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拜金女

作者:多金烦恼 更新:2022-11-21 13:33:24

网约对象竟然是自己的律师!

阮芫看着昨晚还和自己在酒店里热火朝天翻云覆雨的年下弟弟,今天换了一身行头正坐在对面翻看着自己的起诉书,阮芫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阮芫:“我上次约见的是谭平律师,为什么……”

“谭律师正在接待别的案件,先由我来跟您核对起诉书的具体事宜,后续还是会由谭律师来跟进。”阮芫话未说完却被对方头也不抬的直接打断。

半晌,男生抬起头来,视线移到阮芫脸上时明显顿了几秒,不过很快又恢复刚才的平静,语气淡淡的问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诉求吗?”

他英挺的眉骨下眼眶周围淡淡的青黑,以及白衬衫下脖颈处若隐若现指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阮芫,两人昨晚到底有多疯狂!

要不是阮芫在南市没有仇家,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整了,尴尬得简直想要立刻遁地。

阮芫下意识的捏了捏拳头调整了下坐姿,说话时尽量的避免跟他对视。相较于阮芫的局促对方倒显得十分的泰然自若!

离婚已经一年,阮芫的前夫赵立言,没有按照当初的离婚判决来分割财产,所以她至今没有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分钱。

“所以你的最终诉求是:法院按照离婚判决书条款,强制执行财产分割?”男人盯着内容看了半晌,突然问道。

阮芫声音低低的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他微妙的抬了抬唇角:“没有。”

……

从律所出来时阮芫特意看了一眼职工表,末尾一排的倒数第三张照片下用黑色马克笔写着:实习律师,贺余。

也是个奇才,竟然用真名约*。

阮芫腹议了一番,拿出手机删掉了陌陌,心中一阵懊恼,虽然她不常约,但仅凭直觉,网约对象参与现实生活可不是什么好事。

办公群里正在讨论着公司被收购转型的事,翻了一圈没有工作安排,阮芫向组长请了一天的假,上车方向一转朝着高速出城而去。

…………

王舒华半年多没见女儿,今天见她突然一个人回来,心中便已猜到了三分缘由。果然吃饭时阮芫把离婚的事说了出来。

王舒华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女儿从小就十分有主见,从来没让自己操过心,有时候却又过于认死理,可是生活并不是非黑即白,太过于钻牛角尖的人,势必会比常人活得辛苦!

阮芫看着母亲脸上从鼻梁蔓延到嘴角横跨半张脸的的刀疤,心被深深刺痛。

在阮芫的早期的记忆中,母亲虽性格强势但父亲性格温和,生活也算和谐,直到父亲到老家将奶奶接过来一起生活……

老太太不满母亲没能给家里生个传香火的男孩,常常在母亲上班时躲在房间里哭,不肯吃饭也不愿出门,只一个劲责骂父亲的不孝,没能给家里留后,让她活着抬不起头做人,死了也没脸见死去的列祖列宗……

父亲默默的跪在门前听着她声嘶力竭的咒骂,每骂一句父亲的头便埋得更低,好像这样便能赎回他的罪业一般。

年幼的阮芫能感觉到,那段时间父母的争吵明显变多了,终于在一次父亲和族内堂兄弟喝酒后爆发了!

他满脸通红步履虚浮的跑进厨房,捡起那把刚刚剁完鸡肉的菜刀,冲到卧室砍向了熟睡中的母亲!

一瞬间鲜血喷溅,大半的床都染得殷红,和母亲同床的阮芫至今都还记得鲜血渗入自己头皮后背时的感觉,温热而黏湿……

曾经她以为自己看透了父母失败婚姻本质,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再重蹈母亲的覆辙,所以当初不顾母亲的反对坚持要嫁给赵立言,她觉得有所图的婚姻一定会比只求爱的婚姻更牢固。

可事实却是,哪怕是不求爱的婚姻也同样不会幸福长久。

她不愿意在家相夫教子做全职太太,所以必定不会博得公婆的欢心,再者赵立言花名在外,那些莺莺燕燕让她实在无力承受。

他们本不是一路人,畸形的婚姻关系里她不像妻子,更像是他豢养的众多金丝雀中的其中一只,一样的用来观赏和玩弄。

一顿饭两人各怀心事,没吃几口王舒华就放下了碗筷,语气淡淡的说道:“既然婚都离了那也别想太多,暂时也别告诉你爸那边,省得李兰又在哪幸灾乐祸。”

李兰是阮芫父亲的现任妻子,是父亲在和母亲离婚期间认识的,母亲将二人能成功离婚怪罪于她的过早插足。

阮芫默默的收拾完碗筷,又给谭平律师发了条消息,半天也没有等到回复。倒是父亲那边的亲戚不知怎么知道她回江城了,一连接了好几通电话都是邀请她到家里去玩。

早年父母离婚时她跟着母亲搬离阮家,这些亲戚间就不怎么来往,后来她结婚了以后顷刻间便又热情了起来,个中缘由太过于昭然若揭。

阮芫懒得应付,索性关了手机用平板登录微信。

赵立言一连发了十几条微信质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末了恶狠狠的丢下一句:“明天12点前我要见到你的人!”

自从离婚后两人的交流只有微信的只言片语,不知道是那个小妖精没伺候好又惹得他到处发疯。

阮芫在纠结要不要回复他的时候,微信里突然弹出一条好友申请,点进去一看,验证消息里赫然列着两个字:“贺余”!

阮芫心“咯噔”了一下,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本来想点拒绝的,可手指绕了半圈还是鬼使神差的点了同意。

从今天在律所碰面开始,阮芫就没来由的有点忌惮他。也对,毕竟约p对象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还掌握了自己那么多信息,想想还是足够后怕的。

验证刚一通过立刻弹了条信息过来:“陌陌怎么不回消息?”

阮芫:“卸载了。”

只一秒钟对话框里就回复了:“你在害怕。”

阮芫觉得很可笑,你用真名约p都不怕,我怕什么!可也没心情跟他掰扯,冷冷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的回复便弹了过来:“再约一次!”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