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打道回府

作者:黄辰夜里 更新:2022-11-15 10:21:18

下山途中。

我死死地瞪着身后的俩人,王靖武板着脸无视我刀人的眼神,只有王瑶一脸不屑,被我瞪烦了时不时骂我几句解恨。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就在我们距离寨子还有百米远时,王靖武突然提出绕路走,“不要经过寨子,免得引起里面的人注意。”

我一听要绕路,瞬间不淡定了,不停的挣扎,绕路的话我还怎么求救!

“你折腾什么?给我安静一点!”

王瑶见我动静太大,皱着眉抬手就想来打我。

就在她的巴掌即将乎到我脸上时,王瑶忽然发出一声惊呼收回了手。

耳边顿时传来飞虫嗡嗡的声音,听着数量还不少。

“这是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多虫子!”

王瑶的表情由疑惑转为惊恐,瞬间退到他哥旁边,我也发现了异常。

一只红色的甲壳虫刚好落到我的鼻尖上爬了爬,被我摇头甩了出去。

“停下,不对劲!”

王靖武低声喊着,扛着我的人脚步一顿,莫名其妙地把我扔了出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摔到了地上,五脏六腑似乎移了位一样痛。

“啊——”

扔掉我的男人发出一声尖叫,我缓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惊讶地发现那人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满了一堆红色的甲壳虫,密密麻麻的,直往口鼻里钻。

那个人挣扎了两下话都说不出了,没一会儿被虫子爬满全身。

“不要让虫子碰到!”王靖武拉住王瑶后退出几米,不知道从哪拔出一把剑拿起来就挥舞乱挡。

我还想说这能有什么用,却惊讶地发现那些碰到剑刃落地的虫子冒出阵阵白烟!

什么原理?我没空思考。

趁王氏兄妹被那些虫子纠缠的时候,我赶紧滚动着身体逃跑。

再晚点就跑不了了!

“徐姐!”

就在我扭着身体滚到一半时,小张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激动地一把抱住我。

“徐姐你没事吧?”小张把我嘴里的东西拿出,满头大汗一脸担忧地问我。

“先带她离开这里。”小张身后跟过来一个男人,看了我一眼说到。

看清来人后,我心里有些惊讶,他怎么也来了?

“好的,于哥。”小张抱起我应了一声,跟着那个叫于哥的男人往山下寨子里跑。

王氏兄妹见我逃跑也急眼了,顾不得眼前的虫子,对着我们就喊:“站住,放开她!”

王靖武等人一边驱赶虫子一边朝我追来,那个叫于哥的男人让小张带我先跑,他则留下来阻拦。

“可是——”小张抱着我有些犹豫,但转眼就放下了心,因为那些虫子的攻击对象只冲着王靖武他们,于哥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眼看飞过来的虫子越来越多,王靖武他们还没和于哥动手就又被虫子纠缠住了。

小张趁空给我松了绑,瞧着王氏兄妹几人狼狈的模样。

我觉得这画面有点恐怖,也不知道那些虫子会不会吃人。

没再理会王靖武他们,我和小张于哥迅速离开,跑回了小张奶奶家里。

“收拾一下,我们得离开了。”于哥对小张说到,脸上异常平静。

我盯着这个男人看了几秒收回目光。

他的右脸上有一面巴掌大的疤,只不过被碎发遮住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这个叫于哥的男人是小张的好兄弟,也是这寨子里的人,不过却住在山下的河边,偶尔给寨子里的人撑个船什么的。

昨天送我和小张过河后就原路返回了,只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也上了山,还和小张一起出来找我。

“你怎么会来寨子里?”

我问他,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与他说话,昨天可一句话都没交流过。

这个叫于哥的男人见我与他说话,偏过目光撇了我一眼,神色淡漠回答道:“昨天你们刚上山,就有几个外乡人跟了上来。”

“我不放心,上来看看。”

他说到这,目光转向从屋里走出来的小张奶奶,小张奶奶看见我后脸色有些阴沉。

“阿婆,背要蒙咯。”男人笑着跟小张奶奶说了句我听不懂的语言。

小张奶奶看了眼于哥皱眉,回了句话后又看向我,我以为她要跟我说什么,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场面有些尴尬。

小张很快收拾完从屋里走了出来,不舍地跟他奶奶告别。

“奶奶,您保重身体,我有空再回来看您。”

小张说这话时脸上掩不住的愧疚,之前他跟我说他两年没回来看奶奶了,我们这次回来的急走的也急。

他都没空多跟老人家待几天,心里愧疚也难免。

“哎”,小张奶奶拉着小张的手拍了拍,刚才阴沉的表情一扫而光,不舍地对小张道:“自己注意安全,还有……”

小张奶奶后面说的话又是我听不懂的苗语,好像是故意不想让我知道,总之小张奶奶说完后小张的表情有些难看。

小张抬头看了我一眼勉强笑着回应了他奶奶几句。

我们离开了寨子。

下山的途中,小张奶奶对我防备的那些话和表情,总让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安,看着小张和于哥都沉默不语地往山下赶。

我也不好现在开口问,至少现在不适合。

下过雨的山路挺滑,我摔了几跤后终于跟着他俩来到了山脚下的河滩边。

那只竹筏还好好地停在河边,我们一刻不想耽误直接跳上去就撑筏子离开。

也是到了这一刻我才觉得舒了口气,王靖武他们还没追来,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

“于哥,谢谢你过来帮忙。”小张对于哥说到,话里满是感激。

小张和于哥的关系,说不出来的亲近信任。

男人听见小张这么说表情微微一愣,眼神看向一边道:“没事,都是从小到大的兄弟,客气什么。”

男人撑着竹篙很快将我们带到了对岸,岸上有一户人家。

这就是男人家,从寨子里搬了出来,平时偶尔接送一下寨子里来往的村民。

小张他们的寨子真的很偏僻,这的交通落后,昨天刚来的时候我都被这里的地势狠狠折服了,又是坐拖拉机又是过河的。

上山下山折腾了一番,最后一事无成只能打道回府。

我只觉得来黔南来了个寂寞。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