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珍珠白

作者:放肆宠鲤 更新:2022-11-24 10:06:25

黎梦随从看守所出来,就看到了盛嚣的车。

车很显眼,人更是。

冰雨与雪花的氤氲烟气里,盛嚣穿一身挺括的黑色大衣,高大挺拔地站在车旁抽烟。

就算看不清他那张顶配的脸,只看轮廓和身段,就已经是大片男主出场的氛围感。

但黎梦随自己一身落魄,对上他衣冠楚楚,无心欣赏。

脑子里只有四个字。

衣冠禽兽。

盛嚣同样也看她不顺眼,“啧”了一声,“穿的什么破烂。”

散漫的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刻薄与嫌弃。

破烂?

她穿着这身珍珠白礼服,是毕业舞会那晚当之无愧的焦点。

如果不是盛嚣害她中途被拷走,她的大学生涯会画上最完美惊艳的句号。

——而不是颜面尽失,被关押到连礼服都脏得看不出颜色。

盛嚣,是最没资格嫌她的人。

但这就是他的一贯作风。

盛嚣当年娶她,就不止是因为她在星城名媛中头一份的美貌。

更重要的是看中了她的光鲜体面。

当黎梦随不再体面了,盛嚣撇清得比谁都快。

就比如十天前,黎梦随被爆出是黎家私生女的丑闻,次日盛嚣就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又一阵风吹来,黎梦随回神。

她光着腿,在风雪里多站一秒都堪比酷刑。

她也顾不得问盛嚣怎么打算的,拉开车门先上了车。

片刻后,盛嚣也上来了。

目光落在黎梦随的腿上,皱起眉头。

大概是嫌她弄脏了座椅上的纯羊毛坐垫。

黎梦随不想被赶下去受冻了,先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冷静期还有21天。你今天找我,不是去离婚的吧?”

她顿了顿,自嘲一笑,“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你那心上人不是我开车撞的,想必你比谁都清楚。”

盛嚣嗤笑一声,后仰靠进椅背,镜片后面那双桃花眼扫了过来。

“是不是你撞了她的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受罚的是你,她会比较解气。”

黎梦随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心里认了一声“该”。

目光所及,腿上那几块青紫肿痛的冻伤,真像她如今斑驳褴褛的人生。

半晌后,黎梦随淡淡道:“盛嚣,这次留下案底的话,我就没办法去留学了。”

在盛嚣提离婚的时候,她透露过自己要出国留学的打算。

他知道那是她唯一的后路。

“还想着留学?”盛嚣好笑地看着她,“你觉得黎家会负责你的学费?”

黎梦随闭上眼睛,这次彻底说不出话来。

一个让她净身出户的男人,笑她没钱交学费。

无良也就算了,还刻薄。

黎梦随早就听人说盛嚣在商界拼杀的手段十分诡谲邪性,才有了今天富可敌国的地位。

什么诡谲邪性,其实就是缺德吧?

……

黎梦随这三天在里面几乎没睡觉。

车里暖气升上来,闭着眼睛真的开始犯困。

正当她疑惑怎么还不开车时,忽然感觉到一只手伸过来,拎走了她的披肩。

黎梦随一下睁开眼,“你干什么?”

盛嚣充耳不闻,将披肩随意往后座一扔,又动手拆她礼服的绑带。

黎梦随挡开他的手,坐直了身子,凉凉地看着他。

少了披肩的包裹,她那伶仃平直的肩颈线条一览无余。

大片透白细腻的肌肤,甚至散发着珠光的质感。

盛嚣眯了眯眼。

这才是真正的珍珠白。

这一年多的婚姻,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这位老婆曾经被戏称为星城女神,美的当然不仅仅是那张脸。

盛嚣目光直勾勾的,一点没客气。

只是大饱眼福之后,又继续动手。

黎梦随双手环胸,那张明璨至极的脸上带着“你疯了”的惊疑,“盛嚣,你自重!”

盛嚣笑了。

痞坏的,充满了男性魅力。

“换上。”他把后座的衣服礼盒,扔她腿上,“不然你穿着抹布回盛家?”

黎梦随皱眉,“我为什么要跟你回盛家?”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