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潦草的针线活,炽热的心

作者:薇澜_ 更新:2022-11-21 10:39:19

江炎看着小家伙腿部胎记,顿时眉头紧凑。

江北追问一句:“怎么了?”

江炎猛叹一口气:“居然活着。”

江北陷入疑惑,看着江炎出了房门,江北跟了出去。

向前追问一句:“爹,什么活着?”

见四下无人,江炎小声开口:“这丫头……是前朝公主。”

江北双眸一怔:“下唐?怎么可能,下唐亡了多年,或许是认错了呢?”

江炎摩挲指上扳指,长呼一口气:“怎么可能认错?下唐以蛊为名,唐翼喜得千金时,找朝中巫师来看。”

“脚踝处胎记让巫师大受震撼,说此女可撼动天地,唐翼龙颜大悦,将此胎记作为名画以做公示,为此大赦天下,狂欢三日。”

江北听后,缓缓开口:“所以此公示落入我朝,皇祖父趁下唐狂欢松懈之时,攻城略地,下唐就此灭国。”

江炎轻点头。

江北目瞪口呆,嘴里嘟囔:“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嘟囔之时,江北听见耳边剑出鞘的声音。

林海杀心已起,江北压低声音怒斥一声:“林海,你敢?”

林海紧皱眉头:“少爷,此女是前朝余孽留不得。”

江北双眸赤红:“下唐灭国之时,她尚在襁褓,毫无记忆,被人收养,苟延残喘保下一条命。”

“眼下遇见我们,本以为是美好的开始,可竟然是要来她命的,她才三岁啊,何来余孽二字可言,是我们对不起她啊。”

江炎轻抬头,望着寒风刺骨的天空:“何来对得起?何言对不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不过你说的对,她才三岁,未曾有记忆。”

林海听后甚是着急:“老爷,毕竟流着下唐的血,若是以后东窗事发呢?”

江炎冷笑一声:“她是我江炎的女儿,没有东窗事发,当日的下唐血洗一空,未有一人生还。”

林海听懂了江炎的意思,收起利刃。

江炎看着二人,勾唇一笑:“此事烂在心里,死了带进棺材里。”

江炎话落音,转头看向房内熟睡的江月,溢出老父亲的笑意:“还是很可爱的嘛,睡觉。”

江北看着江炎离开的身影,松了一口气。

林海轻声道一句:“对不起,少爷。”

江北轻摇头,转身入了房中,看着卧榻上熟睡的小家伙,心中生出心疼。

刚要起身,随手打翻了针线匣子。

江北轻抿嘴唇,随手拿起江月破烂的衣服。

映着昏暗的烛光,无处下手,堂堂江府四公子,如假包换的世子。

干这种女工的活?怎么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几番挣扎,江北紧握针头,到底还是穿过了第一针。

天亮鸡鸣,江北睁开朦胧的双眼,顿时,腰酸背痛传遍全身。

没错了,自己在破凳子上睡了一夜,手里还握着刚缝好的衣服。

展开定睛一看,好家伙,这什么?啊。这针针不相连,正在为难之时。

“北哥哥~”

江月奶音顿显,这一声让江北心口一紧,将缝的丑陋的衣服藏于身后。

江月疑惑,拖着身子跳下炕,奶里奶气:“哥哥藏的什么~为什么不给阿月看?”

江北轻咳一声,故作镇静:“没……没什么……”

江月歪着脑袋,疑惑询问:“那北哥哥结巴什么?~”

不等江北回过神,江月伸出小手夺过衣服:“阿月看看~”

江北手一滑,衣服被江月抢了去,慌乱难掩尴尬:“欸……不能看……”

江月展开衣服,奶音感叹:“哇~哥哥快看~阿月的衣服上没有破洞洞啦~”

“北哥哥补的嘛~是北哥哥给阿月补的嘛~”

江北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江月凑近一看,江北的手指上全是针眼。

小家伙并不知如何心疼人,只知道捧起江北的手轻吹几口气。

再抬眸看着江北,奶音询问:“哥哥~还疼不疼?”

江北被这一瞬间暖在心里,鬼使神差的摇摇头,嘴角微勾。

他觉得不自然,又瞬间收回。

为了不让自己更尴尬,江北帮江月穿好衣服。

不穿不知道,一穿吓一跳,这女工活简直丑到不可理喻。

江北看着江月,还未开口,江月眯眼一笑:“暖和~阿月喜欢,谢谢北哥哥~”

江北轻叹一口气:“等回府,便让小栗给你做几件新衣裳。”

江月皱着小眉头,追问一句:“小栗是何人?”

不等江北回答,江炎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这小栗是你北哥哥的贴身丫鬟,女工了得。”

话落音,江炎盯着江月的衣袍,强忍笑意:“啧啧啧啧……不知道老夫千金身上的女工,出自何人之手啊?”

江月丝毫没看出江炎的意思,那是一个骄傲,那是一个洋气,伸出小指对准江北,趾高气昂:“北哥哥补的,好看吧?”

江炎轻咳一声:“好看好看,也太好看了吧,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从未见过此等眉飞色舞的女工,果真是上上品。”

边说边是感叹:“不得了啊不得了,堂堂江府四公子,竟有如此天赋……”

不等话落音,江北忍无可忍开了口:“爹,有完没完?”

不等江炎住嘴,江月喜冲冲开口:“阿月要给林海哥哥去看~”

话尽踮起脚跑了出去。

房中剩下父子二人,江炎落座一旁,表情忽然严肃:“爹能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这个妹妹。”

江北抿一口水,暂时自己的心思,口是心非一句:“没有,您多想了,我只是看她可怜。”

江炎瞪眼开口:“呦,那你觉不觉得老夫也可怜?”

“老夫把鞋袜脱下来,你也帮老夫补上那么一补?老夫不嫌丑。”

江北深叹一口气,刚要回怼。

江炎摆摆手:“好了,老夫看在眼里,老夫只是欣慰,有生之年能看到你愿意亲近他人,也是无憾了。”

“你幼年时就与旁的孩童不同,御医说你患有自闭……”

江炎这些话,他都快听的耳朵起茧了。

江北倒吸一口凉气,打住江炎的话,压低声音:“爹,你南征北战的时候,可是以啰嗦击退敌军?”

江炎顿时脸红脖子粗,刚要咆哮。

门外传来江月,撕心裂肺的声音:“哥哥~”

江北反应迅速,起身冲了出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