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悲催的重生

作者:清风与云飞 更新:2022-11-10 10:49:32

“姓李的,今天再不还钱,老子非把你家拆了不可!”

“这二两银子前天就该还了,给你拖到今天,咋地,还想拖到过年啊?”

恶狠狠的叫骂声和打砸声,吵醒了睡梦中的李清风,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泥土堆砌、家徒四壁的屋子,李清风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不是梦!

李清风是现代人,家里有点小钱,从小就在父母的溺爱中长大,二十多了也没挣过一分钱,成天吃喝玩乐。

昨天蹦极的时候,绳索悲催地断裂了,先是无尽的混沌,随后李清风就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穿越到了一个和炎夏历史上的文明相似,但又完全不同的大乾王国,穿越的宿主也叫李清风,乳名狗蛋,这哥们祖上十几代都是贫农,靠着一亩三分地苟活,穷到耗子来了都忍不住放下两颗花生米的那种。

狠狠捏了捏胳膊,那酸痛的感觉让李清风知道,自己真是穿越了。

“刘大善人,从狗蛋他爷爷开始,俺们家的男丁都给你们家种田,眼下孩子他爹也病了好一阵子,眼瞅着都快不行了,就当俺求你,给俺家一条生路吧…”

白发苍苍的老母弓着腰,抹着眼泪,眼巴巴地用哀求的目光看着面前身着锦衣的父子。

“我给你们活路,谁给我活路啊?这年头官府收的税是一天比一天高…咳咳。”

刘大善人摇了摇头:“赔不起钱,这屋子,后边的那块地就给我吧,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念在这些年的情分上,这笔债我就跟你们算了。”

说罢,刘大善人一把推开了李母,李母一个踉跄,整个人直挺挺向后倒去!

“娘!”

李清风快步上前扶住了老母,看着眼前刘德财父子趾高气扬的嘴脸,心中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前阵子刘德财家里盖新房,逼着老实巴交的李父给他盖房,那天大雨滂沱,李父一个不小心从楼顶摔了下来,此后就一病不起。

这年头老百姓没饿死就不错了,哪有闲钱治病,小病靠扛,大病等死。

但李清风可不忍心看着父亲活活病死,他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请来郎中给父亲医病,然而父亲操劳了大半辈子,身体羸弱得不行。

为了治好父亲的病,李清风无奈之下只好向地主刘德财借了一两银子,没成想这才几天不到,刘德财就上门讨债来了,还连本带利变成了二两银子。

“这屋子,这地,不能拿!”

李清风斩钉截铁,在户籍制度严苛的古代,农民能活下去全靠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失去土地就会沦为流民,下场一般都是活活饿死。

“不拿你倒是把钱还我啊!”

刘德财的儿子刘虎冷笑,但旋即,又将贪婪的目光定格在李清风身旁,瑟瑟发抖的小姑娘身上:“你这窝囊废命倒是不差,居然捡了这么个水灵灵的老婆。呐,看在你们一家三代都给我们家种田的份上,把你老婆让给我,这二两银子就算抵了!”

闻言,江如月较弱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紧紧躲在了李清风身后。

“钱不还,东西也不拿来抵,李狗蛋,反了天了你这是!”

刘虎一声令下,狗腿子们拿着棍棒上前,将李家所剩不多、本就破烂的家具砸了个遍。

刘虎走向李清风,捏着拳头咔吧作响:“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老婆我要抢走,你我也要打!”

看着刘虎父子咄咄逼人的嘴脸,李清风不自觉的想起了这些年在他们家种田,被剥削被打骂的日子,忍不住气上心头。

但气很快又消了,刘家有钱有势还有人,这一世的李清风因为从小营养不良的原因,身体羸弱不堪。他是勇,但可不傻。

“慢着!”

就在刘虎这一拳要砸在李清风头上的时候,李清风向后倒退一步,“不就是钱吗?我怎么会拿不出来,再给我三天时间,到时候一定连本带利还回去!”

“当真?”

刘德财也是见钱眼开的主儿,一下就两眼放光:“三天时间,连本带利三两银子,到时候要是再没钱,你裤衩可都得脱下来抵债!”

李清风气得直咬牙,好家伙,三天时间就要三两银子,李清风一家四口人一年忙到尾可都挣不到三两银子!

“知道,我一定把钱还上。”但眼下李清风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刘家人大摇大摆地走了,李母嗷一声哭天喊地起来:“我的娘亲诶,我不能活了…”

“相公,你,你怎么能答应呢?三两银子,咱家就是刨地三尺也凑不到这笔钱啊!”

江如月也忍不住潸然泪下:“相公,你等等吧。”

江如月跑到床底下摸了摸,拿出了一个木盒子,“这是月娘嫁进咱家时,娘亲背着爹爹偷偷给我的嫁妆,多少能当点钱!”

看着江如月我见犹怜的模样,李清风心中倍感疼惜。

虽然严格意义上,李母和江如月对他都是陌生人,但李清风却在这个贫穷的家中,找到了一丝温馨,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责任感。

江如月本是县城大户江家掌上明珠,去年重阳和几个姐妹登高赏菊,下山回家的路上被一个山匪抓住,要对她图谋不轨。

这时,上山砍完柴的李清风恰好路过,李清风老实木讷的外表藏着一颗正义的心,当场抡起镰刀就冲上去见义勇为,在付出被打残一条腿的代价后,可算把江如月救出魔爪。

按大乾律法,未婚女子若被他人相救,需以身相许。

江如月就这么嫁进了李家,而江家兴许是觉得丢人,也可能是担心李清风缠上江家,就和江如月断了关系,此后基本没什么来往。

嫁进李家的这一年,江如月一个出水芙蓉的大家闺秀,硬是成了每天做家务干农活的穷妇女,那一头黑瀑的秀发都冒出了一缕白丝。

“月娘,这些年,辛苦你了…”

轻抚着江如月还未晒黑的白皙脸颊,李清风斩钉截铁道:“从今往后,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相公有这份心思,月娘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这些嫁妆你都拿去,只要咱们一家人齐心协力,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江如月笑靥如花。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