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水葬

作者:连山 更新:2022-11-11 10:24:10

我一回头,就认出了按住我的人。

龙背山坟冢累累,一个挨着一个,虽说不上阴森可怖,但平时也少有人会上去。

可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却坐落着一间老旧的道观,里面住着一个叫柳元的老道。

说起柳元,村头年纪最大的李三爷都说不清他的来历,只记得他还小的时候,柳元就住在观里了。

一晃几十年,柳元的容貌一点都没有变化,方圆的人都喊他活神仙。

因为只是听说,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不太相信,只知道村里有男人死了,上山入土都要柳元在场。

按我肩膀的不是别人,就是柳元。

他一直跟在大伯身边,我刚才跑得太急,没有看到他。

我是个干性子,肩膀被摁住就大声骂他滚开,用力的挣扎踢踹,可柳元的手像是有魔力一样,被他摁着,我全身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柳元也不理会我的谩骂,上下打量着我,看了大概一两分钟,也不放开我,回头就跟大伯嘀咕起来,他们声音很小,听不清说的什么,只是看见大伯好像在求柳元。

嘀咕了一会,柳元突然问我想不想去见我娘最后一面。

进山土葬,都是当天入土,我不知道我娘为什么会死,更不知道为什么要埋进龙背山,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想见我娘。

我含着眼泪点头,催促柳元赶紧走。

柳元带着我到山上的时候,村里的青壮把坟坑都挖好了,坑里放着一口来不及上漆的白棺。

我嗷的嚎了一声就扑过去,但被柳元一把给拽了回来。

村长走过来,困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用眼神询问柳元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我也反应过来,我想看我娘还要柳元说话才行,于是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柳元撇了我一眼就跟村长说,母替儿死,儿看母一眼也不为过。

我虽然不懂事,但能理解他说的话,全身像是遭了一道雷,满脑子都是母替儿死这句话。

村长很为难的样子,说村里有规定,谁家惹的祸谁家担着,柳元这样做不合规矩。

柳元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说有他在,什么祸事他来担。村长沉默了片刻,深深的剐了我一眼,回头叫上村里的人,一言不发的就下山了。

只剩下我和柳元的时候,龙背山的寒意更浓了,柳元看着我道:“不想死,就听我的!”

我抹了把眼泪,停止了抽泣,点点头,听话的跟在他身边。

柳元走到棺材前,抬手就掀开棺盖,一股湿气瞬间就从棺材里扑了出来,冰冷刺骨。

棺材里躺着的确实是我娘,容貌一点都没有变,还和生前一样,只是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还滴着水,那水也不是衣服上浸出来的,而是从皮肤里直接渗出。

除了尸身渗水,我娘的手脚上还缠着好几圈铁链。那铁链跟我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黑得没有光泽,像地府阴差手里的勾魂锁链。

得到柳元的允许,我靠近了一些,看到尸身上渗出来的水一滴到棺板上,瞬间就变成了黑色。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