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通房丫鬟

作者:小女不才 更新:2022-11-16 14:45:01

这下,姜柳嫣满脸震惊地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不可能!澜哥哥怎么会丢下她呢?

想到这里,姜柳嫣怒火中烧,立刻吩咐了她安排在王府里的人替她办一件事。

一入新房,夜君澜就粗暴地把姜汐婉推倒在床上,冷哼一声:“你已是本王王妃,今日不穿衣服出现在太子面前,意欲何为?”

“嘶!”姜汐婉倒在床上,捂着心口,都怪原主自杀的方式,此时她心口还在冒血。

“你眼瞎么?我穿了衣裳。”姜汐婉忍着剧痛,一脸愤恨地盯着夜君澜,怒斥他。

“恬不知耻的女人!”夜君澜冷冷地看了一眼姜汐婉的里衣,再次骂到。

“你强暴了我,还骂我不知耻,我看你把左脸皮撕下来贴右脸皮了,一边脸皮厚一边不要脸吧。”

此话一出,令夜君澜眸中闪过一抹震惊,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骂他,如今竟还是个女人!

“你说什么?!”夜君澜眸光冷若冰霜,周围温度骤降,令姜汐婉感到窒息。

就在这时,夜君澜忽然从被子里扯出一条白手绢,上面沾了原主验身的血。

“吴浩,把这条白手绢送往太子府,就说这是王妃送太子的礼物!”

对一个女子来说,让心爱的男人知道自己失身了,是最大的耻辱。

夜君澜本以为姜汐婉会大吵大闹,没想到姜汐婉格外平静地看着吴浩拿起白手绢。

这么做并没有气到姜汐婉,让夜君澜有些吃惊,又觉得不解气,便又吩咐下人:“传令下去,从今往后,府内的人把姜汐婉当下人看待。”

话毕,夜君澜转身就离开了。

新房内,就只剩姜汐婉一人了,她躺在床上,用手捂住心口,尽量使这里不流血。

“嘶,疼。”姜汐婉眉头紧锁,想不到她堂堂二十二世纪神医,竟然会遭受这种折磨,她可不能再让这身体死去,不然她就凉凉了。

这么想着,姜汐婉就出了新房,让小翠带着她去了王府的药材库。

一到药材库,姜汐婉被眼前满目琳琅的药材惊呆了。

不愧是王府,所有珍贵的药材这里都有,对一个医生来说,诱惑力极大,不过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止血的药。

姜汐婉让小翠拿了三七,正要从这里离开时,就听见库房里有人道:“站住!”

回头一看,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极为艳丽的丫鬟。

“谁允许你来拿药材的?”这丫鬟一把从小翠手上抢走了三七,气势汹汹。

一听这话,就知道来者不善啊。

谁知,还不等姜汐婉开口,小翠就在一旁小声地解释:“青梅姐姐,王妃拿来是治伤的,您就通融通融吧。”

啪!

一个毒辣响亮的耳光,狠狠地甩在了小翠脸上,她一脸轻蔑鄙夷道:“王爷都说了,她只是个下人,莫非你想违背王爷的命令,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下作东西?!”

小翠是姜汐婉的陪嫁丫鬟,一向胆小,而且如今在王府,只能算做三等丫鬟,而青梅是王府内的通房丫鬟,地位仅次于侍妾。

“可是……”

啪!

不等小翠再说,又被青梅甩了一耳光,这次,青梅又厉声训斥道:“下贱玩意儿,我都说……”

啪啪啪啪!

青梅话还没说完,就被姜汐婉连甩了四耳光,打得青梅猝不及防,晕头转向,脸上传来火辣辣地疼,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姜汐婉。

“你……你竟敢打我,你凭什么?”她可是玲贵妃亲赐给王爷的通房丫鬟,身份尊贵,连尊妃娘娘都从没打过她,如今这个被王爷当下人的姜汐婉又算什么东西?!

啪!

又是一耳光,姜汐婉打得毫不手软,再次正视着青梅,眸光凌厉。

“你疯了吗?”青梅犹如泼妇,满是震惊愤怒。

啪!

这一耳光打得青梅流了鼻血,她用手擦了鼻血,没再敢说话。

“既然不知我是谁,那我就打到你知道。”姜汐婉再次扬起手时,却听见青梅迅速说了一句。

“王妃,这王府内,王爷可不止我一个女人。”青梅咬牙切齿地看着姜汐婉,她以为姜汐婉打她,仅仅是因为嫉妒。

见她终于喊了自己王妃,姜汐婉强撑着身子,从小翠手中夺回了三七。

就在此时,青梅忽然倒在地上,一个劲儿磕头,还泪流满面地看着姜汐婉说:“王妃,奴婢知错,求您千万别杀了奴婢,您就放过奴婢吧。”

这是演得哪出?姜汐婉嘴唇已因失血而发白,她一手扶着墙,转身准备出去时,看见门口有道颀长的身影,走进来。

原来是夜君澜,难怪青梅一反常态。

“姜汐婉!你一来本王府内,就闹得鸡犬不宁,该死!”夜君澜眸光泛起森冷怒意,从齿间咬出一句话。

此时,姜汐婉根本没空搭理他,只想赶紧拿了三七止血,保住一条命,没想到青梅不依不饶,夜君澜又步步紧逼。

“王爷,王妃她要拿走珍贵的三七,奴婢制止她竟打了奴婢。”青梅故意跪在地上,抬起头,露出红肿的脸和鼻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着青梅这模样,夜君澜竟亲自上手,一把夺过了姜汐婉手上的三七,带着怒火道:“本王要看你血尽而死。”

没了三七,姜汐婉的血就止不了,她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王妃,都是奴婢的错,但奴婢会替王妃照顾好王爷的。”青梅见状,给姜汐婉投去一个得意挑衅的眼神。

“本王身边绝容不下你这等心肠歹毒的女人。”

看着青梅浑身是伤,夜君澜自然认定是姜汐婉的错。

随后,夜君澜就吩咐青梅:“把姜汐婉关进柴房,没本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把她放出来。”

待夜君澜气愤地离开后,青梅小人得志,在她看来,姜汐婉落到她手里了。

“王妃,您是自己去柴房,还是奴婢帮您一把?”青梅语气轻蔑,满满地挑衅意味。

“是我那几巴掌打轻了么?”即便是身子虚弱,姜汐婉依旧强撑着,由不得一个丫鬟凌辱自己。

果然,青梅回想起方才被打之事,有所忌惮,只放下狠话:“没了药,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活多久,府中可有许多人盯着正妃的位置呢。”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