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凛然

作者:阔乐不加冰 更新:2022-11-10 10:34:13

有些人,注定会像天上的浮云一样,被风吹散。

十年过去,伍思思仿佛从不曾来过这世间,没有人再想起她的名字,也有人不肯再提起她的名字。

“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可惜了。她的社会关系相对其他无名死者是最简单的,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性格腼腆、善良单纯,没有谈过恋爱。除了同学、家人,几乎不和其他人有过深的来往。”王舸站在档案架前,一边翻查着伍志浩女儿的资料,一边惋惜地说。

这间档案室有些年头,眼前的一排都是积年悬案的相关文档,有的已经蒙尘,许多年不曾有人翻动。

“有强烈意愿替伍思思报仇的,”王舸合上档案:“应该只有三个人。”

“伍前辈、张姨,伍思聪。”颜文博扶了扶眼镜:“不过伍前辈和张姨可以直接排除掉,唐仕龙遇害当晚,街坊邻居都听到了夫妻两人在屋里的争吵。”

“伍思聪呢。”王舸眼睛微眯,正经地看着颜文博:“他是伍思思的胞弟,耳濡目染着自己父亲的推理,也深刻体会着父亲多年来的痛苦。说起来,他这些年一直在海外经商没回来过?”

“你看这个人,”颜文博凑近王舸,手指滑动屏幕,界面停在和刘丰的聊天窗口上。

刘丰:[图片]

刘丰:案发后没多久,从森德堡酒店里出来的。这个人很可疑,但包裹得很严实,没办法查清来历。

是一张监控截图,时间停滞在唐历2021年8月27日晚23时47分,地点在森德堡旋转门前的台阶上。在大夏天,监控上的人穿着一身青绿色风衣,戴着口罩和渔夫帽,把自己包裹得比木乃伊还要严实。他走出酒店后,回头朝旋转门正上方的监控探头望了一眼。在他身后是停车坪,每个车位都挤满了各种豪车。

“男性,身高180到185,体重70千克到80千克,年龄在25到40岁之间,”王舸沉思着说:“伍思聪的条件倒是吻合。”

“在其他五名死者的人际关系网里,有动机杀害唐仕龙的人有哪些。”颜文博问。

“初步筛查,十七个人。”王舸说。

“男性有多少?”

“九个。”

“条件和监控截图吻合的几个?”

“三个。”

“逐一排查。”颜文博摘下眼镜。

“大哥做事就是雷厉风行。”王舸朝颜文博竖起大拇指,半是轻佻,半是揶揄。

三个符合条件的人审查下来,两个有完全不可推翻的不在场证明。

经过确认,伍思聪一个月前就回了国,并且一直在京都和某著名国际企业洽谈生意。

伍思聪是在29日下午一点被带到刑捕司的,中间有一个小时,他独自坐在审讯室里,很老实,很省心,很平静,除了会不时地看一看手腕的时间,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中间让伍思聪独处的一个小时,是精心设计的。

在这期间,刘丰以及一名资深微表情分析专家正如同黄雀一样,静候在监控室,逐帧监察着他的一举一动,每个细微的表情都不放过。

过程当中,伍思聪面色坦然,大有问心无愧的感觉。

这名资深的微表情分析专家给出的评价是:“太过天衣无缝。如果不是真的理直气壮,就是绝对的胸有成竹。”

下午两点钟,王舸和颜文博先后进入审讯室,前者询问,后者笔录。

在伍思聪起身迎接王舸颜文博的时候,两人都是暗中一惊。

在犯罪面相的领域,有些不成文的说法。

有些学者认为,五官的搭配能够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可能杀人,因此衍生出犯罪心理画像这一专业。寇准教授破案率高、明察秋毫,其中也有犯罪面相的辅助判断。

眉眼的相理,几乎决定着一个人的犯罪面相——眉眼过浓,比较执着;眉峰突出,性格冲动;眉间距近,敏感记仇;眉眼有断,四肢易受伤……

和鼻颧、嘴型、额头、斑纹、痣宫、肤色等等搭配起来,能判断一个人的性格、甚至犯罪的可能性。

而让王舸颜文博感到讶异的原因,则是伍思聪的这张脸实在太过正派,很难让人把这副正义凛然的面貌和凶杀、犯罪等黑暗恶心的词汇联系起来。

这个人的面相,太不像个凶手了。

但这种判断还是太过主观,最能客观判定一个人是否杀人的东西是证据,没有证据排除其嫌疑之前,谁也不能凭面相摆脱杀害他人的嫌疑。

王舸看着对方,问:“什么时候回国的。”

伍思聪乌黑的眼珠望着王舸:“上个月。”

王舸微微颔首:“回去看过你爸吗,还有……你姐。”

伍思聪在听到“你姐”两个字的时候稍微一顿,接着轻微点头:“嗯。”

颜文博始终盯着电脑,修长的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敲击着。

“你的父亲是伍前辈,他一生执法如山、正直正义,我不希望他老人家声誉被自己的孩子亲手玷污。但今天传你问话,一定要实话实说。”王舸难得地正经。

伍思聪示意明白地眨眨眼。

一番基本信息的问询过后,两个人正式地切入正题。

“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吗。”王舸把洗出来的监控截图推到伍思聪面前。

伍思聪毫不犹豫地点头:“是我。”

王舸警惕起来,颜文博敲击键盘的手指也轻微一顿。

“为什么出现在森德堡酒店。”

“找人。”伍思聪说。

“找谁?”

伍思聪不急不缓:“一个熟人。”

“是不是唐仕龙。”王舸问。

伍思聪不说话,作为嫌疑人,这样的举动很不理智。

“你进森德堡酒店,是为了杀人。”王舸以一种陈述事实的语气试探对方。

对方仍旧不说话。

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刘丰脸色深沉地走进来,和伍思聪对视了一眼,低头用很细微的声音在王舸耳边说:“胡礼成死了,死亡时间——今天下午一点半。”

胡礼成死了。这五个字意味着,连环凶杀案的第二幕正式闭幕。

一点半,伍思聪一个人坐在审讯室,刑捕司所有刑捕替他作证。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