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国破山河

作者:故渊wt 更新:2022-11-24 10:06:11

星历,夏朝,永昌三十二年,初雪。

夜幕降临,仿佛比平时天黑的要快,就好像是有人突然之间在天地之间遮下了一大块黑布,丝毫透不出任何光亮,漆黑的夜压抑阴森。天上有些许细碎的雪晶飘忽而下,下雪了啊……轩辕奕珲伸出手去接那些雪花的颗粒,转眼就融化在他的手掌。人是不是也是这样脆弱?转眼即逝呢?轩辕奕珲这样想着,转身进了自己的寝宫,四周并没有侍候的宫人,轩辕奕珲也不太在意,放下厚重的帘子,准备就寝。

突然间黑暗笼罩了整个房间,没有一丝光亮,他下意识地以为是风把蜡烛吹灭了,想喊平时照顾他起居的乐儿来重新把蜡烛燃起。可是他喊不出一点声音,轩辕奕珲内心大声的呼喊,没有一点用处,还是死寂一片。

他就这样身处一片黑暗中,出不了声音,也听不到别人的声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轩辕奕珲心里千百个疑问缠绕,这时他听到黑暗中响起了一阵少年的笑声,还有......脚步声。他四下寻找,依然是没有任何人影,突然一个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轩辕奕珲转过头看到一个人站在他身后,心跳猛地加快了速度,他竟然毫无知觉,有人站在他的背后。

那人穿着银白色的占星袍,明显是个未成年的少年,手里扶着占星杖,雪白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像个未经尘世的婴儿,瞳孔的颜色是非常浅的琥珀色,近乎透明。轩辕奕珲看着这个少年,依旧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想问他是谁,却是没有办法的。突然间,轩辕奕珲觉得这雪白的头发和琥珀色的眼睛,眉眼之间,月姬的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这个少年......是星氏一族的人。

星氏占星一族自月姬死后,群龙无首,但此时此刻眼前这个少年却扶着象征着星氏至高无上神权的星杖,这个人到底是谁,轩辕奕珲却是从未见过。

那人嘴角勾起一抹笑,看不出任何感情,随即打了个响指,笑着问到“你是不是想问我,我是谁?为什么来这?”“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这”轩辕奕珲发现自己又能发出声音了,那人一步一步走近轩辕奕珲,那个少年温柔的笑着,盯着他的眼睛说:“星河,我叫星河。”

轩辕奕珲的内心充满了波涛汹涌的疑问,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内心生起一阵阵寒意,这个人,虽然是笑着,可是光是看到他的眼睛就很寒冷,出于本能的,轩辕奕珲往后退了几步,星河却跟着向前走近几步。继续说道:“您是轩辕氏的希望,逃不掉的。”

星河缓缓地举起手,抚摸着轩辕奕珲的脸,然后由轩辕奕珲的脸颊绕向后颈,轩辕奕珲想逃离这样的危险,但发现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星河轻声念起咒语,细碎的白光在指尖泛起,犹如刻刀的光芒凛冽,轩辕奕珲只觉得脖子后面像被刀割,那种痛,深入骨髓,犹如魔鬼撕裂灵魂的痛苦,一片片,一刀刀,他想逃跑,想大喊,他不知道这种酷刑要忍受多久,不如一刀杀了他来的痛快,好像过去了无数个生死轮回,轩辕奕珲在将要痛的晕过去的那一瞬间,他隐约听到星河那似乎夹杂着风雪的笑语:“愿您早日归来,王”

当轩辕奕珲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积雪已厚。他从地上爬起来,只是觉得脖子后面像针扎一样的疼,那个人到底是谁......好像忘记了他的样子呢。这时有人一脚踹开了他寝宫的大门,裹挟着风和雪,气温骤然降低了许多。来人正是他的大哥,轩辕颂野的脸上溅了许多血,大雪落在他的发上,混着血迹胡乱的粘连在平日里温和如水的脸上,血腥味顿时充满了整间屋子,那是人的血,还散发着温热的气味,有种难闻的腥气又刺鼻。而轩辕颂野的银霜剑的寒光:也是流淌着血珠子。他的大哥,眼神里满是杀气,血红着双眼瞪着火红的天光,平日里沉稳可亲温和如玉的大哥……吗?

轩辕奕珲有些缓不过神来,问道:“大哥,怎么回事!?”轩辕颂野见他这个平日里安静懂事的弟弟还呆楞在那里,突然间有些心疼,他才六岁,要怎么接受灭国的事实,外面有叛军嚣张的嘶吼时间紧迫,叛贼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轩辕颂野一把拉起轩辕奕珲大步向外走去……

大雪依旧在下,鹅毛大的雪片顺着扎人的风,吹的轩辕奕珲的眼睛有点痛,快要睁不开了。可是他仍然是倔强的睁着眼,仿佛多看一眼,全部收入眼底,就少一眼。轩辕颂野一遍快步走着,一边几乎用喊的跟轩辕奕珲说话,道:“我的傻弟弟啊,我们的国家被人偷走了,马上就要没有了,一会带你去给母亲告别,那之后你就从我以前带你去过的桑梓宫后面的宫墙那里的狗洞逃走,如果我们胜了,我们会把你找回来,如果……算了,永远也不要回来!”

“大哥……,我不走,我是轩辕血脉的传人,我体内流着轩辕大帝的热血,我可以一战,就算死,我要做国家的英灵。”轩辕奕珲焦急的说到。

“傻弟弟啊,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你身上流着轩辕氏伟大的血,你的死不是这么廉价的,好好活下去,你的身份至高无上,永远记住,你是轩辕氏伟大的王。难道你希望百年以后,让轩辕这个姓氏消失在九州大陆,令天下人耻笑轩辕氏无好男儿吗”轩辕颂野咬着牙吼道。

“可是……”轩辕奕珲的泪水落下来了,……他不敢想象和自己的父皇和母后分开,他还接受不了他的家族就要灭亡,他的父王和母妃要死了,他的哥哥们也要死了,平时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乐儿也要死了,,想到这里,他哽咽着,抹了一把鼻涕“可是,我不想让你们死啊……,我不想离开,我要父皇,母后。我要哥哥们……”

轩辕颂野听到此处,顿了一下,嗓音有些哽咽“乖,像个男人一样,没有我们……不,没有了谁,你也要活下去,像一条狼一样,活下去。”

“走吧。没有时间了。”轩辕颂野拉着轩辕奕珲疾跑着向郡琅宫,整个王宫最悲凉的地方,他们的母亲的住处……郡琅宫却并没有他们的母亲琉谙的身影。平日里那个神智不清,疯疯癫癫,唯独相貌倾国倾城的女人,在这混乱的情况下,到底去了哪里。万一遇上叛贼。……后果不堪设想。

或许这一去,便是永别。或许,永远也不能再踏上这块土地。一路上,反贼不断,从长生殿到桑梓宫的路并不远。,可是他们却举步难行,叛贼像潮水一样一个接一个压上来,轩辕颂野只好挥剑砍杀,锋利的剑刃划过敌人的喉管,散落在地上,飞溅到身上,让人觉得那是致命的毒药,滚烫,刺痛,不可触及。轩辕奕珲跟在轩辕颂野身后踏过染血的地面,偶尔不小心踩到死人的手臂和小腿,那些在死前没有来得及阖上的眼珠,跟死鱼一样向外翻着,看得人一阵恶寒。

桑梓宫的门口上,一个女人光着脚坐在门前的台阶上,青丝流转,一身素衣,身姿曼妙,惹人一阵阵心疼,好像与天地之间的大雪融为一体,单薄的身体在寒风中好像随时被吹断一样。

是轩辕奕珲和轩辕颂野的母亲,琉谙,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平日里疯癫的迹象,此时的她,眼神清明,温柔的脸庞,从未辜负夏朝第一美人的名号,她真的是很美,即使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岁月好像忘记了她一样,在她脸上没有任何痕迹。她温柔的笑着,这漫天的大雪也融化在她的笑容里。

琉谙由于太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一时竟忘记了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只是流下两行珠泪,她摸着轩辕奕珲和轩辕颂野着粘着血的脸,纤细的指尖有些颤抖,喃喃的说道:“你们都长大了啊”琉谙此生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或许说她从来不曾疯癫。

“珲,,,,走吧,孩子,再也不要回来,你只要记住,你的姓氏。我爱你,孩子”琉谙揉揉轩辕奕珲的头发,在他额头上轻轻的留下一个轻轻的吻,像羽毛般柔软。然后她又转过头去看着轩辕颂野,“野儿,不要怪我,你可有怨言?”轩辕颂野微微一笑,掐了掐轩辕奕珲的脸蛋,使劲的把轩辕奕珲推向了那宫墙留下的唯一的生的洞口,然后利落的把那扇门锁住。

而无论轩辕奕珲怎么哭喊……她的母妃和哥哥再也回不来了,他用力的捶打那扇破旧的矮小的门,直到手掌没有了知觉,渗出丝丝鲜血,从门缝里看去,他的大哥轩辕颂野小心的搀扶着琉谙向银华殿走去,一直没有回过头。大雪依旧在下着,转眼就淹没了他们去时的痕迹,果然,要死也要和那个男人死在一起吗?

轩辕奕珲突然有种脱力的感觉,他什么都没有了,真的,所有人,都没有了,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妄想,他的母亲琉谙跟他一起逃走,逃离这个令人憎恨的宫殿,但是琉谙已经做出了选择。

轩辕奕珲不敢大声的哭,怕招来叛贼的追兵,眼泪止不住的在往下掉,因为天冷鼻涕也跟着流了下来,他快冻僵了,轩辕奕珲听到叛军的脚步声,这才警觉起来,咬着牙,心一横,站起来向城外跑去,他奋力的在雪地里狂奔,他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脚下绊了一跤,磕在了石头上,嘴里一阵血腥,吐出一颗牙齿,他已经感觉不到痛处,他慢慢的回头看了一眼,王城的方向化成了一片火海,雪渐渐的下大了,黑色的夜空笼罩,白色的雪还在不断地覆盖,刺目的红肆意的燃烧。大片大片的雪花飘在轩辕奕珲的脸上,眼睫上,他眼睁睁的看着他曾经的家,就那么燃烧成了灰,大概,这天地间再也没有人与他轩辕奕珲有瓜葛了。

轩辕奕珲在没膝的雪地上艰难的行走,经过刚才大半夜的逃亡,六岁的轩辕奕珲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体力随着脚步向前渐渐地流失,轩辕奕珲的腿已经冻僵了,心脏也要冻裂了,他甚至觉得下一刻就会口吐鲜血冻死在这寒冷的天地里,他再也没有力气了,终于,一头扎在了一棵老树旁,视线模糊到极限了,轩辕奕珲闭上眼睛,心里恐惧无比,但是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死,现在还不能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