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你行你挖

作者:薇澜_ 更新:2022-11-21 10:39:19

“狗东西,管的有点宽……”

不等刘霞话落音,江北反手抽出林海腰间的剑,架在了刘霞脖颈上。

刘霞愣了片刻,壮着胆:“这是要杀我吗?这天子江山没枉法了?”

江北眼眸轻眨,声音冰冷:“枉法是约束人的,再敢有一字不敬,别怪刀剑无眼。”

刘霞心里认定了枉法,撒泼开腔:“无眼就无眼,吓唬我一妇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杀了我……”

不等刘霞话落音,只听见“撕拉”一声。

江北挥剑将刘霞的衣袖划破,刘霞顿时吓的瞪大眼睛。

回神一屁股坐地上,开始撒泼:“杀人啦……”

“杀人啦……有没有人管?”

一时间,村民涌出,刘霞见人多开始仗势,指着江北:“他要杀我。”

“他要杀我!!!”

村长看着撒泼的刘霞,一脸无奈:“快起来,不知道丢人的?”

“你不当泼妇,能激怒人公子?”

刘霞见村长都不帮自己,这冤屈声更大了。

村长转头看着江北,拱手开口:“公子切勿动怒,草民无须多问,定是刘霞的错。”

刘霞坐在地上肆意撒泼。

江炎走近,冲着江北,轻声嘟囔:“剑收起来,收起来……”

“在府中杀谁没人管你,但在外面还是要收敛点,毕竟这村落偏僻……偏僻……”

江炎话刚落音,刘霞整个人清醒,见好就收爬起身来。

见气没解,冲着小南月怒吼一声:“你杵在那里等死吗?”

“红薯挖完了吗?”

说罢就要抬手打小南月,江北立与原地,声音冰冷:“你敢?”

刘霞双手叉腰,瞪大眼睛:“有何不敢?我是她娘,教训孩子天经地义,你管的着?”

这可是有了理了,的确,人刘霞教育自家孩子他自然是管不着。

谁知,江北低眸看着小南月,轻声:“你若愿意,我可以当你哥哥。”

不等小南月应下此事,江北抬眸看着刘霞:“这下……有关系了。”

刘霞紧咬牙关,村长见状连忙说:“有个哥哥好,还是个大户人家的哥哥,挺好。”

不等刘霞开口,村长看着江炎询问:“不知这位老爷来我们这穷乡僻壤有何贵干?”

刘霞双手抱在怀中,轻撇一眼:“哼,他能有何贵干?穿的人模狗样的来村里耀武扬威呗。”

村长气的胡子抖动,怒斥一声:“刘霞!!!你是精神失常吗?”

刘霞刚要回怼。

刘富贵从人群之中挤出来,弯腰拱手:“江老爷,前些天收书信说您要来,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快。”

村长目瞪口呆:“江老爷?江……若不是收参的江老爷?”

江炎点点头:“刘老庄地处偏僻,可土壤肥沃,种出的参甚好,受商之托特地前来与村长商议种参一事。”

村长顿时感激开口:“刘老庄百年,终于是要发达了!”

村民纷纷议论:“好事呀。”

“好日子要来了。”

刘霞听后冷嘲热讽:“呵,好日子?各位精神恍惚吧?”

“谁知此事是真是假,若是种子卖给你们,转身人影没了,你们找谁哭去?”

“或者等到参丰收,人到时候不要了,你们想过没有?”

村民听后,各个低头讨论:“就是,别看就泼妇说的难听,可句句属实呀。”

“到时候人家说不要就不要了,我们该怎么办?”

刘富贵见状开腔:“江老爷并非无诚信之人,我种参这些年,都会准时来收,不论大小全都收走,还比药铺能高出不少银子。”

见刘富贵开脱,刘霞这可是急了:“坑你一人有什么意思?说不定是做给我们看呢。”

江炎听后咧嘴一笑:“乡亲们,切勿担忧,种子乃商户提供给你们,不需要你们掏腰包买。”

“大家想想,种子白给你们,到时候真的不来收,你们便宜卖掉,也不亏的嘛。”

村民听后,呼声更高:“还有这等好事?一本万利呀。”

“就是,可真是青天大老爷呀。”

议论之时,一村民开口:“江老爷,那这种子哪里领?”

江炎刚要开口,村长阻拦开口:“先让开,让江老爷屋里头坐呐,这冰天雪地的……”

江炎双手背于身后,迈进了村长家中,抬眸一望,四处泥土房摇摇欲坠。

好在是村长,房内有一炭盆,烧的火红。

江炎将手置于炭盆上,哈一口白气:“暖和呀!”

村民开口打听:“江老爷,草民有一事不明,不知是否多嘴?”

江炎抬眸看着村民。

村民顿了顿:“是何人需要这么多参?”

江炎眉头一紧,这个问题的确尖锐,他总不能说,他是奉当朝天子之命吧?

村民见江炎不好回答,连忙解释:“江老爷切勿误会,草民只是希望这买卖做的清白。”

江炎听后,抬手示意:“欸,何来误会?要此参正是上京参厂,诸位应是知晓,现在大户人家都注重养生,明白了吧?”

众人相视一笑。

屋中暖和又舒服,可屋外已是鹅毛大雪。

小南月提起竹篓,一旁的江北冷冷开口:“你干什么去?”

小南月拖着奶音囫囵吞枣:“挖红薯啊~”

江北挡在身前:“大雪封山,甚是危险,不可前往。”

小南月抬眸看着江北,小眼神里多少都有些怨恨。

是了,被骗了,什么带路会帮忙挖红薯,什么天黑前帮忙挖完。

结果呢,你们谈论种参发家,她却要命悬一线,进退两难。

江北看出端倪,轻眨眼眸:“那我陪你一起。”

小南月伸手将竹篓递给江北,眨巴着眼睛,没错了,你们欠她的。

她可一点都不客气。

江北无奈接过竹篓,伸手就要牵小南月。

谁知,小家伙十分傲娇,甩手大步上山了。

山顶大雪覆盖,江北发了愁,挖红薯?怎么可能挖红薯,这辈子都不可能挖红薯。

不等回神,只见小南月已经趴在地上狗刨了起来。

江北心生心疼,连忙走近:“快起来,脏。”

小南月抬眸仰视江北,猛站直身子,拖着奶音:“你挖~”

江北眉头一紧,想尽办法给自己做思想工作。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