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重伤

作者:低调奢华又令人着迷的贵妇 更新:2022-11-17 10:06:39

“我是说,脱掉她右肩上的就行,不用全脱,刀是刺进她右肩的。”齐承宴无奈扶额,这能怪谁,只能怪他自己表述不清。

青萃干脆直接用被子把床上的人盖着,只露出美人骨前的大片雪白,齐承宴拿起旁边的镊子和针,开始缝补。

唐虞好看的眉头因为疼痛皱成了“川”字形,时不时的发出轻轻的呻吟声,细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

不知过了多久,外边的天已经黑了,长门宫内宫的门才打开,青萃推着齐承宴出门,几人纷纷围上来问情况:“我妹妹怎么样了?”

“命是捡回来了,不过暂时醒不过来,需要修养几天,本王先回去煮点药,你们轮流看着她,万一有别的事再找我。”

见唐虞没事了,大家才放下心来“多谢四王爷。”

芥于推着齐承宴回府上,今天的事不是意外,经常有人刺杀皇上,也通过这事,看清了徐昭的人,忠心耿耿,武功高强,上次因为受了点内伤和他交手就输了。

梁吟能从他手里毫发无损的跑掉功夫也差不了多少:“今天那个女刺客,打听一下她的下落。”

这么厉害的功夫不收在麾下,也不能让她活着。

深夜里,唐家内……

唐无明还在为今天的事感到愤怒:“爹,那狗皇帝明显就是对妹妹一点情意不留,我们为什么还要听他的话。”

“我知道,可是我答应过先皇,要帮二王爷守好这江山,君子一言,怎可随意更改。”唐无明恨铁不成钢,父亲太过迂腐,这皇帝明明就是个昏君,为了一个已故之人的誓言就把夏国搞得千疮百孔,这真的是在为国家好吗?

天热得连蜻蜓都只敢贴着树荫处飞,好像怕阳光伤了自己的翅膀。

唐虞的眼睛略略动了一下,接着睁开酸涩的眼帘,喉咙发出一个咳嗽似的声音,似乎想说话,却又吐不出一个字来。

青萃盛着一盘水进来才发现她醒了:“娘娘,你醒了,有没有哪不舒服?”

撑着从床上起来:“我睡了多久?”语气轻轻的,感觉整个人虚弱无比,浑身疼的要命,而且脑子里面更痛,像是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您睡了整整三天三夜了。”

三天三夜?那岂不是很久了,掀开刚想下床,被青萃阻止:“您还没能下床,湛王吩咐要好生调养半个月才行。”

“湛王?是四王爷?”唐虞不明白,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进宫五年也才见过他寥寥几次。

“太医说你啊,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只有湛王殿下才能救你。”青萃讲明前因后果。

可是他不是一个瘸子吗,自己行动都不便竟然能救人?

“娘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希望您能饶我不死。”青萃直接跪下,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

“你这是干嘛,快站起来。”

可青萃不愿,非要说出来等唐虞亲口说没事才愿意起来。

“湛王救你的时候,他让我帮你脱衣服,我不知道脱伤患处就行了,所以……所以我,不小心把娘娘的衣服全脱了。”

!!唐虞汗颜!

这消息比让她中刀受伤来得致命。

“那,湛王……”

“湛王看到了,后来他又命我帮你穿上衣服了。”

这是什么晴天霹雳,唐虞觉得脑袋更疼了,以后出去怎么见人啊,自己可是皇上的妃子,现在被王爷看了,这事如果被传出去,恐怕要遭天下人唾弃。

“我……啊嘶!”她激动得想说出些什么,不小心牵扯到伤口。

拨开衣物看了一眼伤患处,湛王缝补技术还是不错的,把她的伤口缝得平平整整,只不过刚才扯到伤口渗出了点血。

昏昏沉沉的闭着眼回想前几天的事情,心里暗暗把皇上骂了不知多少遍,明明就能安全的救下她,偏偏在最后关头拿把刀扔过来。

把贵妃扶着躺下,青萃帮她擦了擦额头的汗。

几个哥哥过来看望唐虞,她躺在床上,面容憔悴,双目无光,看起来很虚弱,隐隐约约看见胸脯在微微抖动证明着她还活着。

“小虞,看得到爹吗?”唐安满眼心疼,紧紧抓着唐虞纤细的手。

微弱的气息艰难的喊了喊:“爹,我是受伤了,眼睛还是看得见的。”

唐虞的目光看到父亲身后的三个哥哥,顺带叫了叫哥哥们。

“你少说点话,好好养身体。”

疲惫的闭上眼,右肩隐隐作痛,家人们稀稀碎碎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再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不得不说,这皇上真下得去手,一刀下来要了她半条小命。

青萃帮她煮了药,端进来,强撑着在床上坐起来:“好像皇上一天都没来过是吗?”有力的嗓音没之前那么虚弱了。

“是的,后宫娘娘们也没派个人来。”

青萃把药递给她,苦涩的汤药让她不自觉的拧紧了眉,从来没喝过这么苦的药“你等会跟太医们说一下,把那个药做甜一些,这太苦了。”

“娘娘不知道吗,这不是太医院的药,这是湛王府的。”

“青萃,明天就把药停了,还有,拿些首饰去换点银子给湛王,我们是万不能和王爷府有半点牵扯的,倘若被皇上知道了,你我九颗头都不够砍的。”

唐虞知道其中的利害,对自己有害的事情绝对不能做。

青萃不解“可是王爷的药见效很快啊,我们去和皇上说一下,他应该能通融通融吧。”

她想的没那么周全,只希望娘娘的身体快点好起来,外面的名医悬壶济世,湛王怎么说也是救过她一命的人,唐虞又是皇上的妃子,虽算不上什么大红人物,可还有大将军撑腰,皇上怎么说都会答应的。

“不行!日后给他人落下话柄就不是可以通融的事了。”唐虞厉色道,原本自己家手握重兵就让人忌惮三分,要是和湛王再有点不清不楚的瓜葛,不就刚好能让皇上抓到把柄了吗。

皇上草菅人命不是一天两天了,对朝中大臣赶尽杀绝,已经没有几个忠心的了,人人惶恐不能自安。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