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没有补偿是不可能的

作者:虞莜莜 更新:2022-11-22 10:08:42

夏欢颜攥紧手里玉质的观音吊坠,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就在她前脚离开酒店上了出租车离去,后脚一个长相彪悍的男人就酒店的电梯里走了出来,直奔服务台。

此人正是昨晚搭救夏欢颜的那个温柔男人的司机斌哥。

“3208那位小姐呢?”

“您说的是夏小姐吧?她几分钟前就退房离开了,请问您找他是有什么事吗?”

“她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或者落下什么东西在房间里?”

“您说是一块拇指大小的玉观音贵挂坠吧?夏小姐确实是落在房间里了,不过我们的工作人员发现了,然后还给她了。”

“你是说她把那东西带走了?”

“是的,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算了,没事了。”

斌哥郁闷的摆了摆手,迅速离开,乘坐电梯来到了负二楼的地下停车场。

来到一辆豪车旁,打开驾驶室的钻了进去。

“斌哥,东西找到了吗?”还不等他关门,一个温柔的磁性声音就从后排响起。

“少爷,东西被昨晚那个女人带走了。”

“被她带走了?那可怎么办呀?那东西不能丢。”

一向温文尔雅,慢条斯理的温柔男人攥起拳头,右手背上一个白色创口贴扎眼无比,脸上显出一丝焦急。

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的斌哥瞪大了眼睛。

在他印象里,作为秦氏集团的执行总裁,集团唯一继承人的秦绍,从来就是个淡定到变态的优雅男人。

他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只有一个表情,笑。

淡定,优雅,暖人心扉的微笑,极少数时候被人挑战了自己的底线也只是收起笑容,表情平淡,从来不曾,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其他的表情。

更遑论是焦急这种让人觉得极不成熟,毛毛躁躁的表情,显然被夏欢颜带走的玉观音对他来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少爷,您别着急。东西肯定能找回来的,我记得她身份证上的户籍地址。”

斌哥冷酷的脸上拼命的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

“真的吗?”

看到秦绍脸上那一丝不确定,斌哥重重的点头,“放心吧,少爷,包在我身上,我保证绝对给您把东西拿回来。”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尽快找到,必要的时候花点钱也无所谓。”秦绍舒了一口气,招牌式的温暖笑容重现出现,“到时候,我给你包个大红包。现在先送我去公司吧。”

回到出租屋的夏欢颜并不知道他离开酒店后发生的事,在小区门口简单吃了点东西,算着时间去银行把昨晚赚来的钱转进福利院的户头,刚准备回出租屋补个觉,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一边走出银行,她一边小心翼翼的接起了电话。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不确定是不是之前某个被她戏耍过的客人来找自己麻烦的,比如昨晚那个陈哥。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

“夏小姐您好,我是刘斌,昨晚我们见过,在车上。”

刚开始听说对方是叫刘斌,夏欢颜还在想这家伙到底是谁呢,听到说昨晚在车上见过,她猛的就想起了那个长相彪悍的短发司机。

没记错,那个伪君子称呼司机的时候就是叫的“斌哥”,应该是同一个人。

“我记得你,也知道你要找我干嘛。不过我不跟你谈,有什么事让你家少爷一个人来找我。”

斌哥长得那么彪悍,肯定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

跟这种人能谈出个什么名堂?

要是到时候谈不拢,这家伙来硬的,自己连反抗的勇气怕都生不起来。

相对来说还是那个伪君子好一点,虽然人面兽心,但至少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谈不拢自己跑路的机会也要大的多。

“夏小姐,这件事少爷已经全权交给我来办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满足的我一定尽量满足,至于我家少爷,他工作忙,怕是没空。”

“既然他没空那就算了,我看这玉观音也就那样,丑死了,不如我把它砸了,就当是听个响了。”

夏欢颜要是还看不出手里玉观音的重要性,她就是傻子了。

这种时候不拿捏一下对方,让对方乖乖的顺着自己的计划走,那岂不是白费了对方那么费心费力的找她?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