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太子疯了?

作者:雪夜里的风 更新:2022-11-11 10:23:53

大夏国。

芒砀山、百兽大殿。

陈牧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下意识的环顾四周。

周围站着一群陌生人。

为首那人身穿龙袍,头戴皇冕。

面色威严,眉宇间藏着几分温柔和担忧。

其余人尽皆站在他的身后,或跪在地上,或弯着腰不敢抬头。

陈牧打量着他们身上的穿着,颇有几分古人的扮相。

“儿啊,下次身体不好就别逞能了。”

陈行天身穿龙袍坐在床边,语气柔和的伸手抚摸陈牧的脸颊。

陈牧用力推开他,呵斥道:“滚!在谁面前充老子呢?你是我儿还差不多!”

唰唰唰唰!

看见这一幕。

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向陈牧。

大殿外的带刀亲卫纷纷冲了进来,拔刀而立。

殿内的氛围,因为这句话瞬间变得压抑紧张。

“太子殿下,您上午秋猎的时候,因身体不适再加上马匹受惊,所以被摔下来昏迷了,您都不记得了吗?”

“这几个时辰,陛下一直守在您的身旁,非常担心您的安危。”

陈行天身旁的老太监立马站出来打圆场。

太子?

陛下?

陈牧内心一凛,重新打量着殿内的所有人。

这确实不是普通的古人扮相。

从他们服饰来判断,的确是等级分明。

“现在是什么朝代?”

“夏朝贞观三十三年。”

“我果然穿越了。”

陈牧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

他曾经是理工科博士,大学选修学的是历史。

某天熬夜写论文的时候,太困睡了一小会儿。

结果一转眼就穿越了。

关键华夏历史上,不曾有过夏朝的记载啊。

这尼玛简直离离原上谱。

“咳咳!”

陈行天暗示亲卫退下,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殿内众人深以为然的点头。

陈牧很可能摔到脑子,一时间还没清醒。

不然,只要不是疯子,就不可能对着当朝陛下说出‘你才是我儿’这种混账话。

“既然我是太子,那是不是可以娶好多个老婆?”陈牧问出了穿越后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既来之则安之。

蓝星的生活固然不错,但哪有当太子爽?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将来荣登皇位后宫佳丽三千。

“可以……”陈行天抿嘴摇头。

当时太医诊断的时候,说是伤及内里,恐难恢复。

现在侥幸捡回一条命,脑子却坏掉了。

要不及冠之年,怎么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接连说出这种不着调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身着铠甲的将军走了进来。

扑通。

将军单膝跪地,低着头说道:“陛下,末将已寻回那匹伤了太子殿下的汗血马,该如何处置?”

“杀了吧。”陈行天毫不犹豫的说道。

汗血马是马中贵族。

纯种的汗血马,更是千金难买。

这匹马,乃是他送给陈牧的冠礼。

但恶马伤主,便不可再留。

“别急着杀,先让我看看。”陈牧赶忙劝阻。

陈牧走出大殿,看见笼子里关着汗血马。

和普通马匹不同,汗血马更加高大,足足有一人多高。

浑身肌肉结实,通体长着红色的毛发,极其英俊。

“马的确是好马,怎么浑身光溜溜的没有马鞍马镫呢?”陈牧诧异道。

“太子殿下,您口中的马鞍马镫是什么东西?”那名将军听得满头雾水。

眼前这名将军名为赵来,乃是大夏国的开国之将。

一生东征西讨,从无败绩,现已六十岁高龄。

连他都不曾见识过的东西,其余人自然更加不知。

“不会吧?不会吧?”陈牧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要是夏朝连这么基础的马鞍马镫都没有。

那岂不是也不可能有红衣大炮、火铳这种神器了?

这尼玛太落后了吧?

凭借自己理工科博士的专业功底,随便捣鼓点新玩意出来,那都能改变时代啊。

“咳咳。”陈行天再次咳嗽,又用手指了指脑袋。

众人心领神会,只当是陈牧脑子不清醒,又开始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拿纸笔来!”陈牧大喝一声。

过了会儿。

几名太监抬着案牍放在殿前,随后拿来竹片、砚台、毛笔。

“没有纸吗?”陈牧无语的问道。

“太子殿下,纸是何物?”太监不解的问道。

陈牧满脑门子黑线,干脆从身上撕下一块白布铺在案牍上。

实在是上辈子没有练过毛笔字。

画出来歪歪扭扭,像极了鬼画符。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勉强能分辨出画的是一匹马。

“马鞍和马镫位于马背双侧,能释放出双腿的力量,让人更好的保持平衡,提升与马的结合度。”

陈牧一边画,还一边向众人解释。

在场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只有陈行天和赵来有点看懂了。

两人越看越觉得心惊,不可思议。

以往骑兵出击时,只靠一根马绳和双腿夹住马背。

稍微分心或者腿部力量减弱、马匹受惊等情况,都有可能被马匹甩下来。

有了这两样东西。

士兵在马背上可操作的空间更大,难度也会大大降低。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撼。

这要是能批量生产,绝对能让骑兵战斗力提升好几个档次。

围观众人看不懂马鞍马镫妙在哪里。

但他们能看懂陈行天和赵来的神色,一时间看向陈牧的目光也变了。

不明觉厉!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

“太子殿下,您这张图纸真是让末将开了眼了。”赵来发自肺腑的震撼。

陈行天也匪夷所思的看着他,“此等发明创造,必定会在大夏国的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

陈牧笑着将图纸递给他们。

区区马鞍马镫就把你们震惊的不要不要的。

那我日后研究出火铳大炮,你们岂不是要把眼珠子都惊掉?

“皇兄,皇兄。”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纱衣的妙龄女子大步跑来。

在她身后,跟着一堆的宫女和侍卫。

“二公主。”

“二公主。”

周围众人纷纷弯腰行礼。

陈牧微眯着双眼,细细打量着她。

脑子里还没浮现出关于她的记忆,她就张开双臂紧紧的搂住了陈牧。

纱衣轻薄,陈牧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体的温度。

隐隐还能感觉到肌肤的柔软嫩滑,特别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顶的陈牧心神荡漾。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