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挨打受罚

作者:陈鑫马也 更新:2022-11-23 09:50:04

陈泽被和敬公主禁足,除了贴身伺候的侍女,是连个活物也见不到。

是女名叫小英,从小便跟着色布腾从蒙古过来,跟在色布腾身边已经十多年了。

因为色布腾常被禁足,小英已经习以为常。

这是被禁足的第二天,小英前来通知陈泽,说和敬公主回来了,正在院中等候他过去。

陈泽跟着小英去往正院,小英这一路嘴巴就没闲着。

“听他们说,公主在宫中遇见了皇后娘娘,心情不大好,回来的路上就发了好一通脾气,怕是驸马又要遭罪了!”

看来这位公主的脾气也不大好啊,陈泽没什么反应,小英却以为他吓傻了。

“驸马,您也别太担心,公主之前已经打过您了,想必此次最多就是责骂您两句,不会如何的,这都是常有的事儿,您别太放在心上。”

常有的事……看来这位驸马爷过得不怎么舒心啊。

随着小英来了正院,和敬公主依旧一身华服,院中央摆了一把檀木椅子,和敬公主坐于椅上,正喝着茶。

“公主万安,驸马爷到了。”随着小英见礼,陈泽却立于庭院,毫无礼数。

小英被吓坏了,扯着陈泽的衣角,低声提醒道:“驸马,赶快给公主行礼啊……”

好男儿志在四方,怎么会为女人卑躬屈膝?陈泽心中不愿,自然没了动向。

在小英惊恐眼神下,和敬公主猛然将茶盏掷于陈泽脚下,滚烫的茶水和茶盏的碎片,溅碎了陈泽一身。

“你倒是能耐,见了本宫都不行礼了?”和敬公主极为嚣张,眼底怒火中烧。

陈泽皱了皱眉,却并未回应,和敬公主更加愤怒,一个眼色看向身旁的人。

只见两个家奴,手中拿着棍棒,从不远处走来,两人一边一个,猛然敲在陈泽的膝盖关节处。

陈泽的腿瞬间一软,直直的跪了下去。

“驸马,你这把软骨头,何时这么硬了?”和敬公主嗤笑,眼中全是嘲讽:“驸马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跟本宫抗议吗?”

陈泽虽面无表情,可明显身旁的小英吓坏了,她跪在地上,咚咚的磕着头,语气中带着惊恐和哽咽。

“还请公主饶命,驸马不是故意的,驸马只是太累了……请公主恕罪!”

“哼!”和敬公主冷哼一声,神情冷漠:“累?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也配谈累?”

看来在和敬公主的心里,色布腾是毫无地位可言啊。

看小英的状态就知道,这样的事情怕是平时经常发生。

固伦和敬公主是乾隆的富察皇后所生第三女,也是唯一嫡女,自然高傲非常。

从小又受父母宠爱,养就了娇生惯养的性子,色布腾又天性懦弱,便成就了此刻女强男弱的形式。

这样下去可不行,陈泽心中有了计较。

小英的额头都快磕破了,和敬公主却并未言语,只眯着眼睛打量着陈泽。

“你今天倒有些不一样。”

陈泽虽跪在那,但眼神坚定,像是一身傲骨。

这若搁在平时,色布腾早就求饶了,所以和敬公主才会惊奇。

陈泽知道,色布腾跟和敬公主从小相识,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但是和敬公主很瞧不上色布腾着懦弱的模样,所以儿时便处处刁难。

在和敬公主的心里,她想嫁的,是驰骋战场的大英雄。

并非是这种,软弱无能,胆小怕事,甚至还没女人能耐的男子。

所以随着二人的生长,和敬公主越发的讨厌色布腾,但新色布腾是乾隆爷为和敬公主细心挑选的女婿,自然不能变动。

所以这场政治联姻,最终还是如约举行。

好在乾隆爷心疼闺女,并未放闺女与色布腾北上,两人如今居住京中。

和敬公主时时入宫,深受乾隆爷喜爱,尤其是在富察皇后去世后。

乾隆爷几乎将自己对富察皇后的思念,全都寄托在了和敬公主的身上。

因此公主与色布腾的闺房之事,乾隆爷自然不会过问,更加不会为色布腾做主。

色布腾就这样,成了整个大清朝最委屈的驸马爷。

但那是以前的色布腾,陈泽虽不知史记上所记,到底是真是假。

但如今,陈泽既然顶替了色布腾,就会让他与实际上别无二样。

“公主,您若是消了气,我就先回去了。”陈泽起身,因膝盖挨了打,陈泽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他努力的站直身子,只悠悠地看了和敬公主一眼,便转身离去。

和敬公主尤为震惊,一时间就没了反应,小英见状,也连忙从地上爬起,追随陈泽而去。

没人叫住,他们也是小英没想到的,小英面上的笑容加大,显然高兴极了。

“驸马爷今日怎么如此大胆?竟然敢当面顶撞公主了!?”

“若一味迁就,只会让他愈加放肆罢了。”陈泽目视前方:“我再怎么说也是驸马爷,他总不能把我当条狗似的,非打即骂吧?”

小英脸上的神情更加惊喜,他甚至高兴的从地上跳起来。

“驸马爷你终于想通了!你终于肯反抗了!”

看来色布腾的软弱,导致他身边的奴才侍女们,都跟着受苦。

小英被打压惯了,主子愿意反抗,她当然兴奋。

“好了,公主打压我惯了,我突然反抗,他怕是不习惯,日子也未必好过。”

前路漫漫,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不过好在刚才和敬公主叫人打了陈泽的膝盖,那一刻陈泽的怒火中烧,怒气值已然达到100%。

系统奖励了陈泽一块粒药丸,说是力大无穷药。

吃了此药,可在一天内获取强大的力量,无人能敌。

陈泽觉得,此药兴许能派上用场。

“对了小英,公主将我禁足,我无法上朝,皇上没有过问吗?”

此时的色布腾,已经被乾隆爷封为辅国公,任军机大臣位。

因色布腾出身蒙古,大多蒙古将领,勇猛异常,故而这些日子匈奴叛乱,扰乱边境,乾隆爷便想用色布腾为主将,前往平定,可却被色布腾拒绝。

这才致使和敬公主恼怒,有了后面的事儿。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