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004 作为朋友的见面礼

作者:一只狸花 更新:2022-11-25 15:19:38

王罗庚的态度极为恼怒,大病初愈的他,受不了这种刺激。

陈诺赶忙出声安抚,说往事随风而去,王家主不必将此挂在心上。

奈何王罗庚却表示,陈诺是王家的贵客,这里又是王家的地盘,外来人跑到这里闹事,打的不光是陈诺的脸。

对此,陈诺只能笑脸相迎,他也明白王罗庚此举只是在宽抚自己的心。

“王家主真不必为了我大动肝火,跳梁小丑而已,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王罗庚见陈诺不像有事,也渐渐冷静下来。

实则不然,陈诺只是担心王家会以为自己别有目的罢了,倘若关系成熟,他定会借着王家这条大船,来对那对狗男女实施报复。

架不住时机未到,复仇的事,还得靠自己。

这时,王罗庚夹起一口时蔬,放入口中,说道:“刚才听清雪讲起,你五年前曾遭人背叛?”

陈诺心想当年的事已被世人皆知,也就大大方方承认。

“这么说来,你就是陈家五年前失踪的少爷了。没想到短短五年,你一跃成龙,竟到了这般地步。”

“王家主谬赞。”

陈诺心知如今的自己有多强大,可世事无常,越是高调,冷水也会泼的越早。

王罗庚继续说道:“你是陈家弃子,那想必今日回青州,还居无定所吧?不如还是依我意思,先在王家住下。”

陈诺赶忙拒绝,并表示当年的房子还在,如若没有变数发生,自己的妻子也正在家里。

提起妻子,王清雪眼中闪过一丝黯淡,这一幕恰好被一旁的王罗庚所看到。

“呵呵,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你救了我一命,我还不知该如何感谢你。这样吧,管家。”

靠墙站立的管家见状心领神会,连忙从酒店的橱柜下取出一块玉板。

玉板上方由红绸包裹着,光是看红绸的材质,就知道价值不菲。

王罗庚将其推到陈诺面前,拍了拍。

“你救我一命,这点心意请务必收下。”

陈诺寻思连包裹物品的容器都贵重到这种程度,里面的宝贝必然价值千金。他连忙伸手拒绝,并表示救人性命乃是师父交代,自己不过是遵命行事罢了。

王罗庚早已清楚会有这样一幕,便呵呵笑道:“收下吧,陈家当年抛弃你,草草回去,如同飞蛾扑火。这些东西,相信你用得着,倘若用不着,就算是清雪的拜师礼吧。”

拜师礼?陈诺和王清雪同时一愣。

“呵呵,陈小友不必诧异,天一老道在数十年前,就与我有过一段渊源,我对他是发自心底的敬佩。今时你已传承他的衣钵,不如有闲时的光景,指点清雪一二。”

陈诺恍然大悟,只是教王清雪一点医术而已,就算老爷子不说,他也愿意慷慨解囊。

毕竟王罗庚的身体还需调养,王清雪学会一些门路,也能更早的让老爷子恢复如初。

但即便如此,也不至于赠送如此厚礼吧!

“王家主还请把宝物收回,清雪姑娘方才替我解了围,我正不知该如何感谢。而且我与清雪姑娘年龄相近,成为师徒,属实有些不妥。”

王罗庚心想的确如此,便顿了顿笑道:“那你愿意和她成为朋友吗?”

这番话语,令王清雪喜出望外。她心想还是爷爷懂自己,只要能成为陈诺的朋友,将来相处的机会不就变多了嘛。

可陈诺却摇了摇头,他的这一动作,令原本其乐融融的氛围瞬间达到冰点。

众人琢磨着你这小子多少有点不知好歹,和王家大小姐做朋友,别人讨都讨不来,你还不要?

正当所有人都震惊于陈诺的无礼之时,只听见陈诺突然说道:“我与清雪姑娘,早就成为朋友了不是吗?”

话落,王罗庚率先放声大笑:“哈哈哈好!清雪,还不为你的朋友送上见面礼?”

王清雪红着脸点点头,突而伸手将玉板取过,接着以相当端庄的姿势递到陈诺面前。

陈诺一懵:“王家主,这……”

“诶,这是你和清雪的事情,与我无关。”

不得不说王罗庚是只老狐狸,陈诺无奈,连连表示朋友之间岂能以宝物作为媒介。

王清雪俏脸委屈,表示这就是自己的待友方式,如若陈诺不接受,就是看不起这份心意。

陈诺无奈,只好苦笑着将玉板接过,并认认真真说了声谢谢。

王清雪这才恢复笑容。

“哈哈哈,自从我得病以来,已经有好些时日没像今天这般开心过了。来,陈小友,陪我喝一杯。”

王罗庚不知何时在自己的杯里倒上了酒,陈诺见此急忙阻拦,“王家主,您大病初愈,喝不得啊!”

可王罗庚却像没事人一样一饮而尽,说道:“这不是酒,这是你之前开出的药方。良药苦口,但我尝在嘴里,却比佳酿都要甜!哈哈哈哈!”

陈诺释然,也大大方方举起了酒杯,这场饭局,言谈甚欢。

酒过三巡,陈诺并无醉意,但王罗庚考虑到人家过会儿还要面见妻子,便不再让人为他斟酒。

“陈小友,我虽与你不是同辈,但与你相见属实恨晚啊。今日就先这样,他日等我痊愈,我们再一醉方休!”

陈诺明白这场家宴到这结束,也十分得体的起身抱拳。

“那晚辈先走一步。”

“诶,喝了酒多有不便,让清雪送你。另外陈小友,青州是王家的天下,我不知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有朝一日你需要援手,王家定当倾力相助。”

不知王罗庚是临时起意还是发自肺腑,陈诺听完有些心暖。借着酒劲,他微笑说道:“一定!那晚辈先回陈家了!”

“好!”

陈诺坐上了王清雪的豪车,二人此刻也变得热络不少。

当王清雪掌控着方向盘与陈诺畅聊儿时的趣事时,先前的包间内,王罗庚正对管家下达命令。

“去,查一查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陈小友不说,我们也必须要做。我欠天一老道的人情,只能还在他徒儿身上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