才捂在死者臀部上。

在场的警员眼睛都看直了,仿佛这是一场骇人听闻的单人表演,只有庄飞一脸镇定。

江籽溪看了一眼陈琪,陈琪赶紧拿出PAD记录。

“死者右边臀部到腰的连接处,有一个红色伤痕,根据该痕迹的生活反应来看是死前形成,按照印记的方向和位置来看,应该是死者站立的时候,被人从背后用脚踢造成的。”

说着,江籽溪用拇指和中指对着印痕比划了一番,:“只有前脚掌,遇热后印记发红,没有后脚掌的痕迹。”

陈琪有些奇怪:“是不是表示,凶手和死者身高差距很大,自上而下踢的死者,所以才会有这种情况?”

江籽溪看着痕迹发呆,脑海中不断闪现赵苒跟她说的话。

“籽溪,我只是想教训一下那两个孩子,我没有杀人!”

江籽溪皱眉,陈琪见她半天没反应,拍了拍她的肩膀。

“老师?”

江籽溪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是!不过,也可能是她距离死者比较远的时候踢向死者造成的。还有一点…”

江籽溪抬头看着庄飞,庄飞也疑惑的看向她。

她说到:“踢死者的人,未必就是杀害死者的凶手!”

此话一出,几个警员对望一眼,很显然,大家都几乎先入为主的以为伤害死者的,跟杀害死者的是同一个人。

江籽溪看着庄飞,庄飞没有反驳,也没有认同,而是问道:“致命伤呢?”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