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暗杀

作者:故渊wt 更新:2022-11-24 10:06:11

风鹤和迟有轩达成协议,朝堂为幽冥阁提供帮助,除掉缁衣门,幽冥阁为夏国铲除异己,尤其是十宗罪,和南部的藩王,安和王。

风鹤当天夜里踏着风雪从原路走了,只留下那枚象征着夏朝三上卿的信物,戒指,雕着狰狞的三头凶兽,分别是止杀,修文,和正纪,栩栩如生,仿佛来自地狱的猛兽要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一切。据说原本这上卿的戒指信物上是由上古玄铁炼成,高温不化,千年不朽。当年顾南诚未叛出大夏的时候,这戒指上其实是四凶兽,意味着四上卿镇守家国。风鹤在戒指上象征着止杀,当年与顾南诚齐名,意思是制止杀戮,保国安宁。而顾南诚,则是代表戒指上的屠戮凶兽。战神顾南诚,所到之处,战无不胜,摧城焚河,他与风鹤,合称夏之双杰。在夏朝一时美誉不断,在夏朝子民的心中,他们四卿如同神邸一般的存在,有了他们,仿佛就可保夏国永世安宁。世人惋惜,顾南诚在星历319年叛出夏国了……从他踏出夏国国门的那一刻起,顾南诚成了帝国的叛徒,即使他曾经为夏朝开疆辟土,戍边镇国。

三首戒,是帝国的盟友才拥有的东西。作为合作或者友情的见证。而现在赫然躺在迟有轩的手里。意味着,他答应了与风鹤的合作,而他手下的枯藤,是当今最广最宽最深的情报网。没有人知道那些情报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是哪些人在收集这些情报。也就是说,在枯藤的覆盖下,没有秘密。

惊羽殿上,迟有轩正襟危坐在大殿的上位之上,洛泽和迟安屹于左右两侧各自落座,殿内的气氛甚是低落,偶尔听见后山悬崖上的雪雁一阵阵的啼鸣,回旋不断。迟有轩迟迟不发一言,洛泽和迟安屹也是随之沉默,迟安屹手心里轻轻地转着那个小暖炉,仿佛丝毫不在意今日议事的内容。蓦地,迟有轩轻咳一声,沉声道:“迟渊为何不归?”

“阿渊于半月之前传信,说抵达南部平州,预计十五日完成任务归来复命,但三日前又遣信使来送信,行动受阻,安和王有意压制我们的行动,并且联合缁衣门夜袭平州分舵,致我们人员伤亡过重,地盘均被占领,无奈人员全部编入暗组,保存实力。无法短时间内再有大的行动”洛泽轻声细语地说着迟渊送回的战报,依然是那副温和的样子,不带任何色彩,因为他深知,迟有轩早已知晓此事。所以只是再重述一遍。

本来原定计划若要是与风鹤合作,平州是离安和王的封地靖州最近的地域,平州自然而然成了必争之地,如果把平州牢牢的握在手里,无疑是在安和王的后背种了一颗钉子,而风鹤就只需要等到幽冥阁把平州完全掌控之后,从平州突破,进而转向靖州,把安和王的气焰打压下去,待到时机成熟一举歼灭。未料迟渊低估了敌人,反而腹背受敌,失了平州。

洛泽有一刻诧异,他们的义父向来行事莫测,就连他们的四个儿子也难以琢磨迟有轩的性情,所以多少有点畏惧。洛泽心里早就犯了疑惑,但此时仍然没有猜透迟有轩的用意。索性接着听下去,心不在焉的迟有轩接着洛泽的话说下去,听不出感情:“迟渊那个废物失未完成任务,你们两个有什么对策?”

洛泽依旧沉默,转头看向迟安屹,迟安屹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左手捧着他的小暖炉,右手托着脸颊,嘴角挂着那抹常年不散的笑意,黑色绸缎后的那双眼睛不知是何神情。

突然迟安屹的脸转向洛泽的方向,勾起一丝轻轻的微笑,洛泽了然,一清冷一温和的声音同时言道:“重新布局,顺水推舟。”迟有轩听到此处,放声大笑,“哈哈哈,当应如此,不过我需要一个全新的面孔返回平州,重新帮我把平州夺回来。”

洛泽内心早已有了答案,迟渊既然任务失败,说明他早已经暴露在缁衣门的眼下,只能在旁辅助,而叶天寒远在北疆执行任务,赶回来是不能的。剩下的,只有他和迟安屹。他的内心是极不想迟安屹出昆仑山的,迟安屹早年双目失明,行动不便,并且他的身体由于多年前元气大伤,至今体弱多病。当下进言:“义父,阿渊年纪尚轻,办事难免有疏漏,我至今未与缁衣门和安和王的人交过手,自认有能力夺回平州,儿子愿往。”

迟有轩没有立刻应允,缓和道:“待我部署周全,自有定论,你们退下吧。”

“是,义父。”迟安屹和洛泽恭敬起身退出惊羽殿。

一路无话,迟安屹看似轻松的走在洛泽前面,脑后的黑色绸缎季成蝴蝶结,随着迟安屹的脚步一颤一颤的灵动飞扬,想必是迟安屹的贴身小侍女红雨那丫头又调皮了。洛泽本来就话少,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一前一后的走着,迟安屹突然停下了,转过身来仰头对着洛泽的方向,虽然根本看不见什么。少年的迟安屹,身形还未成长完全,身高上自然是不及长他三岁的洛泽。迟安屹还是那副盈盈的笑意,“大哥,刚才你说要去平州?我觉得,最后会是我。”洛泽轻轻发出了一声“恩。”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向前走,是啊,这一趟,八九不离十是迟安屹了。

高岭上九天,不及昆仑寒。迟安屹与往常一样后山头顶上带着厚厚的积雪的凉亭下喝着温好的药酒,石桌上放着那张名为半弦的琴,纤细白皙的手指拨动琴弦,响起温和的琴音,如潺潺清水,从迟安屹的指尖流淌,声声不绝,回绕在后山无底的山崖,牵起雪雁一阵阵的鸣叫,朦胧的月色下,给迟安屹的侧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微光,一曲奏罢,迟安屹端起桌上的白玉酒杯一饮而尽,温热的药酒给人带来一种醉人的暖意。

凳子有点凉啊......迟安屹心想。

“嗖”的一声锐响,暗处一只带着夜晚寒气的箭矢,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箭头磨得光亮如银映照着月色的光辉,以千军之势飞向迟安屹的胸口位置,迟安屹感觉一股巨大的杀意破开夜风向他袭来,迟安屹仍然不动声色,眼看着箭头将要刺入他的心脏,迟安屹转身身形移动如鬼魅般迅速。生生躲过了那只夺命之箭,转身,顺势足尖轻踩飞身上了暗杀之箭飞来的方向的屋脊,几十步之外,仅一眨眼!

这个瞎子的轻功怎么会如此高超!那刺客错愕之下,从未见过如此之快的身手,急忙抽刀对峙,迟安屹听到兵器出鞘的声音,清清楚楚,大概一丈。

迟安屹长身玉立,身上的白色貂裘被风吹得上下翻飞,脚下稳稳地踩在屋脊上,如履平地,迟安屹冷漠的问那刺客:“谁派你来的?”仿佛在跟一个死人对话。

那刺客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矮下身来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半匍匐在屋顶上,像一头豹子伺机攻击猎物的前兆,忽然,那刺客脚下发力,疾速向迟安屹的方向飞奔,在距迟安屹不到3尺的距离突然跃起,刺客的刀闪着瘆人的寒光劈头向迟安屹的上路砍去。

迟安屹早已闻得敌人向前疾跑的脚步声,速度和方向,跟他判断的没有丝毫差距,由于没有随身携带佩剑,只好足下蓄力向后退去躲过了这看似致命的一击,那刺客再次发动攻击,刀刃上回旋着用刀之人灌注的内力形成的刀风,大概要做出必杀一击了吧,,,,,,迟安屹这样猜想着。但是这在迟安屹的耳朵里听的清晰无比,无异于刺客自己暴露了自己的内力深度,功夫路数,已经结束了。

那刺客劈出这一刀时,迟安屹稳稳地站在他的身后毫无声息,像个索命的幽灵一般,刺客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刺客顿时背后流下一道冷汗,这等身手,这样的判断,恐怕寻常的高手都不及,而且从一开始迟安屹就没有亮过武器,那刺客无法理解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会有这么高深的功夫,不禁令人惧怕。

刺客深知不是迟安屹的对手,当下最好的对策就是,逃。

黑衣刺客眼看迟安屹既不动手,也不后退,便以为得了机会,使出全身的气力向西边的暖阁飞身退去,迟安屹并没有追赶过去,依旧飘在屋脊上望着那刺客逃离的方向。片刻之后,一条黑影落在迟安屹的面前,像一只黑色的猫儿一般,身材轻盈得很。

乌鸦跟随迟安屹有九年的时间了,当年洛泽去蓬莱执行任务,铲除昆仑异己飞云堂的唐应年,唐应年当年暗地勾结缁衣门,险些使幽冥阁在蓬莱地界大受打击,依照幽冥阁的行事风格,有仇必报。当清理飞云堂的现场时,洛泽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中发现了乌鸦,那时乌鸦六岁,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洛泽。

洛泽笑了,他知道,这种眼神,天生的杀手,便送到了迟安屹掌管的枯藤,昆仑山的情报中枢。

乌鸦单膝跪地,虔诚地像个信徒,轻声道:“属下救驾来迟,请主人恕罪。”

乌鸦是迟安屹的影子,乌鸦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死亡的信使,他是身手极好的杀手,所到之处,只会留下冰冷的尸体。这次因为迟安屹派他出门送信,所以没有跟在他身边。

迟安屹抬手摸索着抚上乌鸦的头,一头利落的短发支棱着,明明只有十四岁,说话老成的像个古董,迟安屹平静的开口问道:“人呢?”

“自尽了。”乌鸦面无表情道。

迟安屹也没再多问,转身跃下屋脊,回到凉亭继续喝着他的药酒,依旧温热,唇角勾起一抹不明所意的微笑,心下想着,有些人还真是迫不及待了呢,或许平州是个好玩的去处。

昆仑山后山的风声大作,呼啸的寒风卷起地上的雪花,撞到了迟安屹的脸,微凉。长时间在室外使迟安屹的肺部有些钝痛,时刻提醒着他那日风鹤对他的威胁,那是强者的碾压,想到这里迟安屹仿佛要把一口银牙咬碎一般痛恨。

次日,风停雪霁,迟有轩下令,迟安屹秘密前往平州。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