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生死一线

作者:北门骠骑 更新:2022-11-15 10:11:39

“尸娘娘根本就不受你们的香火!!”

老头死死盯着我们:“我们全都得死在这!”

说完,就准备调转船头往回开。

老吴上去一把抓住他,正色道:“老爷子,天气变化很正常,别那么敏感!”

老头一把甩开他:“正常你娘,老子蟒江渡船二十年,咋从没见过这种天气!”

刀疤起身,皱眉道:“老爷子,现在除了继续过江,没别的法子了,你以为现在还回得去?”

“哗哗!”

江水更为湍急了起来,船开始往下游漂去。

“再不走我们真就都得死这!”

看着乌云越来越多,一直没说话的大勇拿出工兵铲就开始划水。

这鬼天气,明摆着是要下特大暴雨的节奏。

一旦暴雨袭来,蟒江就会形成洪水!

到时候,我们根本没有一点生还的余地。

“啪嗒!”

随着点点雨水落下,老头终于不再坚持,加大马力急忙往对岸驶去。

由于刚才江流湍急,船下漂了很长一段距离,我们早就偏航。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我估计没有谁会在意。

能活着到达对岸,就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

“红旗,接着!”

刀疤从包里拿出一个瓢扔给我。

随着雨越下越大,看着船舱里越来越多的雨水,我似乎明白了他扔瓢给我的用意。

除了我,全都在划水。

虽然船是柴油的,但总比什么也不做的好。

江水越发湍急,船开始摇摆不定,很难控制方向。

大雨模糊了视线,江面上迷蒙一片,基本无法辨别方位。

“轰隆!!”

一阵炸雷陡然响起,吓得我心脏狂跳。

暴雨正式降临,‘噼啪’响成一片!

江面翻涌,这是要发大水的征兆!

“往那边走!!”

老头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船的引擎声似乎更大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他指那边是个啥意思。

因为在这种大暴雨下,看哪都是一个样子。

不过现在也只有听他的,江面上这些事儿,或许他比我们都懂。

“减重!!”

突然,老头神色焦急的吼道:“船有些吃力!”

老吴当即让老虎把最重的那一袋行李扔进了江里。

我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看它鼓鼓囊囊的样子,应该是衣服之类的。

这下,船似乎轻了很多,速度也快了起来。

可在这种湍急的江流下,横渡依旧是异常艰难。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砸的我脸生疼,可我丝毫不敢懈怠,不断往外舀着雨水。

本想看看有没有发大水,可一扭头我突然身体僵硬,舀水的手就停在了半空。

模糊中,我看到江面露出一个庞大的黑影!

那一刻,我的心脏都似乎停止了跳动。

巨蟒精!

这是我脑中第一个浮现的想法。

“看你娘个头,不想死就赶紧给老子舀水!”

老吴一巴掌呼来,我才是回神。

本想把看到的跟他说,可一转头,那黑影就消失不见。

“那到底是什么?”

我心脏不争气的狂跳。

大概十来分钟后,暴雨的雨量应该是达到了极致。

“轰隆!”

这次不是雷声,而是身后传来的!

一个探头浪打来,船猛然就要被掀翻!

大水来了!

“干你娘!!!”

大勇被吓得爆了句粗口。

他死命压着船的另一边。

见状,我们也急忙压了上去,这才是勉强保持了平衡。

看到后面奔腾汹涌的江水,老头脸都吓白了,差点没给船干爆缸。

这时,我们才看到,前面十来米左右,是一个巨大的山洞!

在汹涌的江水即将把我们拍进江底的时候,老头把船开进了山洞里。

“轰!!”

下一刻,就像是怒兽奔腾一样的江水猛然从洞口涌过,向着下方倾泻而去!

“蹲下!!”

不知谁一声暴喝,我们急忙就将身体压到最低。

几秒后,船猛然升起,狠狠向着洞顶砸去!

虽说大部分江水都是往下倾泻,但还是有少部分进到了山洞里,将船高高托起。

这么急的江流,就算少部分,也够我们狠狠喝一壶了。

所幸洞顶纵深很高,足有三四层楼,船在距离洞顶两米左右就急速往下降!

一股汹涌的江水,把我们冲进山洞五六十米远,才是停下。

听着洞外不绝于耳的‘轰隆’声,不止我,估计每个人心里都留下了阴影。

“赶紧走,等水涨到头顶我们就走不了了!”

看着不断往上涨的水位,老吴神色严峻。

我刚落下的心,又再度提了起来。

老头发动引擎,船就缓缓向着前方驶去。

“老爷子,你刚才说的就是这个山洞?”

老吴开口道。

不是很友好的瞟了我们一眼,老头说道:“幸亏我对这一带比较熟悉,否则老子就跟你们下水去喂王八了!”

刀疤尴尬一笑,递了支烟过去:“得亏了老爷子您,哥几个谢过了。”

或许是见我们态度较好,老头脸色才是稍稍缓和了些。

他接过烟,刀疤连忙给他点上。

“顺这一直走,就到了关门峡!”

老头看了我们一眼:“瞅几位这行头,关门峡应该不陌生吧?”

我一脸懵逼。

刀疤他们则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不陌生不陌生。”

老吴脱下上身短袖拧了一下水:“老爷子只要能到关门峡,钱多钱少都好说。”

他话音刚落,船后的水中却突然‘噗通’一声。

我们急忙转头看去,水面上溅起几朵水花,一条鱼快速朝着水下游去。

“奶奶的,这鱼个头不大,还挺能跳腾!”

老虎看向老头龇了龇牙:“老爷子,船停一下,纯野生的黄鱼刺身,味道应该不错!”

说着,上身衣服一脱,直接往水下扎去。

老吴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他抽了口烟,骂道:“娘的狗东西,这德性还他妈改不了!”

听老吴说,老虎原来是捞尸人,论水性这里没人比得过他。

可就有一点不好,喜欢摸鱼……

一看到鱼,尸体捞到一半就摸鱼去了,还是屡教不改那种。

摸鱼摸多了,师傅终于忍受不了,一脚给踹出门,让他滚。

后来就跟了老吴。

不过,这才下去没多久,老虎就浮上水面,脸色很难看的爬上船。

“快走,水里有大家伙,太他娘的吓人了!!”

捞尸人,那可是水鬼都不怕的,能把他吓成这样,到底是什么东西!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