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下唐“灭”

作者:薇澜_ 更新:2022-11-21 10:39:19

公元一七三五年,深冬时节,大雪覆盖整个下唐。

深夜之中的下唐白雪皑皑,祥和一片。

突然间,一股鲜血伴随一声惨叫划破长空。

随之一声下令“杀——”

血溅半尺,整个下唐哭声撕裂,刀剑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三个时辰后,安静了。

伴随黎明来临,血洗长阶,无一人生还。

下唐。“灭”

看似灭国之战,可偏偏在暗道中爬出一满身是血的侍卫。

环顾四周见已安全,他伸手掀开血染红的披风。

怀中的婴孩睡的香甜,她根本不知究竟发生什么事。

侍卫眼眶湿润,长呼一口气踉跄起身走了很远。

终于在夜幕低垂时到了一个村庄,随手将门敲的叮咣响。

“谁呀?”

传来一年轻夫妻的声音,半响,门被打开,只见利剑逼喉。

男子被吓到不轻,腿一发软,当即跪下了。

“大爷饶命,草民究竟哪儿做错了?”

妇人见状更是一脸惶恐,连滚带爬跪了过去,带着哭腔:“大爷饶命呀,我夫君老实本分一辈子。”

“如有哪里得罪,定是误会呀,要杀要剐那也得查明真相呀。”

刘刚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夫人,小声开口:“刘霞,你闭嘴,你盼着我早死不了?”

刘霞这暴脾气关你什么时候,猛怼一下刘刚:“闭嘴?我闭嘴?你帮寡妇挑水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给你说过了,那是误会……”

侍卫紧握长剑,猛扎地上。

两口子顿时闭嘴安静,侍卫将孩子递给刘霞,从腰间扯下钱袋子扔给刘刚。

“这些钱够你们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照顾好这孩子,但凡有闪失,我定让你们死无全尸。”

话刚落音,侍卫跪倒在地,冲着婴孩磕了三个响头,转身扬长而去。

夫妻二人看着消失在黑夜中的影子,这才回过神。

连忙关上门,将孩童放在土炕上,夫妻二人成亲多年一直未有孩子。

如今凭空来了一个,那可是稀罕的紧呢。

“你看。”

刘刚从婴孩脖子上扯出一条红绳,末端一银吊坠,上面赫然刻着“下唐”二字。

刘刚顿时慌了神,压低声音:“这……这是……下唐宫里的孩子……”

“不行,这孩子不能要……”

罢了,就要从刘霞怀中夺走孩子。

眼下母爱大发的刘霞哪能听进去刘刚的话,侧身一躲,怒斥一声:“你干什么?”

刘刚拍着大腿:“这孩子会给我们惹来杀身之祸的。”

刘霞显得淡定许多,瞪大眼睛看着刘刚:“这穷乡僻壤,能有什么杀身之祸?”

话落音,从孩童脖子上扯下项链扔给刘刚,眼神示意:“找个悬崖扔下去,她就是我们的孩子。”

刘刚看着刘霞,深叹一口气。

刘霞的举动他能懂,见其扭不过,连夜赶去悬崖边上,眼睛一闭,将吊坠扔了下去。

自打以后,她成了刘氏夫妇的女儿,夫妻二人起名刘南月。

再醒来时,刘氏两口子对外慌称,这小家伙是远方亲戚过继过来的。

三年后……

惨叫划破冬夜长空,撕心裂肺。

村民披衣纷纷出了茅草屋,夜里寒意裹身,村长步伐尤其加快。

顺着声音一路赶向刘霞家。

不等众人开口,只听见柴房传来刘霞泼妇的声音。

“还敢哭出声,看我不neng死你。”

“干点小活就装死,你怎么不去死?”

“还敢哭……”

村长猛的推开门,一把握住刘霞置于半空的手,躲过铁铲。

怒斥一句:“刘霞,你疯了?她才多大,你就这样打?”

村长扭头看着小家伙,小小的身子跪在柴堆里,破旧的搓衣板举过头顶。

嘴唇被刘霞抽的血肉模糊,小小的脸蛋占满了血渍,刘霞能这么锤她自然是有原因的。

说来也奇怪,养小家伙没多久,刘霞就怀上了,对小南月也疼爱有加。

可等刘霞六甲之身时,刘刚意外坠崖,刘霞因为情绪慌乱,也消了产。

一蹶不振,瘫在床上缓了半月有余,以为醒来会和小南月相依为命。

谁曾想,小家伙被盖上灾星的名号。

自那以后,一发不可收拾,打骂不停,伤害不止。

刘霞见村长夺下铁铲,脸色铁青,咆哮:“是,我就是疯了!”

“她就是灾星,就是扫把星,都是因为她!”

村民纷纷赶来,总有正义者发声:“因为她?她才多大?”

“就是就是,那孩子是你不小心没的,刘刚也是失了足的,管孩子什么事?”

“逝者为大,活着的人应该更懂得珍惜,小月月虽说不是你刘霞亲生的,也好歹养了这些年,好好生活不好吗?”

刘霞听了这话,那更是怒火攻心,指着村民,唾沫星子直喷:“养了这些年,老娘不想养了,给你养好不好?”

“你带着她好好生活呀,她还小,一时半会死不了,让这个扫把星去孝敬你!带走啊。”

村长看着情绪激动的刘霞,深感无奈,声音沧桑:“你可闭嘴巴刘霞,你摸着良心说说,这丫头怎么不好了?”

“三岁大个娃娃,做饭,放牛,这里里外外的活都是她干,你一天坐炕上像是下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等刘霞还嘴,村民纷纷议论:“就是,总得有睡觉的时间吧?”

“这牲口都不能这么用。”

村长见状继续开口:“干活也就算了,你看看你让她住的地方,夏不避雨冬不遮寒,身上这衣服也是补丁贴补丁。”

“刘霞,你心就这么狠吗?”

村长没想过要唤醒刘霞的良心,毕竟打骂小丫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只是希望安分一天是一天。

可善良是天赋,心毒之人无法唤醒。

刘霞脸色更为赤红,怒吼:“我心狠!对对对,我就是心狠,那你赶紧带走,让她给你养老送终!”

村长听了刘霞的话,气得那是胡子抖动,指着刘霞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把拉起会在柴堆里的小南月,哼出一句:“跟爷爷走!”

小家伙刚被拉出屋门,拖着奶音:“爷爷~”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