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林玉泉的嘱咐

作者:豆多满仓 更新:2022-11-17 18:03:15

异变突生。

三名黑衣人趁着夜色,从窗户外摸进了别墅。

薛云猛地躬下身,将林若雪拽进了房间,同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避免她发出声音。

不明情况的林若雪吓了一跳,愤怒地想要挣扎,可薛云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直接将她塞进了衣柜里。

“待着别动,不想死的话别出声!”

薛云刻意压低了声音,林若雪听他不像是开玩笑,顺从地点了点头。

此时那群黑衣人已经上到了二楼楼梯的位置,距离薛云的房间不过七八米的距离。

薛云伏在门角位置,躬身蓄势犹如一头正在捕食的猎豹,静静寻找着最佳的出手时机。

阴阳眼一重,开!

心里默念一声。

薛云体会气息运转,双眼闪过一抹金光,随即整个别墅的结构宛若被拆解了一般,在他脑海中形成了一幅立体的三维图像。

别墅内所有敌人的动向此刻在他脑海中清晰的呈现,待黑衣人距离他不足两米的距离时,薛云飞身而上。

“咔嚓!!!”

“啊!!!”

渗人的骨裂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仅仅一个照面薛云便生生掰断了一个黑衣人的手腕。

黑衣人吃痛地跪在地上,薛云顺势一记手刀砍在了他的脖颈,将其打晕过去。

剩余两名黑衣人见薛云无视夜色的干扰,干掉了自己的同伴,心知眼前的人不好惹,纷纷从背后抽出了短刀。

破空声陡然响起,两个黑衣人挥舞着短刀,一前一后地朝着薛云挥砍而来。

此时的林若雪缩在衣柜里瑟瑟发抖,完全没有刚才呵斥薛云的硬气,她是真的怕了。

先前凄厉的哀嚎声她听得一清二楚,她不确定是不是薛云遭遇了不测。

大脑一片空白的她,连一点出去查看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仅仅一墙之隔,黑衣人手中的短刀贴着薛云的鼻尖而过,冰冷的刀锋令他的鼻尖一寒,一股暴戾的杀气自薛云的周身爆开。

他怒了,战场代号修罗的他此刻不再留手。

侧身躲过黑衣人的攻击,薛云手腕翻转成爪,一招摸骨手顺势扣住了黑衣人的右臂。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再度传来,薛云习惯性地扣住了黑衣人的喉咙,正想发力,可转念想到这是在林若雪的别墅,便一击再度落于黑衣人的脖颈。

两名黑衣人倒地失去了战力,剩余的那名黑衣人身形一僵,竟然丢下同伴开始掉头逃跑。

“哼,现在想走,晚了!”

冷哼一声。

薛云手臂一挥,一根飞针从掌心射出,最后一名黑衣人应声倒地。

将三名倒地的黑衣人扔到楼下,薛云拉开了电闸,这才回到了二楼的房间。

此刻房间内的灯已经亮起,但林若雪还是蜷缩在衣柜里,不敢出来。

“人解决了,没事了。”

薛云一边说话一边拉开了衣柜。

双目对视。

受到惊吓的林若雪一个猛子扎进了薛云的怀里,颤抖的娇躯暴露了她刚才的恐惧。

感受到胸口的柔然,薛云心神一荡,心里暗啐自己真是禽兽,这个时候还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又过了几分钟,林若雪颤抖的娇躯渐渐平稳,“真...真没事了?!”

薛云微笑点头,“几个小蟊贼,已经被我打发了。”

闻言,林若雪红着脸推开了薛云,“需要报警么?”

“当然!难道你想留着那些小贼过夜?”

薛云耸了耸肩,开了个玩笑当是缓解气氛,林若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拿出电话,林若雪刚准备报警,可林玉泉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林若雪开了免提接通,心有余悸地将刚才的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小雪,不要报警,等我回来!”

电话那头,林玉泉的声音传来,林若雪愣住了,刚想询问,可电话挂了。

约摸十几分钟后,林玉泉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别墅门口。

衣角的隐蔽处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迹。

与他一同回来的,竟然还有一个跟刚才行凶者同样打扮的黑衣人!

薛云瞳孔一缩,阴阳眼悄然运转,想要透过黑衣人脸上的黑色面罩查看对方的长相。

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阴阳眼,失效了!

薛云心里大为震惊。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今天这样的状况。

就在此时,那名黑衣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原本微低的脑袋渐渐抬了起来,隔空和薛云对上了目光,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诧异。

对视片刻,黑衣人再度低下了头,将躺在地上的三个黑衣人一一搬走。

林玉泉仿佛习惯了黑衣人的动作,没有过问,直接走上了二楼,来到薛云面前。

“好样的,不愧是药老的徒弟!”林玉泉的眼里满是赞赏,“以你的身手,小雪交给你,我放心。”

什么就交给我了?搞得像托孤似的!

薛云心里不断腹诽,但林玉泉置若罔闻,转头对林若雪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接下来无论外面传来什么关于我的消息,不要轻信。”

“三天之后,林家的年会就由你和薛云替我出席,记清楚了吗?”

林玉泉说了一番没头没尾的话,林若雪听的云里雾里,但还是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她不想让林玉泉担心。

林玉泉微笑点头,将视线移回薛云身上,“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到合适的时间,药老自然会告诉你!”

“小雪的安全就交给你负责,不要让我失望。”

拍了拍薛云的肩膀,林玉泉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若雪整个人宛若虚脱了一般瘫软在地上。

刚才经历了一场暗杀。

现在,父亲也走了。

她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被瞬间搬空,忍了许久的眼泪再也压抑不住,噼里啪啦地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工作上再怎么强势,她也终究是个女人。

看见林若雪的软弱和无助,薛云的心没来由的揪了起来。

他,最是见不得女人哭。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