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盗粮

作者:低调奢华又令人着迷的贵妇 更新:2022-11-17 10:06:39

爹和哥哥们在边疆征战多年,守护大夏江山,又把自己嫁给皇上,就是以唐虞为诱饵,也让皇上吃一颗定心丸,有唐虞在皇宫里,唐安就不会有别的动作,皇上也不会对唐家起疑心。

要是哪天皇上真怀疑自己和湛王有点什么关系,照他随便杀人的性格恐怕和唐家这么多年的合作也毁了。

青萃没办法,只身前来湛王府,齐承宴正在后院逗鸟儿玩,拎着鸟笼被下人们推出来。

“四王爷,我家娘娘说您的药实在太苦了,斟酌之后认为还是太医院的药好喝些。”双手从怀里拿出刚刚用首饰换来的一锭金子“这是我家娘娘感谢王爷的救命之恩。”青萃匆匆逃离湛王府,生怕齐承宴会不要这金子。

看着桌上明晃晃,耀眼的金子,齐承宴明白了些什么,贵妃是在避嫌,他们家和皇兄果然是一条线上的,沉重的叹了叹气,来到门前,缱绻的眼帘抬头,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下局势暗潮汹涌,北方的荒古一族兵强马壮,与夏国已有多年不合,双方迟早一战,反观夏国,因为君主昏庸跋扈,治理无方,保家卫国全是仰仗唐家,唐家在夏国在,唐家覆灭,夏国也就没了。

唐虞修养了小半月,能下床了,来到长极殿前请求回家住几日,与家人团聚。

看着皇位上的左拥右抱的人她就觉得反胃,在长门宫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时候就听说过皇上越来越荒淫无度,最近两年更是想杀就杀,荒废朝政,大臣们的劝谏不仅一句不听还动不动就满门抄斩,刘允就是一个例子。

“朕还以为唐贵妃永远都不会从冷宫出来呢。”齐秽说话时根本没正眼看过唐虞,只是在那享尽温软。

唐虞眼眸低着,不想看到这些不该看的画面“皇上,臣妾只是想家了,想回家去看看。”

这时,宫外的公公一路急跑进来,嘴中慌慌张张的喊着:“皇上,西疆辽域的饥民来都城了,不出一刻就抵达城门之外。”

皇上烦躁的看了太监一眼:“朕不是说过了吗,关闭城门,不准让他们吃上一粒米,饿个十天半个月再出去收尸不就好了。”

这都是大夏的子民啊,西疆那边因为连续数年天旱,加上税收越来越重,百姓被搜刮得身无分文了,他们是实在没办法才来都城的,都城比西疆繁荣富强,是他们最后一棵希望的稻草。

“明日朕要和我的小美人比箭术,你去抓一百人进宫来,朕要比比是谁杀得多。”说话时还宠溺的刮了刮他身旁一位美人的翘鼻。

比箭杀人,看谁杀得多,这是什么变态才能想出来的玩法?

“皇上!”唐虞在嘴边想劝的话又咽了回去。

皇上明显已经厌烦疲倦“你想回家就回家,朕不拦你,随时可以走。”

唐虞心中给自己鼓了鼓气,不畏死的又开口“皇上!臣妾还有一个请求。”

“说。”若不是唐虞背后有人撑腰,皇上现在一定直接把她拉出去砍了。

“臣妾明日想,在城外布施捐粥,让西疆的子民吃上一口热饭。”

她还是太心软了,身为贵妃空有一副菩萨心肠,却没有能力拯救世间疾苦,只能以这种微不足道的方式帮助夏国的子民。

没人知道唐虞的心有多慌张,但凡这皇帝对她有点不满意,都有可能直接一把刀砍了她。

“唐贵妃进宫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提要求。”皇上慵懒的看了她一眼,浑浊的双眸只停留那么两秒钟:“唐贵妃越矩了,后宫不得干政。”

一句话就轻轻松松的把唐虞打发了,虽说皇帝从不上朝,可让唐虞去捐粥实为不妥,她是唐安的女儿,万一这么做是为了笼络人心呢。

拜别皇上回到家中,与家人们团聚,她有些心不在焉。

天中开始下起雨了,绵绵细雨下得忽大忽小。

因为她回家,二哥准备了许多佳肴,这几年在冷宫里吃的都是平淡无味的菜食,也就这几天拖爹和哥哥们的福气才能偶尔吃上山珍海味,可现在就算吃上了好饭,她也安不下心。

“小虞你怎么不吃啊,这几年是换口味了吗。”唐星见妹妹只吃了几口饭,瘦的都缩水了。

心事重重的唐虞唉声叹了叹气,看了眼外边的雨:“我听说西疆的百姓来都城了,他们都是饥民,此时又下了雨,孩儿想知道父亲哥哥们有没有办法能帮他们。”

“西疆的百姓生活苦难,我们之前在边关征战的时候就见过他们家家卖女儿,一女儿换二十斤米,再便宜点的也有十五。”唐无明回忆边关战事。

在这个世道上女子本就无足轻重,西疆百姓卖女儿换米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就像唐虞自己,被家人送进皇宫做皇家的一颗定心丸。

她可怜西疆百姓,却也救不了他们。

雨像绢丝一样又轻又细,好像是一种湿漉漉的烟雾没有形状也不出响声轻柔地滋润着大地,往远处看去,好像一块灰幕遮住了视线,灰蒙蒙一片,江山啊,国运啊,什么也看不见。

唐虞回到长门宫,锁紧门窗,拿出自己的暗卫服,羽林军亦正亦邪,分三门士兵,人人都可以是暗卫,正卫是豢养的死士,还有一个是正统军。

江湖人士出门在外,总会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有了羽林军的面具,不管是好事坏事还是杀身之祸,都可以推到他们身上,这些人就是暗卫。

而死士和正统军是暗卫接触不到的地方。

也不知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去养起正统军和死士这么一大批人。

青萃见唐虞又拿出了暗卫的衣服,便知道她今晚定是要出去一趟:“娘娘,你的身体还没痊愈呢,这次出去要是再遇到徐昭那样的高手你让我去哪里寻你啊。”

脱下自己的华服换上夜行服,将长发束起,再把羽林军暗卫的面具戴上,就像换了个人,像个飒气的小兄弟。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