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江北护犊子,罪罪清晰

作者:薇澜_ 更新:2022-11-21 10:39:19

“少爷……”

“少爷……”

林海的声音像极了救世主。

临近时,林海大喘息:“少爷……冰天雪地的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老爷到处找你呢。”

江北轻眨眼眸:“我怎么在这里,你这里没点数?”

林海可是看清了局面,连忙解释:“呀,险些忘记还要帮你这个小家伙挖红薯呢。”

说罢,挥剑而起,尘土飞扬,刀光剑影,红薯落地。

一顿操作下来,江北与小南月目瞪口呆。

顿时,小南月咬紧嘴唇,委屈巴巴,眼泪不停往下掉,拖着奶音:“都成两半啦~”

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红薯,林海一脸歉意:“啊?得挖整个得啊?”

江北气不打一处来,怒斥一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看小南月眼泪掉在脸颊,江北半蹲而下,温柔安慰:“别怕,有我在,我定不会让给你娘刁难你。”

此时的小南月像是信了邪,居然点点头。

再回村中,天色渐暗。

刘霞凶神恶煞的看着小南月,小家伙身子缩成一团。

刘霞阴阳怪气:“以为有人撑腰,老娘就不敢打你了?”

小南月一言不发,将头摇成拨浪鼓。

刘霞怒斥一声:“给老娘出来!!!”

说罢,就要伸手去拽小南月,江尘冷冷开口:“你敢?”

刘霞本就一肚子火,这下烧的更旺了:“有何不敢?别以为你是富家公子,就可以插手别人家的事。”

“真有种带她回府养啊。”

江尘轻眨眼眸,轻哼一声:“好啊。”

刘霞当即一震,江炎从屋中出来正好听见此话,欢喜一笑:“甚好甚好,老夫年过半百,唯一遗憾就是未有一女。”

“如今送上门来,老夫甚是欢喜呀。”

刘霞顿时急了:“这丫头片子,我可是养了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江炎听后,转头开口:“啊对对对,你功劳苦劳都有。”

“这些……够吗?”

话一落音,一袋银子扔在了刘霞怀中。

不等刘霞反应过来。

江炎脸色严肃:“你既然选择此道,那这些银子足够你日后衣食无忧。”

“可老夫希望你信守承诺,日后,便不要再提及此女,她与你再无半点关系。”

刘霞紧咬牙关,半响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罢了,江尘走近,声音极为冰冷:“她已是江府之女,所受之苦,应当如数归还。”

江尘步步紧逼刘霞,字字刚劲:“年仅三岁,虐其肉身,一罪。”

“幼灵受创,二罪。”

“明知故犯,三罪。”

“为公,天子脚下竟有人如此猖獗,无视王法,为私,她身为江府之女,遭人打骂,我为其兄,不杀你,难掩心头之恨。”

不等刘霞反应过来,刀已是架在了她脖子上。

她抬眸看着江北赤红的双眸,没错了,这一次,他来真的了。

刘霞拖着颤抖的声音:“公……公子……放过我吧……”

“我……我以后吃斋念佛,我……赎罪……”

利刃将要刺穿之时。

小南月张开双臂挡在刘霞身前,拖着哭腔:“哥哥……”

“放过我娘吧,她定是知晓错了,往后,她也见不到南月了~”

“她一个人,很可怜的~”

小家伙的话让江尘心头一软。

江炎走近,轻咳一声:“把剑收起来,她无视枉法是衙门该管的事,丫头受其虐待也是我们遇她之前的事。”

江北紧咬牙关,哼出一字:“爹……”

江炎夺过江北手中长剑:“爹什么爹。”

罢了,凑近耳边轻声叮嘱:“她死是小,不能给天子添乱,还有,你看看小丫头,她还能再看那些血呼啦次的场面吗?动不动就拔剑,会吓到孩子的。”

话落音,江炎双手背于身后,长呼一句:“老天有眼,风水轮流转,到时候别客气,往死里转。”

“丫头,来,到老夫这里来。”

小南月小跑扑向江炎,江炎半蹲而下,心疼的看着小家伙:“江府门庭甚小,可一日三餐不断口粮。”

“长辈健朗,四兄和你,老夫此生足矣,你可想好了?”

半响,小南月点点头,抬眸时眼泪已是浸湿脸蛋。

江炎会心一笑:“日后,你便是老夫的女儿,老夫为你更名江月。”

小南月兴奋的过了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林海轻声催促:“小姐,快喊爹呀。”

良久,小南月犹如爆发,哭腔喊出一声:“爹~”

声音凄惨,江炎的出现犹如一束光。

刘霞紧咬下唇,哼出一句:“你们会遭报应的。”

声音虽小可就这么不巧,让江北听见了。

江北侧头轻声一句:“死罪已逃,活罪难免,林海!”

“少爷。”

“通知衙门,细数刘霞罪行。”

刘霞瘫坐在地,慌的全身颤抖。

一天的折腾,可算是等到夜幕而来了。

江月掂着脚凑近江北,拖着奶音:“哥哥~”

罢了,展开小手,手掌中一块红薯。

江北轻眨眼眸,烛光下,侧脸更如刀刻般精致。

江月将红薯塞给江北:“刚刚南月看你没怎么吃饭~所以,南月就偷偷藏了一块~”

晚膳江北的确没吃多少,并非不可口,是很不适应,但是看着小家伙手中的红薯,江北心头感动瞬生而起。

接过小家伙手中的红薯,江北看着脏兮兮的江月开口:“哥哥帮你洗个脚脚,然后哄你睡觉好不好?”

这一温柔,可是让林海碰了个正着。

林海一脸不可思议:“少……少爷,要不我来吧。”

江北有些害羞,仍旧开口:“打盆热水来。”

林海端着水进了屋,小丫头因为长期挨饿,骨瘦如柴。

林海放下水,刚要离开,眉头一紧:“等等。”

林海看着小家伙腿部,迅速冲出了房门。

江北嘟囔一句:“火急火燎抽什么风。”

江北手背试了试水温,捧着小家伙的脚放在温水中,不知道是因为水温舒服,还是江月真的困了。

坐在小板凳上,晃晃悠悠睡着了。

刚安顿好,江炎就推门而入,江北一头雾水时,林海扒拉一下江月的腿,轻声:“老爷,你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