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星变

作者:故渊wt 更新:2022-11-24 10:06:11

是个多么晴好的夜晚啊,夜空中会漂浮着几朵白色的轻云,如一层素纱拂过星海,偶尔飘忽不定遮住西方的紫微星,月西沉,星移,是云动。除了这偌大的王城灯火通明,维持着这几百年来夜不闭户亮如白昼的不夜天,可是出了这王城的高高围墙,万家灯火仿佛被吹熄的蜡烛,刷的暗了下来,黑暗便如暗涌般袭来,大片大片的压向这座古老的王城,卫城。

今夜......天黑的,让人有些心悸啊。月姬这样想着,银华殿的宴会还在继续,歌声婉转,舞蹈轻盈,丝竹悦耳,美酒醉人,银华殿一派歌舞升平,因为今日是平章帝最宠爱的儿子轩辕珲六岁的生日,整个王城为了那个谜一样的孩子而庆贺。

夏朝重占星卜算之术,国民非常信任星象能昭示着未来的命运。所以,在夏朝占星师的地位崇高,作为帝国除了皇帝最高地位的祭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耀,月姬掌管着为皇家效命的司月鉴,月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占星卜卦未来预知祈福保佑帝国安定和平,是她星氏一族历朝历代不可推卸的职责。

月姬像往常一样,来到占星台的大门口,伸出双手推开那扇古旧的门扉,厚重而又神秘,门扇上的星图崭新如初,只有那高高的青玉岩门槛被磨损出一个凹陷的圆弧,不知道多少代的祭司踏过这道门槛。

月姬缓缓地踏上一级又一级古老的台阶,经过300多年时间的雕琢,占星台3100级台阶早就没有了当初建造时的棱角,就连墙壁上的缝隙里,也藏匿着被人遗忘的藓类。幽暗的通道里死一样的寂静,只听得见月姬头上步摇的珠子碰撞的声音和她踏过台阶的脚步声,墙上的火焰忽明忽暗,据说那长明灯的燃料是可以燃烧千年的人鱼泪制成,但是没有谁真正的见证过,即使这繁华强盛的夏朝,也只存在了324年,对于浩瀚的历史,只不过是一小段的插曲。

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月姬长舒了一口气,从高耸入云的占星台向下望去,只看得见银华殿模糊的一团光晕,由于整个王城的地势原本就高于城外的地面,而占星台建在王城里地势最高视野最开阔的地方,高约几十丈,使得占星台的视野下可以俯瞰整个王城,上可以观星览月。

月姬抬头望向浩瀚的天空,星空大部分被黑色的雾气笼罩着,根本看不见几颗星,好在那曾经人人惧怕的象征着灾祸的星---辄语依旧安安静静的挂在西方向下玄煞的宫位,并无异动,似亮非亮好像随时会消失陨落一样。

而主统治的紫微星耀眼,星光大盛,即使在视野不太好的今日也依旧在正空中闪耀。只是......这星象,好像,月姬觉得她之前见过,好像是上个月吧......又可能是巧合吧。星的位置每天都在变,就像人的命数,永远不知道前方是什么。一年中或许,有几次相像也并非不可能。

疑惑和不解占据了月姬的心,但是由于查看穹顶的星轨图运转正常,也没有任何异样,所以也就放弃了种种猜疑。

月姬不得不承认,当年顶着巨大的压力接下星氏祭司的重任,她不敢出现丝毫的错误,唯一的不足,就是月姬的灵力不够纯净,不够强。但是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在没有退路了。

月姬将占星杖横放在身前,恭恭敬敬的朝西方的天空虔诚的拜了三拜,星氏一族始终认为月出西方,是月神诞生之处,星氏一族之所以拥有观星占卜的灵力,全靠月神赐予灵力,所以星族将月神供奉为中央大陆最高的神明。

月姬转身离去的时候心底里仍在思索一个问题,近一个月来的星象,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这是她作为大祭司以来从来未见到过的星象......内心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厚。

月姬边走边思考,心里突然一震,糟了!轮回!只有这种可能!怎么会!月姬转身跑回了占星台,占星台巨大的穹镜上的星轨依旧严密排列,缓缓地运行着,但是天象轮回,再翻看星历记载,一个月前的今天的星象,确实与现在一模一样。怎么可能......

“如果说一直在重复,那不可能因为每天都是不一样的,而且上个月这个时候……那么星象错了?”月姬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却怎么也想不出到底怎么回事,星氏一族,从来没出过错,也不会错,月姬疯狂的扑到旁边的架子旁翻看着几百年来留下的古籍。却是没有一点发现。但是这种异常的天象,绝对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当她翻遍了所有的古籍之后,不禁有些脱力,月姬是个精致的女人,但是在大半夜的高度紧张以及毫无头绪之后,倦容很深。不由得靠着书架缓缓的滑坐下来,这在平时是绝对不允许的,因为帝国的大祭司,要有威严,神的使者。月姬看着这偌大的占星台,只有她一个人,现在她毫无头绪,她仿佛听到了星族历代先祖的微微叹息。如果此次不能化解危机,那么……星氏必会受到牵连。

这么想着,突然月姬发现,占星镜的四周有点滴的微光。立刻站了起来走到镜子面前,凑的更近些一丝不苟的观察着。可能……她伸手掐诀,念动咒语,:“上古天尊,月神天降,星排布,遮云雾退。污秽之物,散!”镜子上,出现了另一番景象:紫薇星碎裂,成点点的星光,四散周围,而辄语依旧似落非落,闪着微光。但是,煞星尧圭还差一毫夺正位!迟了,已经迟了,灭国之象……这天下,不出意外,怕是迟了。

悲天幻象!

一种上古的幻术,能靠人力制造巨大的错觉空间,使人难以走出来,在这个空间里,可以受施术者自我意识创造所需的一切。究竟是什么人,能够以如此强大的灵力,维持一个月的幻象!

月姬彻底的绝望了。

月姬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此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个失了魂的木偶。

“呵呵呵哈哈哈哈,”月姬突然之间笑了起来,“早晚的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啊哈哈哈”然后又哭了,脸上的妆容被泪水晕湿,显得很脏,头上的发钗已经歪的不成样子。等月姬不哭也不笑了,像是决定了什么,整了整她那褶皱的占星袍,面向正西方。用牙齿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地上写了起来。等写完那几个字,拿起自己的占星杖,猛的刺向自己的心脏,她笑了,看着书架背后珠帘后的白色身影说道“呵呵,原来是你啊……”

这时星河缓缓的走了出来,带着一脸的笑意,但那笑是冷的,有些瘆人,常年的地下生活使他的皮肤白的有些苍白。他穿着占星师的衣服,银白色的长袍像是量身定做,暗金色的线埋在绸缎里,织成星月的样式,脖子上还带着锁链,只是链子断了,长度只到他锁骨的位置,看起来格外的怪异。

星河缓缓的走到月姬面前,像个从地府爬出来的野鬼,一步一步,接着蹲了下来,看着月姬的眼睛,呵呵的笑了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齿,还是那个十几岁天真的少年,他伸手帮月姬把扎在胸口的占星杖向前推了几寸,“您就放心的去死吧……我的母亲,星言大人。”

月姬因疼痛不已,脸变得有些扭曲。嘴唇也因失血过多变得发白,有些颤抖着回答:“你…果然,还是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星沉又笑了,“哎呀我的母亲啊,你当真是掌权太久,有些痴愚了啊……是什么?蒙蔽了你观星的心性?让你看不见真相?仅仅这么一个小把戏,你居然然需要月余时间,”

月姬生生的呕出一大口血,喘着气说道,“星河......不该出生,你本不该啊……”

月姬说到这里。星河的眸子暗了下来,阴狠的说到:“可是,我现在活着。”说完一把把星杖贯穿月姬的胸膛,月姬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发不出任何声音,星河将月姬胸前的占星杖向前刺了几分,语气轻松地说:“最高祭司的位置,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哈哈......”

月姬终于再也没有任何力气倒了下去,临死之前,死不瞑目的白色的瞳仁里映照著星河光着的双脚,脚腕上,是她亲手锁上去的寒铁枷锁,现在只留下断开的链子。

月姬身边淌出的血犹如那漆黑的夜的雾气,弥漫开来,星河念动咒语,轻抚地上月姬加持咒语写下的字迹:“星沈异变,天下乱,祸国相。辄语隐,不祥。”当他抚过瞬间那字迹消失了,他做完这一切后似乎很开心似的,哼着歌消失在占星台的狭长通道之中。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