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皇帝难当啊!

作者:酒千岁 更新:2022-11-28 10:04:34

大周神都皇宫,亭台楼阁,雕梁画栋,重军驻守,尽显皇家气派。

养心殿中。

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几个穿着半透明纱衣,容貌娇艳的妃子簇拥在皇帝身旁,不断地献媚讨好。

可皇帝却露出一副浑噩的模样。

过了良久,他才缓过神来。

“我没死!还穿越成皇帝了!难道老天爷觉得我上辈子过得苦,就让我过来享福的吗?”

他来自地球,不慎溺水身亡,死后魂穿异界。

从郁郁不得志的研究生,变成大周的皇帝。

同时前身的记忆也与他融合,脑海中浮现前身生平的画面,好似他亲身经历过一般。

简而言之,就是局势不容乐观。

内阁制霸朝廷。

六部重臣沆瀣一气,上对皇帝阳奉阴违,下让百姓苦不堪言。

导致皇帝成了空架子。

眼下与突勒谈判议和,内阁首辅司马逸都敢绕过皇帝,直接大包大揽的执行。

“她是曦贵妃吧,气质真不错!”

姬承不经意瞥见独坐一旁,穿着低胸华贵凤袍,容貌绝艳的曦贵妃。

“有这样的媳妇儿,绝对是三辈子修来的福分,然而原来的皇帝喜新厌旧,不怎么待见她,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曦贵妃是宁国公之女,如今的皇贵妃,未来的皇后。

她性情温婉,知书达理,却被姬承冷落。

看似身份尊贵,实际上还不如那几个位份低下的嫔妃受宠。

正当姬承浮想翩连时,突然有人闯了进来。“皇上,众位大臣与突勒使臣的谈判已经结束,指明让你过去签署,你居然在此逍遥快活!”

一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走进大殿。

她身后跟着十多个禁军。

仅用一个眼神,她就把舞女和乐师吓得退走。

服侍皇帝的几个宠妃也慌忙退下。

面对皇帝,她也不下跪,端着种高人一等的架子。

“她是太妃司马婧!”

姬承想起她的身份。

司马婧,内阁首辅司马逸的妹妹,也就是先皇的贵妃,四皇子姬晟的生母。

仗着司马逸的权势,她在后宫说一不二。

皇帝都得对其礼让三分。

曾经支持儿子姬晟上位,最终失败,便对姬承怀恨在心。

她跟司马逸蛇鼠一窝,处心积虑的谋权夺势,一直想要扶持姬晟上位,取代姬承。

基于这些问题,现在的姬承对司马家全无好感。

“好一个司马家,按照这种节奏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大周会改姓司马。既然我成了皇帝,就不能再被他们欺压。

我必须手腕足够强硬,才能镇住他们。”

姬承理了理思绪,起身说道:“朕贵为九五之尊,如何做事,还用不着你一个后宫妇人指指点点。”

司马婧一愣神。

姬承突然变得冷硬的态度,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好似判若两人,甚至感觉他有些陌生。

相比以前他昏庸的形象,此时竟多出几分不怒自威的气质。

“你贵为国君,理应以国事为重,何况眼下国难当头,你却无所作为,当皇帝的意义又何在?”司马婧似模似样的说教。

曦贵妃不悦道:“婧太妃,你怎能这么对皇上说话。”

“你闭嘴!”司马婧怒目相向,“我跟皇上议事,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曦贵妃一时语塞。

她没有那种毒辣的心眼,又忌惮司马婧背后的权势,只能敢怒不敢言。

况且皇帝也是花架子,她谁都靠不住。

“后宫不得干政,你身为太妃,也这么不懂规矩?”

姬承面色愠怒,不耐的说道:“还说让朕低三下四的去见突勒使臣,亏你们能想得出来。”

司马婧反驳道:“你有的选择吗?龟缩不出只会惹人笑话。”

“休要多言,给朕退下!”姬承大袖一挥。

“你!”

司马婧欲言又止。

她又不傻。

皇帝再昏庸无能,但也是至高无上的天子,她哪敢硬刚,只能照做。

更何况姬晟已经心性大变,让她捉摸不定,心生忌惮。

“他抽哪门子的风啊?竟敢对我吆五喝六,该不会有什么依仗,才变得如此硬气?”司马婧怀揣着疑惑离开。

打发走她,姬承才感觉心里清净一些。

“皇上,跟突勒议和,事关国本,臣妾觉得你有必要过去看看。万一司马逸做出什么过格的决定,你后悔都来不及啊。”

曦贵妃柔声劝说。

司马逸!

听到这个名字,姬承心里就十分反感。

此人是当今内阁首辅,权倾朝野,只手遮天。

重点在于,他是上古北魏帝师“司马懿”的后代。

“虽然这世界的司马懿,跟我知道的不是同一个人,但整个司马氏并不是什么好货色。那个司马逸的手段,不比他太祖爷司马懿差多少。”

姬承在心里给司马逸打了个叉,气愤不已:

“跟突勒谈判哪需要我出面,现在让我过去签署,不就等于骑在我脖子上撒尿么,奇耻大辱啊!!!”

换做前身,肯定敷衍了事。

可他考虑的更长远,已然看清局势。

如果真去签署,那他将会颜面扫地,威信丧尽,皇帝也当到头了。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次所谓的谈判,不过是司马逸一个阴谋而已,我得想办法破了这个局。”姬承皱眉道。

意识到这点,他更得去走一趟了。

……

玄武殿。

以内阁首辅司马逸为主导的王公大臣,正在跟突勒使臣攀谈。

“哈哈,你们大周以武立国,如今军力却差的一塌糊涂,三十万大军被我们十万兵力打得落花流水。

此战,可载史册!”

一个大胡子使臣阴阳怪气的挑衅道。

刚刚谈判结束。

他们提出的和亲,割地,纳贡等条件,统统如愿以偿。

只等姬承签署。

现在又摆出优胜者的架势,肆无忌惮的冷嘲热讽。

“贵使说笑了。”

那五十余岁,头发花白的首辅司马逸赔笑,一副舔狗的模样,好像别人在夸他一般。

“皇上驾到!”

太监的尖细喊声,传了过来。

随即姬承步入殿内。

司马逸等人立马过去迎驾,跪地参拜。

“臣等参见皇上!”

那十多个突勒使臣却是昂首挺胸的看着姬承,眼神中带有一抹不屑。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