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第2章犯我大周者,虽远必诛

作者:酒千岁 更新:2022-11-28 10:04:34

“一帮不知所谓的狗东西!”姬承扫了他们一眼,不动声色的走到桌前,拿起谈判文书扫了眼。

上面写着,割让凉州八郡,年年向突勒国供奉一百万石粮草。

还要求让三个公主嫁过去。

妥妥的霸王条款!

司马逸凑上前说道:“皇上,我已经谈好条件,你只需签署即可。”

“签署?”

姬承冷冷一笑。

在众人的注视下,双手抓住谈判文书……

“嗤啦,嗤啦~~!”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姬承把谈判文书撕得粉碎。

旋即手一扬,碎片纷纷扬扬的洒落在地。

“你脑子抽风了啊!居然把撕坏谈判文书。”司马逸惊得目瞪口呆。

那些突勒使臣也傻了眼。

原本脸上的不屑,瞬间转变成震惊。

从始至终他们都认为姬承是个昏庸无能的皇帝,因此不把他放在眼里。

如今一见,才知道他这般硬气。

那个大胡子使臣怒道:“大周皇帝,谈判已经结束,你凭什么毁约!难道想跟我突勒开战不成?”

其他使臣也怒目相向。

反倒是司马逸等人怂了,没人敢出头。

“你还知道我是大周皇帝?”

姬承眼神冷厉,“既然知道,你身为外臣,就应该给朕下跪见礼。”

司马逸忽然插一嘴,“行了!他们都是贵客,皇上就不要跟他们计较了,办正事要紧。”

“你闭嘴!”姬承怼他一脸。

没想到自己说话不好使,也不好反驳,司马逸只能干瞪眼。

其他大臣诧异的看着姬承。

皆是感觉他的言行举止,跟以前相比判若两人。

连两国谈判都要强行干预,恨不符合他一贯的软弱作风。

“大周皇帝,我再重申一次,你除了求和,已经别无选择,非要开战也行,到时候我们会打得你举起求饶,对我突勒大王俯首称臣。”大胡子使臣傲然道。

“哼哼。”

姬承付之一笑。

继而转身走到上首站定,气质不怒自威,大有几分君临天下的风范,中气十足道:

“朕也警告你一句。”

“你们突勒国不过是个蛮夷小族,不配与我大周相提并论。”

“从今往后,我大周不割地,不纳贡,不和亲。”

“对外攻守易型,寇可往,吾亦可往,总之一句话,犯我大周者,虽远必诛!”

此番话落,场间鸦雀无声。

任谁都没想到,一个昏君的口中,竟能说出如此慷慨激昂的话语。

甚至让司马逸那几个两朝老臣,从他身上看出先皇的影子。

“这可如何是好?”

众臣面面相觑,最后不约而同的看向司马逸。

司马逸沉着脸,无奈透顶。

虽然他大权在握,背地里怎么折腾都行,但问题是在皇帝面前,他必须得靠边站。

姬承已经发话了,他又能怎样。

不过,他该说还是得说。

“皇上,你话说的不要太满,眼下可不是你耍个性的时候。”

姬承却不给他面子,“不愧是首辅大人,连朕的旨意都敢违抗,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干的?”

“臣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司马逸急忙辩解。

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任他说得天花乱坠,诚意满满,也不过是场面话而已。

突勒使臣也感到有些难办。

用突勒语交流一番,看架势,还没有服软的意思。

那大胡子使臣冷笑道:“大周皇帝,既然你不识时务,那就等着我突勒铁骑踏破你的边关吧!”姬承愠怒道:“一条走狗而已,还敢跟朕叫嚣。来人,把他们拖出去砍了!”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敢!”

“是啊皇上,两国交谊为重,不可意气用事啊!”

“请皇上三思!”

场面乱作一团。

可姬承哪听得进去,漠然道:“既然已经决定与突勒势不两立,杀他们几条走狗又能怎样,况且他们欺君罔上在先,自己找死,也怪不得朕。”

说话间,一群禁军冲了进来,将十多个突勒使臣拿下。

“扑通!”

大胡子使臣吓得跪倒在地,其他人也跟着下跪。

“外臣有罪,求皇上开恩!”

“饶命啊,皇上!”

“……”

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害怕了。

“虽然手段有点过激,但我必须拿他们开刀立威。”姬承暗想,眼睛却紧盯着司马逸。

此番他杀鸡儆猴,就是故意敲打司马逸。

在一阵求饶声中,突勒使臣被禁军押走,拖到外面手起刀落。

突勒使团就此覆灭。

司马逸惊疑不定的看着姬承,带有几分怨气说道:“皇上,你这么不计后果,发泄私愤,太欠考虑了,眼下国库空虚,兵力不足,你拿什么去承受突勒王的怒火。”

“朕自有想法,不用你操心。”姬承淡定道。

早在对付突勒使团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全盘的计划。

现在是四月中旬。

中原大地春暖花开,气候宜人。

反观远在西北的突勒国,却还在过着冬季。

广袤的草原变得荒芜,勉强能养活马匹,战备物资更是严重匮乏。

少则半年内,都没办法对外开战。

姬承恰好可以利用这半年时间秣马厉兵,休养生息。

其实司马逸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他才眼看着姬承处死突勒使团,没有强行阻拦,换句话说,此次跟突勒开战,对他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御史大夫程丕低声道:“太尉大人,你就这让任由皇上胡来?”

“他话也说了,人也杀了,我说什么也晚了。”

司马逸了憋着一肚子火气。

话说完,都不跟姬承知会一声,就甩甩袖子走开。

“臣等告退。”

其他大臣也向姬承告罪离去。

不久后。

司马逸来到四皇子姬晟居住的景阳宫。

跟姬晟、太妃司马婧聚首,支开太监宫女,私下密谋着什么。

司马逸沉声道:“皇帝怎会突然性情大变?他虽然素来残暴不仁,但不过是瞎胡闹而已,这次居然敢诛杀突勒使团,太反常了。”

与姬承有几分神似的姬晟眼珠转动,“难道是宁国公给他的底气?”

司马逸点头道:“有可能。”

姬晟想了个办法,说道:“这样吧,先派人去查查皇帝的动向,明天上朝的时候,我再出面探探他的底。”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