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差生(下)

作者:小九言 更新:2022-11-22 10:33:59

倒下床就打算睡,却感觉硬邦邦的东西很是硌骨,他打开灯,昏暗的灯光下,电丝忽闪忽暗,炜华被身旁的一团黑色吓得猛地从床上跳起,是......是妻子......的尸体,她的双眼被两支笔戳穿,黑红色的血液缓缓流出,脸上不知被什么东西剜了三个大洞,胸口插了一支圆规,左腿欲断未断,森森白骨露出,断口处血肉模糊,表情扭曲,舌头被活生生的扯断,断舌紧紧捏在手心,腐烂的尸肉还有恶心的虫子在蠕动......

这画面似曾相识,梦!对!是那场梦!这和那晚梦中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恐惧如蝼蚁遍布全身,他的身体酥软地瘫倒在地。

警察来巡,两个人一个吓得要走,另一个看的要吐,纷纷逃离现场,说明天再找人处理这尸体。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死相,恐怖又恶心。

炜华只好睡在客厅,浓浓的尸臭味弥散在整个房间,即使带上门,也依然能闻到这血腥的腐臭,令人作呕。幸亏儿子在托儿所,不然炜华更加焦头烂额。

静的出奇的夜,耳畔传来秒针转动的声音,但却如针扎刺入炜华的耳膜,心不断的乱跳,忐忑和不安使他的神经紧绷,背脊冰寒刺骨,颈脖处好似有人在吹凉气,诡异中的谧静透着阴森。

倏地,只听门芯清脆的响声,炜华反射性的弹起,心中一惊,不安地呆住,不敢再靠近卧房。

门轻轻推开,但四周没有人,漆黑一片,沉静无风,一切都弥漫着诡异得令人窒息的气氛,门开的吱呀声,让炜华的心猛地一揪,突然惊起。他打开客厅的灯,灯光勉强能够照到卧房的光线。他颤颤巍巍的移向卧房,但却在拐角处就惊惶停下,心跳仿佛漏掉半拍。

‘’咯咯~‘’一阵少女银铃般的欢笑声,但在这种气氛下都是诡异得让人心寒惊慌,门内传来沉重的一声闷响,他心中虽有芥蒂,但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

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女尸居然开始动了,爬下床沿,张大嘴巴,没有舌头的嘴,鲜血如瀑布般涌下,狂流不止,戳穿眼珠的双目直直的望向炜华,浓重的尸臭味让人捂鼻都想作呕,残断的腿摇摇欲坠,欲断未断,惨白带有鲜血的双手向炜华的方向爬去,一路血迹清晰可见。

他惊慌不已,由于过于害怕脸色惨白,虽害怕,但他的第一反应还是逃命。他飞奔门外,关上门,颤抖着紧锁。他的腿因过度惊慌而瘫软,面如死灰。

‘’咚咚——”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声音越来越响。

冷汗冒出,他的心随之颤动,他不敢回头看,只能拼命的往前爬,表情已经扭曲到极致,心也害怕到极点。

他好不容易连滚带爬跑到大门边,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他惊恐的扭头,卧房的门已经被敲打开了一条缝,如今比之前敲得更加猛烈。

没办法,他只能用身体将门撞开。就在他撞门停顿的那一霎,他隐约听到一阵诡异的怪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之声让他不禁汗毛竖起,更加强了他要逃命的心思。

卧房的门剧烈的震动着。突然,声音戛然而止,这一刹的镇静,让朱炜华的心猛的一收,冷汗不止。那具腐烂的尸体好似有着无穷的力量,在这沉浸的片刻,竟用凹凸不平的头硬生生将门撞破一个大窟窿,坚硬的大门对她来说就好似一张纸轻易地就可以撕开,慢慢的,整个身子将门撑开,从里钻出,向炜华爬去,口中的鲜血沿路洒下,一路爬来都是血色红印。

他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却又无处可逃,慌乱失神。冰凉的双手抓住他的脚踝,面目不堪直勾勾地望着他,嘴角撤出一抹阴险的笑,血不断的溢出。

他裆下一热,猛的惊起。原来只是一场噩梦,这场噩梦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可怕阴影。当他下沙发后,心头有泛起了惊慌和不疑。

从大门至卧房的一路都有着清晰可见的血迹,卧门紧锁,传来浓浓的腐臭味,终于熬到天亮。陈玉红的尸体被监察局拖走,他们一路呕吐一路抱怨,让炜华羞愧难当。

现在回想起来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小心翼翼地带上卧房的门,手机铃声响起,那一刻,他着实吓了一跳,一阵后怕。

喂?

“你是朱晨的家长吗?我是他的老师,请你现在到医院来一趟。”

他不禁有些担心和着急,满头大汗的往医院赶。

朱晨这孩子上课突然口吐白沫,摇头晃脑像快断气一样,咿咿呀呀说不出话。说来也巧,那时妻女尸追着炜华满房跑,老师发了好多条信息都没有看到,医生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各项检查都测过,一切正常。炜华心中有些后怕,不知是不是老人说的鬼上身。

越想越不安,很有可能是家中的风水不好,也许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总觉得这一连串的事都过于蹊跷,诡异得让人心里奓毛,怀疑是闹鬼,于是花了几千块钱请了个大师。

大师托着罗盘在房间转了转,嘴里不知在嘀咕什么,好似与人说话,又似自言自语。突然,他惊恐的望着炜华,甩手就往外跑。昏暗的灯光下,炜华的身后出现了两条长长的影子......

三年前,他是初一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特别厌恶一个女生——谢雨欣,全班数学成绩最差的人。炜华本来就比较重男轻女,又是个见风使舵的人,他的班级是教师子女的尖子班,而这个女生就一直在拖班级的后腿,沦为同事嘲笑他的话柄,所以他总是故意找茬。

有一次发校服,他故意将大家不要的大码分给她,宽大得实在不适,可他偏偏颠倒黑白,不仅不换,还诬赖她将校服摸坏,后来女孩的母亲去理论,他竟将母女二人赶了出来,为此女孩差点被迫停学。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