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倒霉人遇倒霉事

作者:黄辰夜里 更新:2022-11-15 10:21:18

回到徽省半个月后,我的生活再没出现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和事。

就在我以为王靖武他们大概死在了黔南时。

某天后公司的合作会谈上,我居然又见到了王靖武……

“徐小姐,好久不见。”

王靖武一改之前的样子,西装革履地站在我面前,同来的还有王瑶。

我人都傻了,仿佛见鬼般转身就跑,却迎面撞上了经理。

“你这是干什么?”公司经理皱着眉将我拉住。

然后换了副脸孔同王靖武他们打招呼。

王靖武也很热情,跟我们经理握了手后,一众人进了会谈室。

我万万没想到,公司这次谈合作的对象居然会是王靖武等人,他们什么来头?

从会谈开始到结束,我一直绷着身子,等王靖武他们签完合同后。

王靖武突然跟我们经理提出要与我单独谈谈,借口是我作为这次的项目工程师,想听听我的看法什么的。

都是狗屁理由!经理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好好表现就离开了。

“小徐,那你和王总他们好好聊。”

我冷眼看着眼前的兄妹二人,王瑶手指缠弄着自己的长发。

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场面安静的有些尴尬,王靖武先开口了。

“前段时间的事,我们深感歉意,是我们行事鲁莽了。”

“但现在家父实在需要你体内的蛊虫救命,既然你能想到去黔南找那个蛊婆,那你大概也多少知道一些这蛊虫的作用与来历。”

见我不说话,他继续道:“这次与你们公司合作的项目,也只是我们为了见你不打草惊蛇才想出的办法,所以请徐小姐谅解一下。”

王靖武表现得态度诚恳,跟我说了一大堆他们自己的苦衷。

我没说话,沉默地盯着他俩,之前差点害死我,现在可不是说这么三两几句话就能撇清的。

王靖武见我一言不发,实在有些沉不住气了,“徐小姐,实不相瞒,我们需要你的血。当然你别误会,我们不会伤害你,只是需要一些火蛊的血救家父,如果你同意,我们愿意开个价,就当是交易了。”

这已经是王靖武最后的底线,他们盯着我,如果我不答应。

不知道会不会采取其他手段?

“真的只要一些血?”我审视着他,该不会是什么圈套吧。

之前我可没少流血,如果他们只是需要一些血就不再对我纠缠的话,那确实还有的谈。

“对,只需要一些血就可以!”

王靖武脸色放松了许多,估计是看我开口以为有戏了。

我眨眨眼抬起自己的手臂道:“你们要多少,我的血可不是白给的。”

“不多,五百毫升左右也行。”

……

王靖武有些激动,五百毫升相当于一个矿泉水瓶子吧?我已经能想象到被抽血的画面了。

“可以,三百五十万。”

新账旧账一起算,我还觉得开价少了。

“三百五十万你抢劫啊?!”

一旁的王瑶一听坐不住了,一拍桌子气得站起来瞪我。

“怎么,你觉得不值?”

我冷笑看着兄妹二人,起身就想走。

反正救的又不是我爸的命。

“好,我答应你。”王靖武脸色虽然也不好看,但还是分得清事态的严重。

王靖武他们没想到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又急着要血,“家父等不了多久,徐小姐今天方便的话就随我们去医院准备一下吧?”

“可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也爽快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三百多万可不是小数目,我让他们先打钱我才抽血。

看着到账的巨款,我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觉醒了。

各项检查下来身体没问题后,花费了两个小时才把血抽好交给他们。

王靖武的手下拿来一个类似冷冻盒一样的东西,将抽好的血放了进去。

“多谢,后会有期。”

王靖武带着王瑶等人离开,我坐在走廊长椅上一阵眩晕……

最后不要再见了,我心想。

看着王靖武他们离开的背影,我以后应该不会再被纠缠了吧?

我请了两天假在家躺着。

自黔南回来后,我的生理期已经恢复了正常,不会再大出血了。

就是时不时会有点头晕。

王靖武他们拿到血后就再没出现过,我的生活也回归平凡,我好开心。

我忘乎所以地约了朋友喝酒唱歌,“今天姐买单!”

一群人开心得举起酒瓶直接干,玩到凌晨一点才晃悠悠地出来。

眼看路边都没什么人了,冷风一吹我才觉得清醒了一点,打了车准备回家。

“师傅,去顺源路……”

我报了地址就在后座趴下,司机一踩油门车就飞了出去。

胃里瞬间有些翻滚,我怕吐赶紧坐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忽然觉得不对劲。

“师傅,是不是跑错了?”

我酒醒了大半,从我坐上车的这段时间里,居然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

车外的路况很陌生,不知道开哪个方向去了,我看得心里发慌,紧盯着前面的司机。

这不是去我家的路啊!

司机戴着口罩,眼睛看了一眼上方的后视镜,两眼相对我心里砰砰的跳。

“停车!”

我急了,拿起包想下车,司机并没有理会我。

继续往偏僻的地方开去,我拿出手机准备报警,车身却猛的一甩停了下来。

我的手机也没拿稳掉到了车座下,一双手也已经伸到了我屁股上。

“你干什么?”

我拍开那只手,内心慌的一批。

“劫财劫色!”

那司机钻到后座压住我低沉地说了一句,掏出早以准备好的匕首架在我脖子上。

一双手探到了我的裙子里,这下我真的急眼了,尖叫着阻止对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纠缠的过程中,车里传来一股肉烧焦的味道。

压住我的司机嚎了一嗓子,架在我脖子上的匕首被抽了回去。

司机痛苦地看着自己烧焦的手,眼神看我如同看怪物一般,往后缩了缩。

“草你妈的!”

司机眼睛瞪得老大,凶恶地抬起匕首就朝我肚子上刺,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伸手直接抓住了那只刺向我的手臂,司机又是一阵痛苦地哀嚎,表情惊恐地想缩回手。

这次我看得很清楚,那只被我抓住的手臂正在冒烟,车里又弥漫起一股肉烧焦的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吓得松开了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