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冷宫

作者:低调奢华又令人着迷的贵妇 更新:2022-11-17 10:06:39

夏国。

一名浑身是血的男人正在挣扎着逃跑,偶尔爬起来,偶尔摔倒,在他的身后,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紧紧地跟着,手中提着一把刀,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给人一种无比寒冷的战栗感。

黑衣男子轻轻一跳,挡住了齐承宴逃跑的去路,他手持长剑,提着最后的一点力气剑指黑衣男子,嘴角渗出血,另一只手捂着胸口,看起来受了内伤。

“不管你是谁,夜袭都城,一律格杀。”黑衣男人话落刀起,一把铮亮发光的刀向齐承宴砍去。

拿出最后的力气挡下这一刀,整个人因为敌不过对方的力气往后飞了好几米远,撞到树上喷出鲜血。

徐昭提着刀一步步往前走,月光照耀在刀刃上,使刀闪闪发亮,齐承宴蹒跚的往后退,像极了一只死到临头还拼命挣扎的残狼,被逼到树底下的他毫无退路,只有面对死亡。

耳畔传来清脆的沙沙声,紧接着就是刀兵相碰的响声,再一睁眼,只见一人背脊挺直,穿着和他一样的夜行服,戴着面具,好像这身后的树一样,这挺秀的身材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闪电般直冲上前与徐昭厮杀,双手一挥,长剑猛劈对手面门,如迅雷不及掩耳,简捷刚猛,迅捷无匹,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剑身上,不留后着变化的余地,招式中充满一往无回的气势。

徐昭腾空跃起,在半空中一个空心筋斗翻转过来,人刀合一,长虹贯日般猛刺而下。

底下人影一花,气劲交击声轰然暴响,狂暴的气流将地面炸出了一个大坑。两人才触即分,遥遥相对,徐昭脸色十分凝重,但身上都看不到明显的伤痕。

“你是谁,你们是一伙的?”即使知道对方的剑术了得,徐昭也不畏惧。

唐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冷冽的看了身后和她穿的一样的男人:“放过他。”

“夜袭都城,此罪当斩。”

“如果我赢了你,能不能一命换一命?”唐虞试图谈判,面具下看不清她的表情。

徐昭杀气一起,仓啷拔刀,一抹飞虹如电,直射对手前胸:“先赢了我再说。”

冷不防他说打便打,而且出手就是凌厉之极的杀招,百忙中横剑一格,当的荡开来剑,剑光回旋,紧紧罩住他的要害。徐昭暗呼一声厉害!斗志愈盛,看准对方剑招中的破绽,嗤的挺剑反攻过去。

叮的一声脆响,剑尖刺在刀身上,溅起几点火星,唐虞借力倒跃向后,一个空心筋斗翻转过来,倾尽全身力量直指徐昭喉间:“我赢了。”

徐昭看向远处的齐承宴,这两个人穿得一样,也都带着面罩,估计都是来偷边城布防图的,愿赌服输,纵身一跃,化作黑影消失在树林间。

见徐昭一走,唐虞走到齐承宴身边:“你还能站起来吗?”伸手想把他扶起来,没想到不小心碰到了伤口。

“你为什么救我?”

“我们同为羽林军暗卫,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兄弟被别人杀。”

齐承宴这才注意到唐虞衣脸上的面具和自己的一样,一般羽林军的豢养的暗卫都带着半部面具,刚才形势太危急,他就没看见。

踉跄站起身,这小兄弟竟比他矮一个脑袋:“劳烦兄弟护送我回都城百花齐放,我要把东西送到那里。”

唐虞蹩了蹩眉,百花齐放,青楼,什么时候任务接头点安排在了那种地方,但是送佛送到西,二话不说把他手臂揽到自己肩上快步前往都城。

晚上都城中没人,很快就来到了百花齐放,夜夜笙歌的地方热闹无比,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唐虞不打算进去,送齐承宴到门口就离开了。

晴天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唐虞跃过城墙,如一只轻巧的猫三步两下就回到了宫中。

“青萃,有人来过吗?”唐虞回到寝宫,摘下面具,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直是秀美无伦。冰雪上反射过来的强光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她肤色晶莹,柔美如玉,一身黑衣,更衬得肌肤胜雪,烛火中只见她一张雪白的脸被火光一迫,更觉娇艳。

“娘娘,没有。”青萃赶忙拿出唐虞的衣服让她穿上:“对了,后天大将军就要回来了,怕是要回来为娘娘讨个公道的。”

唐虞喝了茶解渴,盯着那茶杯,眼里毫无波澜:“我爹回来未必是好事。”

“可是娘娘已经在冷宫待了三年了,唐大将军战功赫赫,皇上看在他的面子上一定会对你网开一面的。”唐虞只是笑了笑。她身为贵妃,二九年华时十八岁,被父亲送入宫中,三年前被人陷害进入冷宫,现今有二十三。

皇帝是个暴君,昏庸残暴,后宫混乱不堪,喜怒无常,重臣均被杀尽,夏国人人自危,别人的生死全凭心情,把唐虞打入冷宫没杀掉已经算好的了。

外面的妃子不知道被他杀了多少。

“我今天出去遇到徐昭了……”她说的轻描淡写。

“徐昭!娘娘您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

只是顺嘴一提,青萃却害怕得不行。徐昭是皇上身边的侍卫,武功高强,而且忠心耿耿。

“放心吧,他打不过我。”将门之女,从小习武,又是羽林军的暗卫,她的武功差不到哪里去,甚至在徐昭之上。

天色不早了,唐虞解了渴就上床睡去了,手上拿着刚才那把剑放在床边。

暗潜进青楼的齐承宴把身上的夜行服换下,高挑秀雅的身材,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

“湛王,再过一日唐将军就要回朝,我们要不要趁此机会把他拉到我们这边?”

芥于双手作揖,身上还带着佩剑。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