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第一桶金

作者:清风与云飞 更新:2022-11-10 10:49:32

三贯铜钱?!

按大乾律法,一贯铜钱等于一百文,十贯铜钱等于一两银子,一文银子在镇上能买三个馒头,折合下来大概等于后世的一块钱。

李清风惊呆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啊!

“赵掌柜,您这就不够意思了,王大夫要了您五两银子结果病没给您治好,我这都给您治好了,您才给三贯铜钱,打发叫花子呢……”

赵掌柜有些肉痛地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贯铜钱:“小大夫,咱做人可别太贪心,你治疗的药材、用具可都是花了我的钱,四贯铜钱够你逍遥好一阵子了,省着花花一年都行。要不是看你心善,我本来只打算给一贯的。”

“哎。”

李清风无奈了,想想也是,在生意场上浸淫几十年的,哪个没活成了人精?奸商奸商,无奸不商!

“赵掌柜,您要是觉着以后都没我啥事了就可以过河拆桥,那您恐怕想错了。治疗还没完成,后续还得给您安个牙套,不然您这颗牙都以后就用不了了。”李清风脑瓜子一转,想到了对策。

“这不碍事,用不了就用不了,我还有其他牙齿,呵呵。”

赵掌柜笑呵呵道。

“是不碍事,但你别的牙齿上也有蛀虫,日后发病也是早晚的事,你今天过河拆桥,到时候就是给我一百两银子也没用了。”

李清风冷笑。

“你!”

赵掌柜顿时沉默下来,牙痛有多折腾人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他也知道自己别的牙齿上有黑点,李清风可不是再框自己。

“我再给你一贯钱!”

……

双方讨价还价了快半个时辰,李清风硬生生将诊金扯到了二两银子。

他知道这是赵掌柜的极限了。

“行,赵掌柜,那我就先走了!”

沉甸甸的银子让李清风心情大好,挑起龙眼就要回家。

“等等,我估摸着你家栽的龙眼也吃不完,留下来送给我吧,二两银子可不是小钱啊!”赵掌柜也是一有机会,就要占点便宜。

李清风一脸黑线,“可你家不也栽了几颗龙眼树吗?难道你家就吃得完?”

“过几天西北的商人会路过此地,我趁现在把龙眼晒成干,还能小小赚一笔。”

“还得是你啊!”李清风默默给赵掌柜竖起大拇指,也毫不客气地拿走了一贯铜钱:“亲兄弟也得算明账,这龙眼就当卖给你了!”

说罢李清风拿起钱就跑,不顾身后破口大骂的赵掌柜。

钱是人的胆,有了钱李清风走路都有点飘了,买了两只烧鸡,一袋大米,欢天喜地回了家。

快到家里的时候,月娘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见到李清风迟迟归来的身影,赶紧欢喜地迎了上去:“相公,你可算回来了,月娘心里快急死了!”

“急啥啊,难道我还能被人非礼不成?”

李清风乐呵呵地进了屋子,桌上居然还有几碗稀饭,“今天是过节吗,居然还有大米饭吃!”

这年头能吃饱就不错了,寻常百姓一天最多吃两顿饭,吃的也就是粗粮加点野菜,条件好的加点萝卜干。

“娘说…三两银子铁定是还不上了,反正都是要卖身为奴,不如这几天吃点好的。”江如月唉声叹气。

“放心,三两银子铁定还的了。”

李清风去屋子里背起了仍旧奄奄一息的老父亲,一家四口坐在餐桌上,气氛无比凝重,所有人都觉得再过几天,李家本就所剩不多的资产都要被刘家夺走了。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哭丧着脸啊?”

李清风从兜里掏出了包裹,当两颗沉甸甸的银子落在桌上的时候,众人就连呼吸都是错乱的。

穷了大半辈子,他们实在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二两银子!相公,都是月娘嫁妆当来的吗?”江如月吞了口唾沫。

“不不不,是我自己赚来的,你的嫁妆在这。”李清风原封不动地送还了首饰盒。

“相公,往后的日子苦点也就苦点,只要活着就好了,你,你怎么可以偷东西呢,按大乾律法,偷盗者一律斩断双手……”

江如月不禁眼泪婆娑,以她有限的想象力,除了偷盗以外,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让李清风一天赚到二两银子!

要知道李清风父子给刘德财做工,一天累死累活下来,也就包一餐伙食,给十文工钱!

“真是我自己赚来的,月娘,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见李清风不高兴,江如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月娘不敢,是月娘唐突了!”

“傻瓜,快起来,我可没有怪你。”

扶起了江如月,李清风从烧鸡上扯下一块大大的鸡腿:“月娘,快吃吧,你瘦得我都心疼了!”

“谢谢相公,这咸鱼干是今天刚晒好的,相公也来吃吃吧。”

江如月充满爱意地给李清风夹了一块咸鱼,“眼下正是海鱼丰收的时节,海边到处都是小鱼,抹上盐巴晒成干,够咱家吃好一阵子了!相公,明儿你把月娘的首饰当掉吧,应该能当掉一两银子。”

“月娘手艺真好啊。”

品尝着海鱼的滋味,李清风忽地灵光一闪!

天江县依山傍海,海鲜的存在丰富了老百姓的食谱,在后世昂贵的石斑鱼,在这里卖不掉多少钱,主要也是调料和烹饪方式有限,做不出后世那般的美味。

李清风猛地想起赵掌柜说过,过几天西北的商人会路过此地,在遥远的内陆,海鲜绝对是非常稀有的存在!

海鲜这东西必须得吃新鲜的,运输到西北路上就会死了发臭,但海鱼如果抹上盐巴晒成干,就可以储存很久很久!

想必内陆的老百姓,愿意花更多的钱,来品尝一番大海的味道。

“咱家还有多少条鱼干?”李清风激动道。

“额…大概还有二十多条吧,省着吃,能吃好一阵了。”江如月还不知李清风要干嘛。

“那如果到外面去收鱼干,一条多少钱?”

“这阵子海鱼多的是,一文钱就能买到一条大小合适的鱼干。相公,这东西吃多了对身子不好,更何况咱家里的还吃不完。”江如月还以为李清风爱吃,又给李清风夹了一筷子鱼干。

“阿娘,月娘,这几天你俩啥也别干,给我收鱼干就行,一条一文钱,有多少收多少,直到花光这二两银子!”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